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16-02-2013 16:55:01
查看人数:(2116)

 

2月9日,在两会重庆媒体开放日上,薄熙来信誓旦旦地说,打黑运动中未搞刑讯逼供,但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关海祥主政公安工作以来,情况有了一些好的变化,但王立军领导下的打黑专案组人员,的确广泛地存在着刑讯逼供的问题,就去年9月27日李修武案的庭审看,所有的犯罪嫌疑人不仅拒不认罪,而且,大都当庭举报办案人员对其刑讯逼供,“刑法泰斗”,著名律师赵长青见证了现场喊冤情况,他说,你们这样搞,是要出大事的,重庆公检法应当对历史负责。


据海外媒体报道,重庆有个叫李俊的亿万富翁逃到国外,他最近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称,他在打黑运动中受到刑讯逼供,《美国之音》记者问,刑讯逼供这类事在重庆是否只是个别现象,谁该对此负责?薄熙来回答说:“第一,你说的这个亿万富翁是谁我并不知道。第二,重庆在打黑除恶中,我了解的情况,负责任地讲,没有刑讯逼供。重庆的确在打黑除恶过程中涉及的面比较宽,但是我们是依法办案。如果有什么确切的根据,你们可以提出来。但是我希望不要传谣。”

由此,我们看出薄熙来在公然说谎,一方面迫于压力,他不得不承认对王立军“失察”;一方面自我肯定“唱红打黑”,否认有刑讯逼供行为,这只能说明他过去是王立军的靠山,现在,是反目为仇的政敌,但不论如何,都不能掩饰重庆公安局专案组打黑“黑打”,徇私枉法,刑讯逼供的问题。重庆媒体消息人士说,薄熙来不是让我们拿出确切的证据吗?他说,他自己亲眼目击了去年9月27日至29日的3天庭审,不仅听到了李修武等犯罪嫌疑人的血泪控诉,而且,还看到了赵长青及其助手,西南政法大学研究生李林痛斥警察的情景。

他说,那天表面上看是公开庭审,还召集了一批人大,政协代表,装潢门面,但进入沙坪坝区法院的人,最多的还是警察,有的是便装,有的是穿制服的,其目的是奉王立军之命,监控检察官和法官,尤其是律师和旁听家属的。9月27日第一天,法院还允许一些俊峰企业的员工旁听,整个能容纳200多人的房间坐无虚席,由于赵长青和李林为李修武等人所做的辩护非常精彩,所以,不断博得旁听者的掌声和喝采,而且,由于李修武等人当庭指控警方刑讯逼供,使心虚的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十分恐慌,并即时向薄熙来汇报,他亲自下令此后两天不公开审理,薄熙来说,要保住重庆的形象。

于是,第二天,原来参加旁听的俊峰企业集团的职工被拒之门外,他们的合法证件被置之不理,消息人士说,除了赵长青辩护词振奋人心外,其原因主要是李修武等犯罪嫌疑人,都当庭翻供,李修武说,他在被审讯期间,有五天六夜被锁在老虎凳上,忍受殴打和强光照射,没吃任何食物,曾多次昏厥,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不得不屈服于压力,在警方写好的材料上,签字划押,后来,很长时间,他呈现血尿症状,至今身体健康堪忧。李修武拖着病弱的身体,在庭上指控王立军领导下的警察是“造假犯罪”,是枉法追诉和公开抢劫,但法官态度明显倾向于警方,赵长青十分气愤,要耍无赖的警方,当庭公布这6天7夜的录像视频,他说,如果李修武讲得不属实,你们应当展示这几天,他在看守所的实情,但由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掌控的地方法院,竟置之不理。

同时,另一被指控犯罪的嫌犯台士华,也不认罪,他的一条腿已被严重打伤,在庭上明显看出病情是暴力施压所为,他说,警方殴打凌辱是家常便饭,严厉的刑讯逼供,使他实在没办法坚持,他在审讯文件上签字和按手模之后,殴打的情节才有所减轻,他说,他们叫怎么写,就得怎么写,我们斗不过王立军。

作为被指控为黑社会另一骨干成员的魏文清,被警方刑讯逼供更是苦不堪言,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住了三个月院才出来,他说,不是什么黑社会,却硬要承认,有时不服,办案人员就用矿泉水浇到头上,再靠近电风扇持久地吹,那滋味生不如死,他转述警察的话说,不想受罪,就在我给你写好的材料上签字吧。


