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07-02-2013 01:41:50
查看人数:(2584)

 

中国人过于讲究人情往来,每逢红白喜事,多有红包礼金,相互赠送,只要不是权钱交易,倒也无可厚非,问题是官场风气不正,以权谋私的贪官太多,行贿受贿屡禁不止,红包治理竟成了难题,这就给两面派薄熙来提供了可乘之机,他应和民意,包装自己,又在重庆吹起了一阵治理红包送礼之风,看者纷纷叫好,知者如咽苍蝇,正巧又有重庆市民争赴香港扫货,多少透露了当地官民心态和社会现实。今天,新华社的报道说,不久前,一位重庆区县的主要领导为其养女举办婚礼。之前,这位干部就主动婉拒了单位下属职工和其他机关公务员参加。不过,由于长期在当地工作,熟人较多,仍有部分干部职工主动送礼。婚礼后,这位领导向41名同事退还礼金8400元。这是重庆集中开展“三项治理”工作以来的一个生动事例。

由此,我们看出了破绽:小小的一次婚礼,级别不高的一个芝麻官,竟有41个同事送上红包,礼金合计8400元,这是清退的摆在桌面的钱,别人不知道私下运作的权钱交易,想必更多。笔者90年代中期,在大连的一次某外企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开工仪式上,就亲眼看到薄熙来与剪彩的另一领导接受了价值不菲的礼品,这其实与红包的性质一样恶劣,如果说当年,薄熙来入乡随俗,拼命捞钱,贪欲的胃口越来越大的话,现在则摇身一变,由逐利改为盗名,朝中共十八大的常委进军,而争夺更大的权势,是为了保住以前贪占的不义之财世代相传,那样,就可以保证薄瓜瓜在海外左拥右抱,花天酒地,所以,我说,他以表面上穷廉洁的毛泽东为榜样,摇唇鼓舌,精心作秀,把别人当猴子耍,太滑稽可笑了。

我们看到,41个机关干部凑了不到一万元礼金,截至10月30日,全市公务人员主动上交的“红包”累计才5500多万元,这点钱算个啥,和薄熙来一家人90年代中期在大连的贪污受贿数额比较,真是小巫见大巫,何足挂齿?他1995年当市长时,太太谷开来随之开办了律师所,每年赢利都在8000万元左右,她还配个专职秘书姓赵,他家的专职厨师是车克民,此人后来升任大连市国家安全局党委书记,也在金州区湾里乡大肆敛财。薄熙来的岳父谷景生,长年包住大连金石滩宾馆,吃喝玩乐,分文不付,还专门设一个作家给他写《一二九回忆录》,这个姓宋的作家拿着正局级干部的工资,由《东北之窗》杂志承担各项福利,却专门为谷景生一个人服务。这些由政府财政列支的钱是多少?他的一个兄长在光大集团供职,使该银行设在大连的门点遍地开花,而在中国其它城市却很少见,这说明了什麽?他的兄弟还与某民营企业老板合作搞房地产开发,薄熙来以低廉的价格批出地皮,他的亲友和朋友获利甚丰。他的儿子薄瓜瓜,在大连实验小学读书时成了小皇帝,连校长都得巴结他,他的父亲薄一波写一幅虾爬子字不过三尺,在大连出手就高达80万元酬金。这些难道不是更大的“红包”吗?你薄熙来在大连搜刮得脑满肠肥,富可敌国,1997年就把律师分所开到了香港和纽约,1998年,谷开来就带着儿子移居新加坡学英文,经常往来欧美各国,牵线搭桥,招商引资,其中介费已是天文数字,又以儿子的名义,向海外转移资产,结果两个儿子都成了“富二代”,你有什麽脸,还搞冠冕堂皇的“三项治理”?你先把你自己及其亲友治理好了,自律好了,下级官员就不敢大肆仿效,前赴{腐}后继了。

然而,薄熙来阴险狡猾,脸皮厚,点子多,别人“贪”叫“违法犯罪”,他自己“占”是理所当然。因为在他看来,中国的红色江山,是薄一波等老一辈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杀人放火,好不容易得到的,也就是说,国家的土地金钱等一切财富都属于太子党,他家人贪占是顺理成章,正是这种扭曲心理,和极不公平的价值观,造成了他反腐倡廉“说一套做一套”,搞手电筒式运动的特点,汪洋的爱将文强贪了几百万被他抓住把柄,十一个月就判死,他自己伙同太太谷开来贪占10几个亿,他在大连的铁哥们,原副市长刘某德主管房地产开发时,不仅两个儿子大办装修公司捞钱和销售建筑材料敛财,而且,他的秘书韩某公开受贿,在大连商界新闻界,已是公开的秘密,但这些人至今安然无恙,屁事没有。总之,薄熙来又做婊子,又立牌坊,成了最“贪”也最“廉”的官员,现在,重庆的“三治”就是大牌坊的广告词。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今年4月以来,针对公务人员收送“红包”、领导干部超标准使用公务车、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者职务影响违规经商办企业,这三个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重庆在全市范围内集中进行“三项治理”,同时着手建立预防与监管机制,以反腐倡廉的新成效取信于民。我认为,薄熙来恰恰在这三个问题上都是反面教员。他不是取信于民,而是欺骗他人,关于这一点,读者可以查看加拿大格兰德出版社新近推出的拙著《薄熙来传》,事实很多,此不赘述。
 

