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16-02-2013 15:13:36
查看人数:(2268)

 

徐鸣是薄熙来的一位爱将,但他与翁杰明的职务互动的信息,由华龙网和新华网同时发表,却做了微妙的技术处理,我们不妨来仔细看看:

华龙网是这样写的:12月17日17时讯(记者 杨涛) 记者刚刚从七一网获知,近日,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决定,翁杰明同志任中共重庆市委秘书长、中共重庆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委员、书记(兼),不再兼任中共重庆两江新区工作委员会书记、委员和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主任职务;徐鸣同志任中共重庆两江新区工作委员会委员、书记和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兼),不再担任中共重庆市委秘书长和兼任的中共重庆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委员职务。

新华网呢,却这样说:华龙网12月16日23时讯 ,中共重庆市委决定,市委常委翁杰明任市委秘书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兼),不再担任两江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这就是说,这篇发表在新华网上的新闻稿,想必是经过薄熙来亲自审定的,他有意把自己的爱将徐鸣藏起来了,原因何在?或者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玄机?从薄熙来的思想性格看,在目前的情况下,他的确需要调换一下徐鸣的工作,而翁杰明是取代他的最佳人选,这既可由重庆政坛近期的燥动和裂变找出原因,又可以从翁杰明的个人简历里寻找到蛛丝马迹。
 

毫无疑问,不论是李庄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还是李俊海外高调喊冤,都引发了全国上下对薄熙来打黑“黑打”的质疑,一系列冤假错案的受害者正在趋向于联合,有可能对他十八大上位造成不利影响,他应对的方法和思路都乱了方寸,花了巨资邀请海外媒体老总,香港主流媒体,全国省级党报领导,各网站的老板,以至版主,博主,等等,为他造势,都收效甚微,黔驴技穷。这些帮倒忙的策划,都离不开“跑腿”的大管家徐鸣,他对薄熙来言听计从,绞尽脑汁,但也是弱智者的劣举,只能使重庆的谎言越描越黑,看来,他有点力不从心。
 

于是,就出现了一件怪事:黄奇帆到北大演讲,原意是要替薄熙来打黑“黑打”辩护,但事先可能没有与薄熙来沟通好,也可能他自己还有点做人的底线,就讲了衡量黑社会的“四条标准”,并强调了程序正义的问题,一言即出,驷马难追,舆论哗然,按照他信誓旦旦的承诺,原本判刑的重庆许多黑社会分子,大都不够他所说的“四条标准”,显然,这引起了轩然大波,也给薄熙来上了眼药。
 

所以,随后的官方网络全部删除,封杀了黄奇帆的言论,依据我对薄熙来的多年了解推断,他一定非常恼火,这样一来,假如过去他对黄市长寄予厚望的话,从此就会不再信任他,这就为另一位爱将徐鸣走红带来了契机。总之,按照薄的口头语,徐鸣是“傻蛋”,黄是“浑蛋”,薄需要前者,舍弃后者,向来如此。
 

因此,薄熙来云集重庆官员召开全委会,研究所谓的法治问题,可能是迫于上级的压力,也是为了修补海外舆论戳穿黄市长讲话的窟窿,而王立军去和邮电大学的校长,“防火墙之父”方滨兴握手,并接受什么兼职教授头衔,则显示了他们急于封网,阻挡海外批评薄熙来舆论的焦虑心情,前者不太难搞定,常委们大都有贪腐的把柄被薄抓在手里,谁也不想再当文强,所以,讨论法治也是走过场,给外界做做样子而已,打黑“黑打”会照打不误,如果薄熙来不能保持严打态势,让山城民众生活在恐惧之中,就可能像开明宽容的汪洋那样面对多年积压的历史岩浆的喷发;后者也易行,只要多给邮电大学一点钱,搞点防火墙的合作项目,或者多招收一些毕业于邮电大学的网络高手,为重庆的专制者服务,就能实现共赢。
 