重庆媒体消息人士说,当庭指控警察执法犯法的人,共30多人,只有岳明扬一个人认罪,因为她与警方私下有某种交易,其他人无一不声泪俱下地大声喊冤,虽然,他们每人揭发的警方犯罪情节略有不同,但内容基本一致,它已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足证打黑“黑打”,李俊,李修武案是一个被薄熙来,王立军主观拟定的,拼凑和包装出来的一个典型的“造假”黑社会,其目的是公开抢夺民企45亿的“大蛋糕”,赵长青说,他干了这么多年律师,第一次看到如此胆大妄为的司法闹剧,他质问公诉人,2009年7月以前,李修武的公司股份,才是百分之一,而此后一下子变成了百分之五十一,难道其原因不值得你们思索吗?这原因只能从公权力对民企施压行为中去找,这种对《宪法》多种经济成分共存否定的做法,毁了中国啊,你们要慎之又慎呀!他还说,李修武是一个老实巴脚的农民,这一点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没有车,没有办公室,仅有的一套房子还在按揭,从来不参与公司的事,这是“黑老大”吗?赵长青还说,你们认定李俊是黑老大,但2010年10月23日,他是持有合法手续和护照出境的,对此,你们如何解释呢?既便他有罪,这些31个所谓下属成员,也必须等他回来才能判刑。

据悉,去年12月9日,李修武一审被判了18年,其他人无一幸免,连李俊之妻罗淙也被以窝藏罪判了一年,刑满释放后,还受到威胁和监控,在王立军叛逃之前,因为海外多有信息传递,薄熙来和王立军十分恼火,曾下令公安人员三次传讯罗淙,有一次施压20个小时,并恐吓说,再报道就抓去判刑,使罗淙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神情恍惚,与世隔绝,另一伙派往海外的特务,还对李俊在美国的大女儿和其男友家人施压,其卑劣的手法,与斯大林时代类似,令世人震惊。其实,李修武的家人从来没有接受过我的采访,由于王立军做恶多端,得罪人太多,我的信息渠道是多方位而灵敏的。薄熙来靠谎言遮掩过去“打黑”抢钱杀人,株连九族的罪行,是徒劳的,再能言善辩,也抵不住血和泪写的事实。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王立军叛逃事件预示重庆“二次文革”的失败,关海祥任职后,警察对待涉黑家属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原彭治民案的成员曾智强的母亲彭佩瑶说,原先警方强势要没收她的房产,她一再据理抗争,她说,这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给的实惠,和“黑社会”有什么关系?你们抓了我儿子,判了无期,让他蒙受冤狱,还要把我77岁的老人赶出家门,我要和你们拼了!以前,每当此时,办案的马警官都会狗仗人势,吹胡子瞪眼,如今,态度软了下来,说,再等等看,彭佩瑶说,反正不管什么态度,我老太太要和儿子的财产共存亡,曾智强不是黑社会,他是一个合法的爱国的广告公司的老板。

同样的,另一个李俊的亲友也勇敢地痛斥办案人魏星,刘克勤等警察,指责他们紧跟王立军黑打,犯下了滔天大罪,引起了重庆的众怒,以前,他们会暴跳如雷,现在,却焉头搭脑,这种微妙的变化预示重庆官场将会有重大人事变动,2月6号,王立军与薄熙来“窝里斗”,跑到美领馆事件曝光之后,重庆警察队伍里,很多人都非常高兴,他们说,“东北帮”把我们害苦了!整得警察互不信任,警民对立更加严重,现在,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快感。他们计划搞庆祝活动,但薄熙来在2月7日,下令警察不得放鞭炮,但那天庆贺的酒宴却十分兴隆。大家吃得火窝,喝着麻辣,讲得都是“王彪子”的丑闻,包括他和多名警花情妇的小故事。人们坚信,王立军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剩下一半还在撒谎。但他大搞“二次文革”,枉法追诉,积怨太深,难逃灭亡的命运!正如美国一位老华侨所言,再等等看,不处理薄熙来,我们将在海外采取大规模行动,绝不能让“王彪子”和薄熙来搞得“二次文革”毁了中国。


2012年3月11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