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07-02-2013 01:45:06
查看人数:(4234)

 

这是网络上流传很广的一张照片,事情发生在国际人权日的去年12月8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冤民在北京某地向路人展示抗议标语,其中最醒目的就是重庆的访民孙利秀,她为什麽要在北京骂贪官,而不在重庆骂?这说明了薄熙来搞的“唱红”,“反贪”,“打黑”是假,排斥异己是真,如果他是真的反腐倡廉,为什麽他自己和太太比文强还贪?为什麽不能取信于民?

也就是在此事发生后的一个多月,即1月10日,胡锦涛在中纪委六次全体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认真解决反腐倡廉建设中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切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大力加强干部队伍作风建设,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支持和参与,充分发挥人民群众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的积极作用;坚决反对腐败、严厉惩治腐败分子,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但是,笔者认为,“取信于民”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不应当专找软柿子捏,首先应当从中央政治局自身做起,为什麽薄熙来贪污受贿,铁证如山,胡锦涛就是不敢动呢?原来,他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儿子,王子犯法不能与庶民同罪!他不仅可以在大连贪,在沈阳省会贪,在北京商务部贪,而且,紧紧跟随他搞内斗,制造冤假错案的马仔们都借机敲诈勒索,大发横财,特别是一些旧部下,老朋友,如今又跑到重庆去圈地骗钱,坑害农民,以廉租房的名义愚弄百姓!胡锦涛下令抓了他父亲的秘书王某,判了他在商务部的助手吴某,关了与他合发红色短信的张春江,却至今没有动他本人,这是怎麽回事呢?

笔者积二十几年之观察思考,以详实而原始的采访记录,揭示了大贪官薄熙来的真面目,在海外已经出版了《薄熙来传》一书,但是,由于我是一个东北人,多年养成了重感情,讲义气的秉性,非万不得已,不愿披露更多的细节,进而伤及旧友,我已经讲过,既然胡锦涛和温家宝无法阻挡薄熙来上升的步伐,那麽,我只有合盘托出了,今天,我再展示一篇2000年1月31日的采访笔记,让大家看看薄熙来究竟是贪官还是清官。

我是由工作需要认识东北电力进出口公司樊总的,故最初只是例行公事地采访,当然这种情况很难得到他的信任,我从未想过要从他那里挖什麽官员贪腐的秘闻,事有凑巧,我有一次出差在北京某酒店大堂与樊总意外重逢,我问他来京意图,他说,他岳父因医疗事故与沈阳某医院发生纠纷,起诉到法院,但最终判决不公,他想找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理论,但苦于没有熟人,根本进不了电视台的大门,刚好我认识电视台评论部的康平,就无私地引荐了他与其见面。。。。。。此后,樊总对我很热情,也给我介绍了他一个做期货生意的朋友,姓纪,他的前妻高某是原大连开发区蓓佛莉山庄的副总经理,而纪老板则曾在开发区驻日本办事处工作,围绕着彼此感兴趣的话题,我们谈到了大连开发区,也谈到了薄熙来。

纪说,薄熙来对管委会的原主任周某很信任,但人事安排还需其他领导点头才行,故周一度失意,薄念及当年他在金州时曾鼎力帮助过他,就安排他牵头办了个开发区驻日本代表处,实际上,大连市政府有代表处就行了,之所以床上加床,就是为了多安插一些亲信。以便他和铁哥们到日本招商和旅游。

随后,胆大包天的薄熙来,竟大笔一挥,通过国家财政一次性拨款四千万元给了大连开发区驻日本代表处,但周某并没有什麽生意可做,就在薄熙来的授意下,杀个回马枪,在大连开发区以外企的名义办了子公司,搞房地产开发项目,薄熙来又大笔一挥,给这个叫“蓓佛莉山庄”的项目批了一块廉价的地皮,而假的外商企业不仅可以享受诸多减免税等优惠政策,而且还便于以土地为抵押,向中银和农行贷款,更可以方便地为官员向海外转移灰色收入。就这样,声称要打造中国“北方香港”最豪华海边别墅的“蓓佛莉山庄”粉抹登场了。

1995年,薄熙来刚当市长后不久,他父亲薄一波和江泽民有交易,薄想让儿子高升,江想利用他整人,故两人打得火热,江对薄熙来很支持,因此,他无所顾忌。1995年12月14日,大连港务局领导沈纯陪同薄熙来到日本,共呆了四天,他们名义上招商洽谈,实际上游山玩水,纪老板曾在周主任的授意下,把一套价值不菲的镀金日产高档餐具给了薄熙来,他不但没有一点婉拒的意思,而且,乐得眉开眼笑。在那一瞬间,他明白了:别看薄熙来在会上讲得多麽好听,官不打送礼的,他也是一个贪婪的家伙,此间,薄熙来还在周主任处取走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车马费。

也就是在那几年,薄熙来趁着国家刚出台土地有偿出让政策的良机,一方面利用媒体炒热大连的地皮,另一方面通过重复加收土地“四通一平”配套费的办法,大肆圈地捞钱,收取回扣,一般的情况下,他借外访之机,直接让外商把钱存入海外银行,同时,为了披上合法的外衣,更多地贪污受贿,他不仅授意太太谷开来办了律师事务所变相敛财,而且,和美籍华人程某君合办了大连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他们在百丽大厦同一个楼内办公,此间,他们几乎囊括了大连所有的海外大型招商项目,连市政府下属的大连星海会展中心也不放过,纪说,那时,他从开发区驻日本代表处辞职,自办了一家小型贸易公司,参加了会展中心所需物资的采购招商会,薄熙来操控的死党们表面上说,所有人报价后平等竞争,择优签约,但实际上,较大的生意都被谷开来和程某君抢去了。拿音响设备来说吧,它的总价格几百万元,纪说,他的公司也可以进口,价格相当优惠,但官方却给了惠瑞斯,其轻易地剥了一层皮,从法国道达尔公司进口,他本人只拿到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小项目。

