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16-02-2013 15:17:56
查看人数:(3142)

 

今年10月4日,重庆媒体发出一条重要消息:薄熙来邀请邓小平的胞弟、重庆市原副市长邓垦老人,为重庆鼓劲打气,写了两幅书法作品,其内容透露了中南海内斗的分歧意见,也显示了薄熙来笈笈可危的处境,以及他奋力一拼,破釜沉舟的决心,但笔者认为,薄熙来“唱红打黑”已经失势,他想让文革的红色风暴卷土重来,自己趁乱局而上,已经阴谋败露,不仅中国人民不答应,党内也成了少数派,既使喊出“共同富裕”的口号,也没有人相信,这正是他精心策划,搬出邓小平亲友题字以壮威风的原因。
 

根据我对薄熙来多年的了解,邓垦这样的老人不可能主动给他这样的官员写信,这是薄熙来绞尽脑汁想出的花招,它是中国政治晴雨表的水银柱,表明党内权斗派别的实力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原先,江泽民的嫡系力量占了优势,现在情况大为不同,以前,薄熙来背靠江泽民的大树好乘凉,很少在公开讲话中提及胡锦涛,当江泽民“死去活来”之后,他不仅在9月27日的一次讲话中,多次提及“锦涛书记”,而且还首次称了“家宝总理”,这都是过去从未有过的现象,就像90年代在大连,毕锡桢当市委书记时,副书记卞国胜更有底气和实权,他心知肚明之际,甜甜地叫几声“卞叔”,薄熙来是变色龙,那时变色,令人肉麻地称“卞叔”,是因为他原是省委书记徐少甫的秘书,一把手毕书记对他也得敬三分,而如今,温家宝不仅因抗震救灾的第一线奔波而大得民心,而且多次呐喊政治体制改革而享誉海内外,尤其是中东政局急变和中国茉莉花早谢而证明他是“春江水暖鸭先知”,胡锦涛必得与其联盟才能稳住阵脚,所以,薄熙来尽管厌烦他的“说三道四”,也不得不假悻悻地喊一声“家宝总理”。这有点沉重,却露了底牌。

但是,这还不够,既然要和温家宝抗衡,就得找到大旗作虎皮,在大连,温家宝把政改和邓小平联系在一起,先胜一筹,薄熙来更厉害,搬出了活着的邓家老人,百岁长者邓垦上场了,切不说他的书法作品,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描出来的,痕迹太明显,单说这内容就大有奥秘,“自强不息”取之于《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虽然国学专家有不同的解释,但基本上是一致的,他表明了薄熙来的政治理想,他不仅想当大国之君,而且要“天助我也”,我这样讲,不是没有依据的,中央政治局为何九个常委?就是因为中国自古称为“九州”,也取之于《周易》:“九五之尊”嘛!所以,薄熙来不服胡锦涛,授意邓垦写下这个包含其政治野心的书法作品,他要“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种“犯上作乱”的事,在古代是要杀头的,在毛泽东时代,也是要坐牢的,但胡锦涛是弱君,温家宝是贤臣,何况中国还有“储君”,故此,薄熙来才敢这样做,一方面口口声声地花言巧语:“锦涛同志”,“家宝总理”,一方面精心策划,不惜代价,收买邓垦之流的老朽,出来帮腔作势,又是赠言鼓励,又是描龙画凤的,前者是为了迷惑上级,让他们失去警惕,后者是呐喊助威,彰显狼子野心,正如90年代一样,当他把毕书记,卞书记,魏市长搞下去之后,自己独掌大权,他立刻翻脸不认人,当卞国胜调到人大当主任时,他改口叫人家“老卞”,昔日的“叔叔”不见,等人家退休了,索性称呼其“哎”,连姓都没了。由此可见,薄熙来如果将胡温取而代之,他们就不仅仅是卞国胜的可怜结局了。

邓垦的第二幅书法的内容是“两手都要硬”,表面看是邓小平的观点,即,不仅要抓经济建设,而且还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是老调重弹,无济于事,谁都知道,邓式的跛脚鸭改革使中国经过“六四”血的洗礼,进入了高危的经济发展与政改滞后的尖锐矛盾时期,风起云涌的群体性事件,使各级官员坐在火山口山,穷于应付,连绵不断的移民潮和“跑路风”,以及贪官私下转移的不义之财,已经掏空了国库的口袋,正在侵蚀和溃败经济改革的大厦,看来,还是“家宝”的老上级赵紫阳晚年说得好:不搞宪政民主,中国无路可走,杜导正是真心救党救人民,才以耄耋之身,发出最后的强音:《赵紫阳晚年还说了什么》。
 