总之,不论怎样,薄熙来是雄心勃勃的政客,他急需各种人才为己所用,既需要王立军这样的酷吏,通过他叫人民恐惧;也需要徐鸣这样的言听计从的奴才,鞍前马后地替他步局,叫人民“唱傻”。一手硬,一手软,一手“打”,一手“骗”,这两方面的人才都要有,但徐鸣过去在江苏没做过宣传工作,在“骗”的方面,薄认为还很不够,所以,要另找高手,而用人首要的一点是,必须忠诚于他,所以,把徐鸣调到两江新区任职是重用,把翁杰明调到身边则是新宠。
那么,为什么选中了翁杰明呢?请先看他的简历:
翁杰明,男,汉族,1963年5月生,上海市人,研究生,文学博士,奴研究员,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重庆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1979.09--1983.08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

1983.08--1985.09福建省福州市二十一中学教师

1985.09--1987.07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新闻业务与行政管理专业研究生

1987.07--1988.11中国社会科学院团委干部

1988.11--1991.06中国社会科学院团委副书记(其间:1990.02--1990.12中国社科院驻陕西省商洛地区五市县基层锻炼总领队)

1991.06--1994.10中国社会科学院团委书记、院机关党委青年工作处处长、院党委办公室宣传处处长、院青年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1994.10--1998.09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青年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其间:1996.05--1997.08挂职任陕西省丹凤县委副书记;1997.10--1998.09挂职任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1998.09--2002.12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1996.09--1999.07河北大学中文系中国古代文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

2002.12--2004.05重庆市万盛区委书记

2004.05--2007.05重庆市沙坪坝区委书记(2001.06--2004.08中国社会科学院工商管理博士后)

2007.05--2007.06 重庆市委常委、沙坪坝区委书记

2007.06--2007.07 重庆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沙坪坝区委书记

2007.07-- 重庆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显然,他有这样几点值得薄熙来的信赖:一是与薄是校友,薄熙来曾是社科院的新闻研究生,只不过他学得是国际新闻,翁明杰学的是新闻业务与企业管理,也许是薄熙来的某一个老同学,校领导,或老朋友力荐的;第二,他懂得宣传工作,或者直言,懂得媒体的“骗术”。这在目前正是薄熙来急需的人才;第三,在社科院团委工作过多年,可能与中共某些团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薄熙来想利用他的人脉,弥补与某些对立派官员的裂痕,以便在十八大上多拉选票;第四,翁杰明当过青年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在北京学界可能有关系和影响力,正如薄熙来近期抓住北大,人大,邮大一样,他认为中国下一步乱局,可能由学潮而起,必须先行一步,争取学生,薄熙来也急需翁杰明这样的人才。
与翁比较,徐鸣另有重用,以前薄熙来重用黄奇帆,此后可能改用和提拔徐鸣,因为他感到徐鸣比黄奇帆要忠诚,黄的讲话表明在他的心灵深处有一个隐藏的秘密,他是一个跟事不跟人的官员,他拘于法律条文,还长于脱稿讲话,即兴发挥,不以薄熙来的观点为标准,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于是,薄熙来把两江新区主任的重任,放在了徐鸣的身上,是寄予厚望的,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过早地透露,以免引起外界的揣测,特别是黄奇帆的警觉。而通过新华网的报道,强调翁明杰履新则是一箭双雕,既可以隆重推出大管家的新形象,又可以覆盖和遮挡,保护以往倍受指责的徐鸣,让他在去年才成立的两江新区,即重庆最重要的岗位上得到锻炼。
来看,薄熙来把重庆当成了一个国家,不仅有“警察治国”的理念,“国宾护卫队”的疯行,抢夺民企的巨金,警花“红色雨衣”和装甲车上街巡逻的恐吓,还有庞大的深谋远虑的人事布局,王立军使他“硬”的一手越来越硬,翁杰明可能会使他“软”的一手变得更软。
但不论“骗”,还是“打”,都无法脱离这个乔布斯的“口袋手机”为标志的时代,打压再严厉也理不顺民心,骗术再高明也遮不住真相,正如薄熙来把徐鸣藏起来,经不住我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弹跳一样。薄熙来免不了他原来的岳父李雪峰的下场,倒在内斗的政治局委员的职位上!等他倒了,徐鸣,翁杰明,黄奇帆之流就可能成为下一届的文强。

2011年12月17日清晨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