纪老板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笑话:薄熙来十分贪财,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收礼的机会,有一个商人知道薄熙来属牛,故赠送他一个红木牛雕,但那只牛头朝上扬,尾巴翘起,露出了屁股,薄熙来说,这不是骂我牛逼吗?一气之下,就转赠给了程某君,他是个演员出身的文化商人,对生活缺乏悟性,没看出牛逼的意思,就摆在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逢人就眩耀:这是薄市长赠送给我的!那些年,他帮助谷开来创办“中国民俗学会”,办惠瑞斯公司,到美国打官司,等等,名利双收,薄熙来还以市政府的名义授予他“大连市荣誉市民”的称号,这些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大家都说,你靠上了薄市长的老婆,不知道姓什麽了,你看把你牛逼的。
 

那麽,薄熙来为什麽要支持周某建所谓的“蓓佛莉山庄”呢?原来,当官的都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贪腐,一个是伪善,他们希望在一个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搞一个聚会场所,以便声色犬马,尽情享乐,但美其名曰:为开发区的外商创造一个优越的居住环境,于是,薄熙来带着城建局,规划局等一大批领导干部亲自到蓓佛莉山庄去捧场,从设计,配套,施工,人员都大力支持,为了恐吓反对建设小别墅的官员,他说,你们要把眼光放得远些!知道我将来是干什麽的。他还当众找茬,把城建局领导王某武大骂了一通,其目的是杀鸡儆猴。

很快,蓓佛莉山庄的小别墅建成了,也开业了,但相当长的时期经济亏损,周某不仅还不上银行的巨额贷款,而且,连财政投资的四千万也打了水漂,但薄熙来不在乎,一来,钱是国家的,天塌了有人扛;二来,官员们有了玩得地方,及时行乐是真的,尽管没几个外商租住别墅,但薄熙来等一些党政官员,却夜夜载歌载舞,灯红酒绿,成了远近闻名的达官贵人,名模小姐聚集的社交场所,其中最多的是商人和官员,他们在这里相识,在这里交易,在这里行贿受贿,也接受性贿赂,其藏污纳垢,风流快活。
 

纪某说,这种生活直接改变了我的家庭,因为我的前妻高某是蓓佛莉山庄的副总,她几乎天天都要应酬,有一次晚上陪大连某主要领导跳舞,那个在电视上天天讲廉洁的高官,喝得醉熏熏的,竟把她文胸的背带拉断了。他说,你想想这是什麽事?我问他,这是薄熙来吗?他没有回答。他只说,后来他太太看破了红尘,忽然提出离婚,竟嫁给了一个加拿大卡尔加里的木匠,移居国外了。

但并非所有的美女都情愿远离贪官,纪说,周主任主政开发区驻日代表处,他的日本生意经营不善,往来账目有疑,中央电视台的驻地记者知道了,扬言要曝光,立即,周某命令蓓佛莉山庄的总经理扬小姐亲赴北京,把此事摆平了。至于内幕多黑,他没说,显然,杨某和高某不同。

纪还透露,许多不法商人就是在蓓佛莉山庄里和贪官勾结的,比如,开发区某企业老板孙某范,就是在这里认识薄熙来等高官的,随后他以建厂房,上项目的名义,从中信银行贷款1,5亿人民币,携款潜逃,从此泥牛入海无消息,据说目前在美国的珞杉矶当寓公。

另一个企业老板王某林,也是这里的常客,他经常和薄熙来等某些官员在此吃喝玩乐,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薄熙来支持他发行内部股票,但全市居民都有不少人上当受骗,其集资8000万多万元,又从银行拿走巨额贷款,但不论是搞水产贸易,建立汽车维修厂,还是盖中北大厦,没有一家赢利的,实在顶不住老百姓的压力,官方就把他关进了瓦房店监狱,但大连的官员没有一人受牵连,王某林在狱中衣食无忧,十分安逸,连管教都不敢碰他,谁都知道他后台硬。大连的知情人说,只要薄熙来不倒,大连的官场黑幕永远揭不开。

此外,纪老板还披露,薄熙来的太太谷开来和死党程某君还直接参股了大连世贸大厦,薄本人和太太都迷信阴阳八卦,花重金请来一个大师给世贸大厦看风水,认定此处为龟,元气充足,财源滚滚,其实,他是大连最大的贪官,他支持谁,谁就赚钱?谁赚钱还能亏了他?

读者从以上笔记本中所记的星星点点,已经窥视到了薄熙来的内心世界,实际上,出于慎重考虑,我只写出了一部份,因为它的数字和情节,我有其它的信息来源支持,而更多的内容则宁可存疑。总之,它翻开的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只要胡锦涛等中南海领导人真的敢碰硬,我估计薄家单在大连贪污受贿的金额,不会比原深圳市长许宗衡少,只会比他多。

古人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看来,薄熙来这个名字是他的生命密码,他的确是一个大贪官!试问:他藏在中央政治局里,像秃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但胡锦涛连个屁都不敢放,还把他捧成唱红打黑的英雄,这如何取信于民?!

2011年1月19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月19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