上述操控在薄熙来手里的媒体吹捧说,“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指出,“红包”问题是温水煮青蛙,腐蚀了不少干部;超标准使用公务车问题比较普遍,我们不能迷迷瞪瞪;经商办企业问题,真正摊开了,量是不小的,对党和政府的影响不可低估。“必须下大决心,切实解决好这些问题。”俗话讲:“听话听音,看人看做能知心” ,我从过去薄熙来的以身作则看,他有两个标准,对自己一套,对他人一套,明里一套,暗里一套,他享用的“温水”像大海,无边无际,他养得“青蛙”比谁都多都肥,他把大连的房价越炒越高,和外商的私下土地交易越来越黑,他通过请客送礼送项目,把江泽民,李鹏,李铁映等大贪官都搞得“迷迷瞪瞪”,自己却步步高就,名利双收。如今,他像变色龙一样,把自身又贴上了新标签:反贪打黑唱红的英雄。他究竟是为老百姓服务的英雄?还是亦贪亦骗的狗熊?我们从另一篇同样由新华社发布的消息即可看出。今天的报道说,在通胀和人民币对港币升值的情况下,怎样花更少的钱买更多的东西呢?赴港购物是目前内地人的最好选择。昨日,记者从航空公司和一些特价机票网站上了解到,年底香港购物正当时,目前,每天至少有上千的重庆市民赴港扫货。请注意,全国这麽多的城市,唯有重庆每天有上千人到香港扫货。这说明薄熙来惯于造价,以前所鼓噪的“宜居城市”,“物美价廉”是吹牛皮,它一定是全国物价最贵的地方,否则,如何解释这篇新闻稿所透露的事实呢? 报道说,未来一个月里,从重庆飞深圳最低的机票折扣只要1.9折,再加上目前人民币与港币之间的汇率在0.85:1左右,内地游客赴港购物有捡“火巴和”的感觉。记者在“去哪儿”和“携程”等机票网站上发现,飞深圳是年终的热门航线。其中,“去哪儿”网站上,年底前的不少时间段都有低至1.9折的机票。不少订票的旅客,都是购买了当日往返或两日内往返的机票,而且选择的航班都是早班和深夜的红眼航班落地。看来,他们是既拼脑力也拼体力。

重庆人算了一笔账,目前,重庆飞深圳全价机票是1280元,打折下来只要246元,回程的机票最低折扣是2.9折,打折下来是376元,加上两地的机场建设费和燃油附加费,机票的花费为860元。 航空公司则表示,如果往返都订一家航空公司的机票,还有一定优惠,算下来,机票价格在600元左右。加上深圳到香港以及从香港返回的大巴车140元,交通费用在800元以内。 我想,这仅仅是说明重庆人比其它地方的人聪明,会算计吗?不论怎样,上述这些人肯定不是薄熙来及其官员家属,他们坐在家里就能收红包,开个婚礼就有人把钱送来,送来了上缴领导,就能成为廉洁奉公的干部,薄熙来及其家人早在90年代初期,就非世界名牌衣服不穿了,你说,他们还用得着精打细算,日夜兼程,冒着空难的风险,跑到香港辛辛苦苦地扫货吗?

而且,扫货的人还尽是重庆中下层的收入者,如果我们把关注的目光转向重庆粮食局下属失业抗议示威和农村拆迁失地的农民,那更是苦不堪言!他们连折扣最低的机票也不敢问津,甚至连饭都吃不上,连房子都租不起,薄熙来号召清退的红包,正是用这些弱势群体的热血染红的啊!官员们红包里装得都是老百姓的尸骨和仇恨,人们看薄瓜瓜的一身名牌西服吧,就知道这些红包来自哪里,又流向何方?为什麽红包越禁越鼓,屡送不止?这是因为下级小贪官的权利,是薄熙来这样的大贪官恩赐的啊!重庆媒体的报道说,目前,重庆飞深圳有14个航班,每天都有上千的市民赴港扫货。随着圣诞节的到来,航班可能还会增加,赴港扫货的市民也会更多。香港新闻界的朋友告诉我,重庆市民扫货时,不少人买走了《薄熙来传》。这本书第一版已经售罄,正在加印,重庆人说,它成了我们送礼的最佳选择。故此,我对重庆人赴港扫货表示热烈的欢迎,希望他们多买几本《薄熙来传》,尽早认清薄熙来的真面目。如果薄熙来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就请推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吧,把宪政民主和人权法治还给人民,把选票交给人民,把新闻自由还给记者,到那时,官员就不必阳奉阴违,身心交瘁了,下级也就不必给上级送红包啦。

2010年11月29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