然而,薄熙来自比毛泽东,想重复文革的老路:把中共积累的罪行转嫁到党内的对立派身上,再演刘少奇惨死它乡的故事,而愚弄善良,轻信,不满而又易于知足,感恩的国民,故此,又是廉租房,户籍改革,地票置换,“三进三同”,唱红打黑,“共同富裕”,一招接一招,令人眼花缭乱,正如当年的学大寨,学大庆,小靳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大跃进”等等,凡此种种,都是吹牛皮的花架子,好看不好用,治标不治本,试问,没有廉洁的政府,廉租房管理局,不成了双轨制下的贪腐重灾区了吗?实际上,他的“两手都要硬”,就是“抓”和“骗”,或者说是暴力和谎言,顺从的,给戴上“红帽子”,不顺从的,给戴上“黑帽子”,一方面靠操控的媒体大肆编造经济发展的成就,精神文明的成果,另一方面,靠公检法司等专政工具对付政治异己,包括党内对立派,企业家,辩护律师,敢言的记者,等等,进行枉法追诉,由于后一着打出了“二李”『李庄,李俊』和方洪的『一坨屎』,传遍了全世界,反响太大,压力太重,有点承受不住,特别是被党内权斗派别所利用,他觉得势单力薄,不得不求救于邓垦,就这样,上述的憋脚的文字和拙劣的书法就诞生了,我不知道薄熙来给了多少润笔费,想来不菲吧。

重庆的媒体说,邓垦十分关注重庆的改革发展,赞赏重庆这些年的探索实践。前不久,他给市委书记薄熙来题字,希望重庆“自强不息”,“两手都要硬”。国庆节时,薄熙来给老人回信,表示“一定要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两手都硬,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好”,“把重庆建设好!”
 

显然,这是谎言,正如1999年,大连建市百年,薄熙来多次叫薄一波去江泽民家里求情,要求给大连题字,其目的是为了取代省委书记闻世震,用江泽民的题词肯定他的工作,欺骗大连人民,并让助手皇甫晓涛拟出了草稿,薄熙来亲自去江泽民府上取回了题词,难道这不是事实吗?后来,在大连党政主要领导的会议上,却只字不提背景,大肆渲染江泽民对他工作的支持,这和今天有何不同呢?
 

报道还介绍了邓垦这位刚刚出土的“老古董”,因为邓朴方想必首肯胡锦涛,而薄熙来争取不了他,只好另找线索,书法家就这样问世了,报道说,原重庆市老领导、百岁老人邓垦,是邓小平同志的胞弟,虽离开重庆多年,仍对重庆充满了感情,时时牵挂着这座城市。老人每天读书看报,收看重庆卫视,并与亲朋好友、老同事电话联系,非常关注重庆的新探索、新举措、新发展。 看来,他对卫视的一夜变红是支持的,薄熙来真恨不得挖地三尺,把邓小平的僵尸抬出来,帮自己的忙,既然不行,带个“胞”字也凑和着呢!
文章还不厌其烦地说,这些年来,邓垦老人了解到,重庆市委、市政府建设“五个重庆”和内陆开放高地,深入开展“唱红打黑”,提出“民生10条”、“共富12条”,还组织机关干部“三进三同”、“大下访”、“结穷亲”,努力推动“三项治理”,全市人民的精气神有了明显提升。重庆正在走一条以民生为导向的科学发展之路,既以改革开放促发展,又以平安建设为龙头加强社会建设;既注重物质文明,又通过“唱读讲传”倡导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经济社会发展的质和量都有了很大进步,多项经济指标排在全国前列,居民幸福感也名列前茅。
 

看来,薄熙来是要借老先生的嘴告诉中南海,邓小平虽然隔代指定了接班人胡锦涛,但他徒有虚名,我才是“两手硬”,我才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呢!但是,薄熙来忽略了一个基本的事实 :“六四”是怎么发生的?还不是“官倒”造成的?而“官倒”是权力恶性膨胀,没有制约造成的,如今,官员的贪腐程度胜过“六四”前的百倍,也就是说,再起民运,必得有胜过当年百倍的镇压手段才能平息,现在,谁是胜过邓小平的强势人物,是胡是习还是薄?薄熙来想把自己过去的贪腐隐藏下来,叫别人淡忘,把现在假大空的说教神话,叫老百姓买他的账,但是,网络时代已经没有秘密,他学习毛泽东,殊不知,毛如果不死,今天也得变,不论什么派,我看温家宝讲得“五点”是底线,也就是老百姓最起码的要求,不政治改革,靠搬出邓垦的题字,救不了薄熙来,更救不了共产党,还是学习蒋经国吧!中国人学习中国人,既不丢人,又有出路,何乐而不为呢?薄熙来,你在重庆如果敢于开放党禁和报禁,我就遗忘过去的遭遇,全力拥护你。


2011年10月4于多伦多。
{
自由亚洲电台10月4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