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07-02-2013 01:35:17
查看人数:(2850)

 

现在,对焦头烂额的胡锦涛而言,薄熙来主持下的重庆,已经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了,他不仅通过唱红打黑,使意识形态全盘文革化,煽动起来一股对薄熙来的个人崇拜,而且,还招兵买马,急剧扩大警察队伍,全面调整人事,使其完全堕落成了一支地方武装。近日,中国泛西南地区警务合作联席会议在渝召开,又透露出一个惊人的信息:重庆市及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青海六省区市警方共同签署警务合作框架协议,建立情报信息互享、重大行动互援、执法办案互助、治安管理互动、警务保障互补等五大长效机制,其名义是为了“共筑泛西南地区的长治久安”,但实质是搞国家分裂和地方自治,也有可能随时发动军事政变。

据新华社报道,公安部副部长黄明,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崔亚东,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孟苏铁,青海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何挺等出席会议。 在我的印象中,如此规模的涉及公安系统的会议在重庆举办,过去从未有过,联想去年的作家协会年会风波,可知,薄熙来正在全面地,一步步地争取人心,从文学,新闻,美术,经济等各个领域,展开强势公关,向即定目标进军:中共18大上争夺更高的领导权!现在,他以此次会议为标志进入了下一步,也是最危险的关键一步,拉拢警察之后,则是插手军队。中国的形势内忧外患,民心浮动,党内裂变,帮派林立,充满着不确定性。上述泛西南警务联席会议则是明显的信号。

据报道,这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国泛西南地区警务合作联席会议章程》和《中国泛西南地区警务合作框架》,六省区市警方各警种之间还相互达成了警务情报信息资源合作、打击刑事犯罪合作、重大自然灾害和安全事故应急救援合作等25项合作协议。 我不理解,在一个中央集权一党执政的国家里,胡锦涛和温家宝怎麽会允许搞这个“泛西南地区的警务合作”?如果他们只是经贸合作,应当没有问题,而把如此大的敏感地区的警力凝聚一起,自成体系,与其它地方分开,岂不是与中央分庭抗礼?这是否说明中南海的权力核心已经失控?这次会议难道是青海等地的藏人躁动形势所致?回想去年广东的韶关以及新疆事件,是否由中共党内派别引起?至今亦未可知!而本次的青海藏民学生示威又与这次会议同时出现,是巧合吗?是否是薄熙来及其背后支持他的江泽民,李鹏等人,通过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故意搞的政治游戏?其目的是,他们可以冠冕堂皇地召开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所谓“泛西南地区警务合作会议”?并成立一个搞分裂的组织?不论如何,他们创造了一个机会,以一个恰当的理由,让薄熙来与重庆之外的警方接触,商谈,合作,树立他的威信,争取这些地区警力的支持,为下一步大动作做准备?!

新华社的报道表示,所谓的“泛西南地区”,在警务情报信息资源合作方面,六省区市警方将共享公安内部信息、交通违法信息、重点人员动态管控信息。在打击刑事犯罪方面,六省区市警方将共享刑侦信息及研判信息,进行跨区域案件分析、串并与证据收集,共建刑侦专家库,对重大疑难案件联合会诊研判,异地抓捕和看押重大涉案人员,并相互提供刑侦技术支持。 其实,不用成立这样一个组织,他们在各级政法委的领导下,这些功能一点也不耽误,而如此单独划片管理,立体分割,就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泛西南地区的警方听谁的?听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还是听薄熙来的?显然,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该报道还透露,如果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或重大安全事故,可提请相邻省区市警方调派警力、装备设施和技术专家增援。此外,六省区市警方还将联手整治治安乱点,共同处置群体性事件,跨区域交流锻炼警方内部各级领导干部,联合开展警务技能培训和专业人才培养。 我解读到这里,已经找到了其中的奥秘:如果薄熙来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他就可以一呼百应,山盟海誓,调动泛西南地区的警察,充当炮灰,与中央抗衡,所谓“自然灾害”和“安全事故”只不过是幌子,是挂羊头卖狗肉!试问:这些事故一旦发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下令就可以了,何必“泛西南警务合作组织”发号施令?

