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16-02-2013 16:54:17
查看人数:(2723)

 

中外政坛上的官员大都喜欢说谎,但像薄熙来这样信口雌黄,侃侃而谈的人极为少见,3月8日,他令人意外地缺席一次重要会议,官方媒体说他身体没病,他3月9日却高调说感冒咳漱,这种自打耳光的说法,正如声称没有“任何财产”一样,是挑战大众常识的谎言,“小感冒”能使一个政治局委员缺席人大会议吗?历史上是仅见的。没有“任何财产”,也包括他和谷律师的正常收入吗,比如,薪水和政府分配后做价的房产呢?薄熙来必须反省这些不容模糊的问题,这且不论,让我分析一下,3月8日这一天,他究竟做了些什么?

非常明显,薄熙来3月9日前的表情神态,与开完记者会之后大为不同,他受王立军事件的牵扯,不仅在于王局长对其贪腐和枉法的知情,而且,还在于他试图夺权的行动计划的外泄,更在于环绕他的一批死党人心的溃败,试想,对他死心效力的王彪子落得了这个下场,谁还能再为其卖命呢?所以,多张会议照片显示,他的自信心已经崩溃了,但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江泽民,李鹏,李岚清,李铁映等前朝官员,以及围绕他们的秘书班子,虽然,胡温未必心里喜欢这些垂帘听政的老人,但是,官场上毕竟讲面子,只要薄熙来能求动他们,确实是最后一根稻草。

于是,薄熙来以感冒发烧咳漱为由向令计划请假,身体有病不能不批,但一方面示宽恩准,以证明集体领导,恩威并重;一方面暗中有多个眼线跟踪,但薄熙来顾不了这些官场规矩,他也乐于胡锦涛和其他政治局委员知情,很快,他成功地游说了江泽民,李鹏,李铁映和李岚清等人,江泽民1999年去大连,薄熙来第一次公开挂出他的画像,这个人情得还;上个世纪,王立军铁岭打黑,为李鹏报仇,这个人情也得还;80年代末期,李鹏的后人在大连搞华能电厂,薄熙来给足了钱财,这人情也别忘了;去年,李岚清以卖字画篆刻而去重庆,薄熙来下令,重庆众多富豪,国企老总抢购,李岚清赚了1000万,这人情得还;90年代中期,李铁映的瘸腿儿子在大连炒房地产,搞金生企业有限公司,赚了十个亿,这人情也得还,还不包括薄熙来收买这些领导秘书,司机,保镖的钱呢。

因此,趁着政治局委员都在会上困住之时,薄熙来纵横上下,使出吃奶的劲,跑出一头汗,在谷开来的苦心安排下,动员了几乎所有的中南海高层,一大批原领导人帮忙说情,胡锦涛终于答应王立军事件“个案”处理了,但王局长私闯美领馆定性是“叛党叛国”无庸置疑,薄熙来舍卒保将,舍人保己,从来不在乎他人的安危,正符合他一惯的自私自利的思想性格,3月8日,他打了一针强心剂,第二天像变了一个人,原先搭拉着的脑袋又抬了起来,高调出席记者会,除了说谎,吹牛,就是“逼宫”,因为江泽民等人力挺他,胡锦涛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如同90年代,有难就回京找爸爸一样,现在,死去活来的江泽民成了他爹!所不同的是,以前,薄熙来可以躺在地上打滚,如今,必得低三下四说小话,还得挤出几滴鳄鱼的眼泪。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证实,3月8日,薄熙来除了搞定江泽民等人外,还令秘书班子草拟了答记者问的文字材料,此前,重庆外宣办已调查摸底了记者所感兴趣的问题,每一题都事先瞄准了人头,想好了台词,并作了两次现场模拟演练,还制定了应急预案,重庆外宣办领导,还委派一些人,盯住了一些调皮捣蛋的记者,设计了预防他们进入主会场的行动方案,薄熙来亲自听取了汇报,并下达了谁出事谁下岗的死令,于是,3月9日的大戏就上演了,人们所看到的强势,镇定态度是虚假的,是江泽民叫他嘴硬的,但江泽民还剩一口气,自己啥时闭上眼睛还说不定呢,所以,没人给薄熙来以长久的支持。所以,王闵说,辽宁铁岭公安局贪腐案不涉及王立军;四川说,包围美领馆的事与己无关;汪洋说,问我王立军的事是找错了对象,这都等于说,薄熙来和王立军反目为仇是必然的,他们不想趟脏水,更不想加入保护薄熙来的行列,因为他的后台已成为朝不保夕的老朽。

在我看来,记者们听到的薄熙来谎言,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绝唱,虽然,内容字正腔圆,信誓旦旦,但只要深思熟虑,就恍然大悟:他说中纪委没查他,怎么贺国强不表态?他说,胡锦涛会去重庆的,他能命令上级吗?他说,儿子没有法拉利房车,美国法律对名誉侵权有严格界定和惩罚条款的,谷律师是学《国际法》的,为什么不敢告?如没充足的证据,《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敢造假?说没有“任何财产”,等于说自己没有工作和正常收入,说不知道李俊为何人,等于说自己不懂英文,为何动辄冒出一两个英语单词?说自己“失察”,等于说,责任全在王立军,但2008年,是谁把他空降重庆的?2011年,是谁力荐他当上副市长的?2012年2月2日,又是谁,说他“立场坚定”的?2月7日,又是谁,说他“休假式治疗”的?正如律师李庄判刑之前,薄熙来说,判他“不值得奇怪”,但2011年,第二季加罪失败,他又说不知情,“问了一下,依法办事”。。。。。。
   总之,薄熙来的谎言已成了中共官场的逗笑的风景线,扯断了不要紧,反正线很多,断了再续,真看得人眼花缭乱,但是,“二次文革”却使许多重庆人的生命线断了,希望线断了,既使江泽民,李鹏等人保他,中共为了统治大船不沉,也必得遗弃他,就像他抛弃王立军一样。


2012年3月12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