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10-01-2013 02:55:33
查看人数:(3299)

 

重庆政坛这几天真是好戏连台,目不暇接,不仅薄熙来被断然免职,张德江山城履新,而且熟悉公安业务的反恐专家,青海省官员何挺空降重庆,由当地媒体一系列报道得知,张德江已经奋力出手,精密布局,以何挺牵头,摆开了调查打黑“黑打”积累的所有冤假错案的架式,看来中南海高层已做出决策,必须查清薄熙来和王立军徇私枉法的事实,那些蒙受冤屈的人们将获得平反,利用官媒忽悠老百姓的薄熙来和王立军的真实面目将彻底暴露。


据海外媒体报道,重庆市人大常委近日开会决策,正式免去了王立军副市长、市公安局长职务,上述职务由何挺接任。重庆公安局院内原有王立军照片、题字、语录等全部撤去,包括前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题字也一夜消失。王立军在重庆公安局安插的众多亲信死党被拘查。重庆市渝北区原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王鹏飞,因涉嫌为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提供车辆等多个原因,现已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一月有余,此外,此前紧跟薄熙来的重庆南岸区委书记夏泽良和市委副秘书长吴文康被调查的消息,已在近日被《经济观察网》等所证实。尽管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还在区级两会上,为薄熙来讲话,但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的势力遭到全面清洗,已是定局。我认为,这些巨变是一个积极的象征,自我感觉良好的薄熙来没想到四年苦心经营,欲步步高升,扬名后世,却一瞬间遗臭万年,树倒猢狲散。

现在的问题是,那些被薄熙来王立军包装和拼凑的黑社会,怎么办?要不要甄别?要不要平反?哪些是孤立的刑事案件,哪些是无罪判有罪的,哪些是轻罪判重罪的,哪些罚没追缴的民企财产应当退回?等等,张德江和何挺等人都面临考验。这时,我想到中新网2月18日的报道显示,重庆市江津区原区委书记关海祥已出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如今回想,此人虽为李克强的部下,但人事任命却是薄熙来提议的,正如邰展出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一职一样,薄熙来是在岌岌可危之时尽施的障眼法,其目的显示江泽民和李克强等都在力挺他,这一自作聪明的举动最终并未挽救他垮台的命运。

难怪关书记上任后依然声称打黑,据中新网2月17日晚间报道,重庆市公安局当天召开2012专项打击整治行动春季攻势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关海祥在会上表示,全市公安民警要坚定维护治安稳定的决心,确保防控体系不变,打击力度不减,始终保持对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确保社会治安大局持续平稳。这一表述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总体的形势在近日才趋于明朗,何挺有备而来,关海祥不懂公安业务,而何局长才是掌握大权更合适的人选,这不仅是因为50岁的何挺,曾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也是强力抵制打黑运动化的刑法泰斗赵长青的弟子,拥有法学博士学位,而且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他曾任公安部反恐局长、刑侦局长,调重庆前为青海副省长兼公安厅长。毫无疑问,他出手深入调查以往的案件会比较顺利。

更为重要的是,他早就对王立军没有好感,据报道,重庆市公安局内部网页,近日有关王立军信息均被彻底删除,市公安局大院内王立军的照片被揭下,院内原有的两道气势磅礡的“毛泽东诗词墙”,墙上各有一只展翅腾飞的雄鹰雕像,那是按王立军指示所立,目前已被取走;市公安经侦总队院内刻有王立军题词的“剑”和“盾”两字的石雕已被铲掉;王题写“点点滴滴百姓利益,举手之间人命关天”语录也被抹去。这一系列情节清晰表明张德江和何挺等人爱憎分明,大刀阔斧,毫不掩饰对薄王两人的厌恶和嘲讽。而张德江代表的是中南海领导集体对重庆的意见。


有报道说,薄熙来还保留政治局委员的官职,甚至有人还说他的政治生命刚刚开始,实际上,中南海高层已达成共识,对他的处理只不过是在走程序,他不仅仅是党籍要不要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了贪腐,枉法和谋杀的刑事案件,所以,谁也保不了他,这一点可以从履新的张德江,何挺等人的果决举止中看出:虽然,薄熙来仍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但重庆公安经侦总队楼内原先挂着薄熙来写的“镇得住坏人、帮得了百姓、管得住自己”大字,也被其无情地撤去。曾吸引众人士参观,不少中共高官也竟相捧场的重庆市公安局“打黑”实物展览,一夜之间全部撤除。这说明他们认为,薄熙来和王立军才是最坏的人,常规性执法不必炫耀,中国拒绝走“二次文革”的回头路,薄熙来的搞得红色恐怖一去不复返了。


但是,薄熙来的一些死党还在做着白日梦,仿佛“薄泽东”有毛泽东的权威,能依靠某些军内和武警或警察队伍中的支持者而力挽狂澜,他们忘了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绝不会允许地方官员犯上作乱,胡习连手牢牢地掌控了军权,武警和警察都不会盲从,小规模的动荡不会影响大局的稳定,何况薄熙来搞得那一套阶级斗争理论早就被丢在历史的垃圾箱了,根本鼓动不起民意民心,连一个市级的公安局长都笼络不了,还想政变呢,真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张德江下一步清洗王立军的旧部势在必行。据报道,重庆公安一批与王关系密切的警官相继被调查,包括他专门从东北调来的重庆公安副局长郭维国、渝北区公安分局长王鹏飞,等人。消息指出,王立军在重庆公安系统安插提拔的死党多达数十人,这些人狼狈为奸,枉法追诉,曾砸烂了公检法,建立“打黑基地”,编造拼凑了600多个黑社会,过去是被王封官许愿,现在是相继被扣查,真是冰火两重天。要我说,单凭制造了李俊案这一件事,就应当把郭维国立即拘捕,因为他下令在14个月当中两次抓捕同一个人,全凭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喜怒哀乐,不仅使李俊,李修武兄弟亲友31人蒙受冤屈,而且使成都军区牵扯其中,此案给国家,军队和民企声誉造成了重大损失,该当何罪?