最令人忧虑的是,这个与中央公开分裂的泛西南警务合作组织,竟由公安部支持成立的。黄明在会上表示,建立区域警务合作机制、加强区域警务合作,是公安部党委在科学分析、准确判断当前公安工作形势基础上,做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深入实施,社会的开放性、流动性、交融性特征更加突出,要进一步深化认识,统筹整合社会资源,有序推进区域警务合作,不断提高公安机关整体战斗力,形成维护区域社会稳定和应对突发事件的整体合力,完善处置预案,真正做到一旦遇有重大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机制能迅速启动、运行顺畅。 试问:上述“重大突发事件”究竟是指什麽?是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吗?以前,中共在这方面的应对,效率,成就都是举世共认的,何必改变?是指民族冲突吗?以前,中共也处置过类似的西藏和新疆的突发事件,那麽,究竟是指什麽呢?原来,是薄熙来要搞的军事政变,而以重庆为首的泛西南地区警察则成了主力,它将堕落成为分裂国家的地方武装。

当胡锦涛成为一个内外交困的治国弱者时,雄心勃勃,长于权术的薄熙来,开始把手伸进了警察队伍,今年上半年,他不仅下令重庆公安系统公务员扩招近两万人,而且,担任主任科员以下及其它相当职务层次的非领导职务公务员3163名,加上以前安插在公检法司要害部门的死党,他已经完成了“枉法追诉一条龙”的高效体系建设,总之,他把国家机器肆意私用,首先必得进行警察队伍的大换血,而重庆如愿之后,则是地区扩张。此前,他还通过奖励牺牲民警家属100万的方式,拢络人心,使警察为其拼死卖命!在他的倡导下,去年9月28日,“金色盾牌救助公益信托基金”在重庆市公安局宣布成立。其首批认捐金额就多达一亿零七十万元。基金会规定:因公殉职的重庆警察可获得60万元救助款;被评为革命烈士或追授二级英模的,可获120万元救助款;追授一级英模的,可获得170万元救助款,等等,薄熙来深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的这一举动鼓舞了重庆不明真相的民众,也吸引了其它地区的警察,他要把泛西南区域的警察控制在手里,为下一步社会裂变,异军突起服务。

因此,《重庆日报》本月20日刊发了一篇文章和照片,题目是《市委书记薄熙来会见来渝参加泛西南警务合作联席会首届会议的代表》,在精心选择的这张照片上,薄熙来的神态和动作,以及与会的西南地区公安部门领导的表情,都耐人寻味,他们的关系已远远超出了中共官员等级森严的范围,薄熙来原本是政治局内级别最低的一个委员,但泛西南地区的警察官员的表情里,却透露出意味深长的信息: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地区间的警务合作会议,而是泛西南地区警察联盟成立誓师大会,25项合作协议掩盖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他们共同推举的盟主就是野心勃勃的薄熙来。


文章报道说,中国泛西南警务合作联席会首届会议,是由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批示召开的,由重庆市公安局承办,公安部与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青海6省、市、自治区公安机关的负责人参加,旨在探索泛西南地区警务合作的新机制。但谁都知道,孟建柱的背后是周永康,而周的后台呢?不言自明!这种以党内的离心力支撑的划片治警的作法,与其说是针对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不如说是反映了中南海诡异复杂的权力内斗。显然,尽管十七届五中全会确立了习近平的接班地位,胡锦涛也想守摊敷衍,但薄熙来不会服气,他的年龄和处境决定他必将破釜沉舟!眼下,在军队依然控制在胡锦涛手里的情况下,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夺得地方警力,进退有路。我认为,他以泛西南地区开始扩展势力,进军中原,是其实施谋略的一个值得密切关注的动向。


问题是,胡锦涛等中南海的领导人,还沉迷于诺贝尔和平奖的阴影中,惊惶失措,不能自拔,其错判刘晓波入狱,不仅使《零八宪章》所提供的历史机遇与中国擦肩而过,而且,使中国民众相信暴力能够解决一切,社会矛盾日益激化,而民心躁动的形势,又为薄熙来之流的野心家扩大地方警力制造了有利借口,胡锦涛为首的共青团派反受其害。其实,只要胡锦涛强有力地支持温家宝的政改呼吁,并扛起胡耀邦的大旗,还人民以言论自由,薄熙来在辽宁的丑闻就会妇孺皆知,其鼓噪的以唱红打黑为骗局的新文革风暴,就会原型毕露,众叛亲离,但他缺乏悟性和胆略,只能坐以待毙。

不过,时代在前进,倒退和分裂都没有出路,顺民心者得天下,胡锦涛和薄熙来都应当明白,靠武力恐吓和警察治国,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它只能火上浇油,不能长治久安!泛西南区域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中国危矣!他们将身败名裂,同归于尽。

2010年10月23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