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16-02-2013 15:20:40
查看人数:(2160)

中共十八大越是临近,薄熙来越是心急如焚,恨不得把全世界美丽的辞句都贴在身上,昨天,连美国最著名的自由撰稿人之一的DAN LEVIN先生也应邀赶到重庆,要为英国一本杂志写出专访薄熙来的文章,还不错,他知道我的情况,在采访了重庆,回北京之前,主动通过译员与我电话交谈一个多小时,他请教我对薄熙来的总体印象,我说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他是一个骗术高明的政治舞台上的演员。

纵观重庆媒体的自吹自擂的报道,干部“大下访”是一个新鲜词,但《维权网》信息员关小令昨天说,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镇书院村25生产合作社农民张定芬,因代表村民进京上访,控告地方政府非法征地,遭到劳教、关黑监狱、拘留殴打的迫害,仍坚持追求公平正义,本次中共党代会召开后,她又摆脱政府监视,偷逃进京上访,于10月17日深夜与外界失去联系。

为了佐证这一新闻的真实性,还同时刊发了一张访民张定芬的照片和一份盖满了公章的文件。也就是说,重庆媒体能把天讲漏了,也无法否定薄熙来自吹的政府没有处理好这一进京上访的案件。


《维权网》的报道说,访民张定芬自今年“七·一” 在京上访被地方政府截访干部跟踪,由北京南站绑架回去后,送进名为“学习班”实为黑监狱的地方非法关押一个月,回家后又遭监视,在“十·一”前夕,趁夜半三更偷跑出来,赶到北京上访,被地方警方追到北京拦截,承诺说回去政府一定会坐下谈问题,并解决2000元路费。张定芬自知无法摆脱,只能跟截访公安一起回去。不料回去后就被看管,失去自由,当她找接她回来的公安民警要承诺的2000元路费时,却被关进派出所毒打一顿。

由此,我们看到了薄熙来与当地政府的谎言是多么肆无忌惮,有人会说,这种情况哪个省市都有,这确实不假,但是,请问:哪个省市象重庆这样厚颜无耻,大肆吹嘘所谓“大下访”的,“下访”还不够,再加个“大”字,这说明薄熙来鼓噪的肥皂泡多大啊!

《维权网》接着说,张定芬忍着伤痛,于10月15日深夜,再次偷跑进京,17日到京一下火车就到国家信访局去上访,当她和几位老乡交完上访登记表后,信访局内的保安却不准她们出去,强行赶上公交车,直接送往久敬庄。当夜12点左右,张定芬等6位被关押的访民被地方政府截访员接出久敬庄后,访民申桂香向湖北访民伍立娟、河北访民陈有利两人发出一条求救短信后,几个人便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毫无疑问,这个没有受到“大下访”政策关照的访民又一次失去了自由,如同薄熙来搞得“唱红打黑”,把众多的民企老板包装成黑老大一样,现在,又把官僚主义严重和黑社会化的当地官员粉饰成了“大下访”,爱民如子的父母官,可惜谎言再大也难以遮掩张定芬提供的证据,《维权网》出示的附有一份访民张定芬所持的法院枉法判决书复印件,显示她自2010年至2011年2月间到全国人大去上访的次数,多如牛毛,上面每一个日期印章,都是信访窗口接待员加盖的。那么,“大下访”是怎么回事呢?

《重庆商报》今年6月发表的一篇长文,是这样开头的:以前,长途跋涉到城里上访,却不知道找谁反映问题;现在,干部下访到家,当面了解情况还限期予以回复,自2008年开始的干部“大下访”活动为广大群众开辟了一条反映问题、解决问题的畅通渠道,也大大减轻各级群众工作部门的负担。我比对张定芬的上访时间,正好是“大下访”活动开始两年之后,也就是说,《重庆商报》在说谎。

原来,记者得到的信息来自信访部门,试问,政府能说自己接待访民的工作有问题吗?报道说,近日,记者从市政府信访办公室了解到,干部“大下访”活动开展3年来,累计化解处理各类矛盾和问题20,7万件次,从活动中直接受益的群众达600万人。2010年,全市群众信访总量比活动之前的2007年下降了接近一半。

如果以为仅仅是下级在造假,读者就错了,“大下访”是薄熙来亲自编造出来的,只需要部下提供假数字就行,既然统计局也是自家开的,想要多少有多少,但必须有个前提,把薄熙来的英明领导放在首位,只要做到这一点,夸张虚构点就没事。果然,市信访办副主任曾开宏表示,薄熙来书记多次强调,“大下访”活动的意义不下于“打黑除恶”,他曾做过6次专题讲话,相关批示更是多达21次。原来,薄书记的工作就是讲讲话,耍嘴皮子和舞文弄墨。

摸透了他善于搞运动式假大空的下级官员,象1958年的大炼钢铁运动一样,只要喊口号,把夸张的数字层层报上来,就大功告吉了。于是,人们向“薄泽东”汇报了这样的一组数据:“大下访”活动开展三年来,全市每年有20万名干部参与其中,累计接待处理各类矛盾和问题60万件次,接访群众200万余人次。平均下来,每天都有1000名干部深入田间地头,与群众亲密接触。三年干部下访中,市、区县两级财政累计投入资金近百亿元,已累计化解处理各类矛盾和问题20,7万件,令600万群众直接从中受益。

对此,我想不通,怎么600万群众中,不包括访民张定芬呢?谈了200万次,她怎么一次没轮上呢?薄熙来批示了21次,为什么不帮助她批一次呢?大概与在大连一样吧,求薄书记批示,也得走后门,给他的秘书买路钱吧?张定芬可是一贫如洗啊。

俗话说,那壶不开提哪壶,原本信访工作涉及到司法独立的敏感问题,的确不是一个省市能从根子上解决的,所以,许多官员都不好意思吹牛,但薄熙来不在乎谎言的副作用,反正毛泽东时代就流行一句话: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这不,重庆媒体专门在人们敏感神经上撒盐,报道说,据统计,2010年,全市群众信访总量比开展活动前的2007年下降了43.2%,共有4000多件积案得到化解,占到积案总数的94,6%,其中包括数百起上访10年以上案件。数字玩到这个程度还不过瘾,索性用市政府副秘书长谢义亚的话说,目前重庆信访积案数量,在全国各省市中都是最少的。

显然,谢副秘不是国家信访办的官员,他所说的数字没有一点权威性,张定芬案就是薄熙来说谎的最好的证据。他鼓吹的“大下访”不是为了解决访民的诉求,而是为了渲染和包装自己的政绩,即“大上位”:最低挤进常委,最好当上总书记,目前看来,牛皮吹破了,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了,这是因为“薄泽东”模仿毛泽东,但网络时代不喜欢谎言啊。

2011年10月19日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