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16-02-2013 16:58:47
查看人数:(2145)

 

 

2月9日,薄熙来在北京两会上首次回答记者提问,不仅肆口否认重庆打黑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而且说,他根本就不知道李俊这个人,显然,这是无耻的谎言,据我所知,薄熙来的英文水平不低,他的口语不太好,但阅读没有太大问题,他的秘书告诉我,在大连,他每天都看助手提交的《海外报刊摘要》,其中凡是有关大连的,他不仅认真细看,而且必做批示,我记得,设在香港的大连一家由国安秘密操控的公司,还即时把当天的谈及大连的文字传真给他,因此,像这样涉及他的美国《华盛顿邮报》和英国《金融时报》刊发的新闻稿,他岂有不看之理?对于李俊一案,他卷入太深,想必理屈辞穷,欲盖弥彰。

今天,就此事,本人电话采访了目前流亡海外的李俊,他说,2007年12月,薄熙来下派重庆,不可能不首先了解民营企业的内情,而俊峰企业集团是房地产领域的50强企业,既使他不出此案,也不可能不知道这家公司,薄书记故意说谎,恰好证明他心里有鬼,也更不想认错纠偏,鉴于目前薄熙来操控下的法院,对他及哥哥李修武等人的一审指控,他需要澄清重庆沙坪坝区法院强给他和亲友的种种罪名。

首先,他说,自从他逃出中国,特别是去年七月在海外喊冤,被中外媒体聚焦之后,王立军委派公安人员不断地给他的亲友施压,并竭力抹黑他的形象,好像他是热衷于搞政治的卖国者,还说他被海外敌对势力所利用。

但是,自从关海祥接任公安局长之后,情况有了一点好转的迹象,公安方面每个月给了他母亲和两个小孩一点生活费,把一辆私家车退还给了太太罗淙,投案自首的四位亲友李显峰,左衡和张子汉等人,也没被判刑,这似乎给他带来了转机和希望。

李俊说,我有必要首先声明:本人热爱自己的国家,拥护多党合作制下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既使是在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人,通过“唱红打黑”运动疯狂地迫害他,他仍然对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充满希望和信心。他们挥霍纳税人和人民血汗钱,发起的“唱红”运动,践踏人权、法制的“打黑”政治运动,并不代表国家行为,只是薄熙来等一小撮阴谋家、野心家,为了达到自己的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而在重庆发动的一场“文革”式的政治运动。

李俊不改初衷,似乎把薄熙来和中共的领导体制切割开来,这有点像中南海高层把薄熙来和王立军切割开来一样。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他说,希望国家有关部门,为成千上万的,在“打黑”运动中,饱受冤狱、折磨、迫害之苦的所谓的“涉黑”人员,为体现法制精神,平反昭雪,让他尽快回到祖国,和他的家人团聚,继续经营他投资的重庆俊峰集团,尽一个民营企业家应有的贡献。

李俊要我通过这篇文章,警告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人,他们想通过操纵舆论工具,把他推到国家、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再一次企图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罪名,造谣、诬陷的政治流氓手段给他和家人施压,这一切卑鄙下流的手段是徒劳的,只要他们的恶行不停止,就将不遗余力地继续揭发其罪行。

他警告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酷吏政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要以文革式株连九族的流氓恶劣方式,无止境、残酷的折磨、威胁、迫害他的家人。他一再强调,他们一家人和亲友,都是十分善良守法的中国公民。这个家族因他个人的所谓“涉黑案”的牵连,已经有十个小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成了现代版的窦娥冤,而在重庆已经有类似的数万个家庭,数百万人深受其害,这是天理不容的事。

他警告说,薄熙来应该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不要再欺骗、高压、威胁、愚弄、蛊惑民众的勾当,有意制造重庆骇人听闻的黑社会猖獗的假象,利用公权力操纵司法(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武装警察)和舆论宣传工具,使常态的“打黑”,无限制的扩大,使重庆民众惊慌、社会混乱,谈黑色变,人人自危。

