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16-02-2013 16:26:21
查看人数:(1853)

 

由张德江取代薄熙来,重庆市委领导班子发生戏剧性变化,对李俊是一件欢心鼓舞的消息,但近日他才获悉,上个月的24日,也就是在薄熙来倒台之前,重庆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经驳回李修武,台式华等人的上诉,尽管赵长青担任了李修武的辩护律师,但维持原判的结果已经生效,李俊说,没想到薄熙来使出了杀手锏,把原本应公开的刑事案件当成“国家机密”隐藏,并不惜破坏现有的法律程序和条文,他为此感到震惊和愤怒。
据李俊披露,去年9月27日,其兄李修武等人的案件,在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开庭审理,去年12月9日下达判决书,做出了一审宣判,李修武被判了有期徒刑18年,其他人也刑期不等,他们大都不服,提出了上诉,但实际上,此前,重庆的两级法院,已经在薄熙来的指示下,由王立军,李剑铭等人,召集所谓“三长”{公安,检察,法院}研究定调,不仅要把李家兄弟打成黑老大,31个亲友要全部坐牢,而且,还要没收追缴多达45亿的财产。李俊说,这种未审先议,主观拟定的做法,体现了薄熙来的长官意志,是对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的践踏。
李修武案所依据的事实,重庆沙坪坝区法院的判决结果与李家兄弟的说辞,完全不同,每一个细节都有必要进一步厘清,但在我看来,不论二审是什么结果,都应当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第一时间把判决书送到家属和被定罪的犯人手中,但李俊说,二审没有开庭,是阅卷式的走过场,并威胁律师不得告知家属,所以,虽然2月24日,法院把判决书给了辩护律师,但30多人的家属都没有及时获悉结果,二审维持原判成了销声匿迹的“国家机密”,李俊才刚刚得到消息,为此令其郁闷而震惊。

李俊说,薄熙来知道自己大势不妙,要在垮台之前,把李修武案办成所谓“铁案”,但他在海外喊冤之后,国际舆论引起关注,使一切都在公众的视野里操作,这让薄熙来和王立军等人深感恐慌,在他们的精心策划操控下,不仅故意把一个涉及45亿的民企案件,限定在沙坪坝区法院审理,而且,还威胁家人不能公开提出异议,甚至绑架和威胁律师不能透露二审结果,这是公开地践踏刑事诉讼法,李俊说,我们花钱聘请的律师,却与官方秘密合作,把二审的判决书当成“国家机密”隐藏,这暴露了薄熙来的软肋:李修武等人的案件是一起利用公权力抢夺民企的惊天大案,薄熙来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李俊说,灭亡前的薄熙来,不仅给50多位参与辩护的律师,施加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而且也使“刑法泰斗”赵长青保持了沉默,与重庆以往对待其它600个所谓的涉黑案件高调宣传不同,对李修武案则低调处理,妄图蒙混过关,一方面让蒙受冤屈的其兄李修武等人坐牢封口,一方面竭尽全力抢夺多达45亿的“大蛋糕”,因此,3月6日,由重庆公安局委派的一个评估和审计小组,已经进驻俊峰企业集团,正在窥视李俊20多年辛勤劳动的成果,原先的凝结其心血的两个楼盘,名义上是他的侄子李占魁在管理,但实际上受到公安局的操控,办案人员像对待木偶戏一样,把民企把玩在股掌之中,也许“迈瑞公司”不再展开所谓的“吞鲨行动”,但民企被国企吃掉或走过场式的拍卖,似乎已成定局。

另据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上述法院是以被告人的口供为依据的,比如,31个嫌犯大都声称,受到程度不同的刑讯逼供,王立军说,办案打死人,他给做主,所以,为了完成包装,拼凑“黑社会”的任务,重庆公安局不惜任何代价,无所不用其极,拿金怀来说,他在去年9月27日的庭审上表示,专案人员强迫他认罪,两天三夜不让他休息和吃饭喝水,叫他必须在三分钟内看完20多页的口供,而这些又是专案人员自己写的,如不从,就拳打脚踢,他无奈就违心顺从,实际上他不承认有罪。

多名嫌犯都在沙坪坝区法院的庭审中,公开指控一个姓王的公安支队长,带头对嫌犯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行为,金怀说,你们搞的都是假口供,而王却说,我们要的就是假的。对此,沙坪坝区公安局副局长刘克勤的解释是,我们站得角度不一样。据悉,50多名律师,包括重庆金明律师所的赵长青,李林,成都篇章律师所的文闻,谭少群等人都目击了庭审经过,聆听了以上血和泪的控诉,但被割喉的重庆官方媒体一字不提。如果家人或律师求助于海外媒体,又被戴上“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的大帽子。所以,重庆的“二次文革”万马齐喑。对此,俊峰企业的员工和李家兄弟决定展开维权行动,不惜生命要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
李俊说,薄熙来和王立军搞得“唱红打黑”就是“二次文革”,他们摧毁了邓小平恩赐我的45亿的财产,还把我31口家人打成“黑社会”,逼得我流亡海外,此情何堪?以前,我上缴了数以亿计的税款,还资助湖北农村200多万元修路,我和成都军区多年来情同手足,合作良好,但一夜间全完了,2000名职工只剩下200人,原本抢手的“龙凤云州”和“香格里拉”楼盘成了一个滥摊子,真是一个现代版的窦娥冤案,现在,薄熙来倒了,王立军跑了,张德江履新,他完全拥护中央这一英明决定,请求他能关注此案,还民企一个公道。

2012年3月16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