他说,“打黑”实际上是公权力操纵下的“黑打”、乱打、胡打运动,乱扣的“黑社会”帽子,遍地开花,乱象丛生,最终,演变成为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暴力式的革命群众运动,还借“涉黑”等罪名以罚款、追缴、没收大肆公开抢夺民企和“涉黑”人员资产,这是对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成果的根本否定,给重庆政治、经济、司法带来了灾难性的致命打击,其影响到了未来中国经济的大发展,使民企不能可持续、健康、稳定有序的壮大,所以,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等发动的这场“唱红打黑”运动,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他说,他们借重庆的治安状况严峻为由,短短三年多时间,包装出来了近600个涉黑团伙,涉及抓捕、追逃几万人,波及数百万人。如果真是他们宣传所言的那样,岂不是我堂堂中华成为了黑社会国家?国家领导人岂不是都成为了黑老大?
他个人认为,重庆近些年的治安秩序良好,实属正常状况,薄熙来,王立军等人为追求政绩,故意人为的、无限地放大渲染了重庆恶劣治安状况,以包装自己是重庆人民的大救星、救世主。难怪重庆还广为流传薄熙来、王立军、郭维国等人,带领“东北帮”,第二次南下“解放重庆”的谎言。

李俊指出,薄熙来以政治局委员身份结党营私,王立军以学者身份广招门徒,借机挥霍民脂民膏,扩充地方武装力量,从辽宁政界、警方调动多名心腹,在重庆政界、司法界精心培养多名死党干将,把控、布局重庆各要害部门,编织人事关系网,以达到日后不被清算之目的,并精心策划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文革”和“大跃进”式的“唱红打黑”运动。他们企图搞乱重庆,搞乱中国,以搏取十八大政治局常委,进入权力中心。

李俊针对2月9日,薄熙来否认重庆打黑有刑讯逼供行为的不实之词,再次回忆了2009年12月,自己在重庆第一看守所目击的王光成和赵小平被刑讯逼供,打得遍体鳞伤的情景,前者是重庆裕达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后者是重庆翔龙运输公司经理。他说,关押在那里每一个涉黑人员,入所之前,都被先送到“打黑基地”去严刑拷打,逼其招供和签字划押之后,才交给有监控设备的看守所,而所谓的“打黑基地”,则是数以千计的度假村和农家乐。同时,李俊的哥哥李修武和亲友台士华,魏文清等30多人,在去年9月27日的法庭上,都当场指控了警察的类似执法犯法恶行。这一情节,出庭代理辩护的著名律师赵长青可以作证。

李俊重申,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别有用心地对其以“涉黑”名义两次通缉,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对其刑讯逼供,栽赃陷害,并敲诈4000多万人民币。有合同文本和发票佐证。这是铁的事实,他本人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证据。

另据重庆消息人士透露,今年3月6日,公安局委派一家财务审计和评估公司,已进驻俊峰企业集团,是调查摸底,还是罚没序幕?目前还不太清楚,李俊说,我45亿的“大蛋糕”已经展示在世人面前,薄熙来不是高调“分蛋糕”吗?如果薄熙来希望方兴未艾的移民潮和“跑路”潮,蔓延全球,掏空这个国家,摧毁先富阶层的信心,就大胆地干吧。

李俊说,王立军当权的重庆警方,曾以他是所谓的“敌对势力”、“政治犯”为由,多次骚扰和传讯他的亲友,还把通缉令送到了他的原籍湖北省石首市,并贴在他的功德碑上,妄图给所有认识他的人施压,迫使他不再揭露“打黑”黑打、乱打、胡打的内幕。这个目的不会达到。

他说,他既不是他们包装出来的数万名黑社会分子之一,也不是他们所操控的媒体,渲染指控逃亡境外的黑社会头目。他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而不被他们随意玷污的一个中国公民,是一个被他们“打黑”黑打,被迫流亡海外,对社会做过巨大贡献的民营企业家。

他坚信,人们不会被薄熙来的谎言欺骗,他自己也永远不会屈服。他说,他今年才四十多岁,相信最多十年后,受到冤枉的重庆600个黑社会的大多数相关人员,将活着走出重庆的迷雾,都会开口讲出真情,王立军的今天,就是薄熙来的明天。

2012年3月9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网姜记者博客2012年3月9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