不过,平反冤假错案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首先,重庆应当恢复公检法司的正常运作程序,而检察院拨乱反正是当务之急,看来,成竹在胸的张德江正在加紧布局,3月23日上午,重庆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一批检察院系统官员的任免决定。其中,唯薄熙来马首是瞻的女检察官么宁被免职,梁田任副检察长尤为引人注目。如此大规模地任命区县一级的检察长,重庆历史上仅见,显然,这是为下一启动检察程序,平反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做准备。

另据法制网北京3月23日报道,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近日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另案处理”案件专项检查活动的工作方案》,决定于今年3月至10月对2011年全国检察机关受理的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移送审查起诉案件中涉及“另案处理”(含“在逃”)的案件进行专项检查。在笔者看来,这一步置与重庆也有关系,王立军打黑“黑打”运动化,已造成3,7万人跑路,想必都是“另案处理”。如不及时甄别和撤销错发的通缉令,将使文革式的恐慌情绪蔓延,影响社会的稳定。无疑地,像李俊这样的民企老板,重庆公安局由王立军亲自签发的通缉令应当立即撤销,他应当安全地返回家乡。


在我看来,何挺出场,仅仅是张德江拉开的一种值得期待的姿态,实质内容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为了鼓舞人心,显示司法的尊严,应先从知名度较高的李庄案,李俊案,高应朴案,彭治民案等入手,进行深刻的复查,该纠正的应当立即纠正,并经海内外媒体直击报道,尤其是震动一时的3,19枪击案和爱丁堡枪击案,是否像王立军“双起说”吓傻了的重庆媒体所言那样,证明“打黑”势在必行,也必须彻底查清,给人民一个透明的交待。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显然,张德江的开局相当不错,但是,由于薄熙来全面摧毁了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给重庆带来的经济成果,颠覆了公检法正常的工作程序,动摇了民企对政府的信心,要解决遗留的历史问题,任重而道远,且牵一发而动全身,故张德江先不必性急,依本人愚见,应发扬1995年吉林延边州图门江下游开发的胆识谋略,先把重庆经济工作搞好,黄奇帆是一个风派,但也是一位经济专家,要用其所长,避其所短,继续发挥他的作用,同时再抓住一两个“黑打”的典型案件,大胆地实事求是地改正,并通过媒体把真相告诉老百姓,只要揭穿了红色谎言,薄熙来的神话就破灭了!估计薄熙来将在今秋的中共18大上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明年他会判以重刑。


2012年3月25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
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4月号首发}

薄熙来的《爱财说》
姜维平

在海外媒体铺天盖地的围剿中,灰头土脸,颜面丢尽的薄熙来消失了几天,又在2月17日露面了,这时,他以前在大连的一批死党,像惊弓之鸟一样,又松了一口气,究其何因,还不是因为贪腐?只要他不倒,那批小兄弟就有靠山和希望,辽宁省的书记王珉和大连市委书记唐军就不敢对其下手,而薄熙来深知自己的软肋是什么,也是贪腐,故此,借会见来访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苏辉若之机,鼓吹《爱莲说》,以示清白,以求自保。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双方就加强重庆与越南的合作进行了交流。苏辉若给了重庆高度评价。他说,重庆是中国西部的中心城市,此次重庆之行,令我们越南的同志收获良多、感悟良多。在薄熙来书记的领导下,重庆经济快速崛起,近年来GDP年均增长15%以上,是全世界最快的发展速度之一;民生得以有效改善,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各个领域成就斐然,十分了不起。越南也有句老话,“百闻不如一见”,对于重庆取得的成就,我们衷心祝贺,深表钦佩。

看来,这项可能去年就准备好的访问日程,没有受到“王立军叛逃事件”的影响,像对待加拿大总理哈珀一样,薄熙来还得在倒台之前,走走最后的过场,他一是要装得轻松自如,显示自己稳坐钓鱼船,管你王立军休假式治疗时间有多长,反正我还是封疆大吏;二是借用苏辉若的嘴,为自己辩护,用古人的《爱莲说》,证明自己的廉洁奉公,反正苏书记也不懂文言文,也不知道刘禹锡的详情,更不知道薄熙来的贪腐事实。薄熙来操控下的媒体虚构的清官,既骗了愚民,又玩了越南官员。

报道转述苏辉若的话说,此次访问,党建工作是我们重点考察的内容。薄熙来书记刚才介绍中国的《爱莲说》,形容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寓意党员干部要清正、廉洁。还说,无论外部环境多复杂,有多少诱惑,都要艰苦朴素,谦虚谨慎,这些话对做好干部工作很有启发。恰好越南有首歌里也提到:“莲花虽从淤泥而出,却没有什么花比她更美丽,”可谓,不谋而合。

以前,我多次讲过薄熙来是个大贪官,并出版了《薄熙来传》一书,其中的一篇7万字的有关薄熙来的文章,所揭示的贪腐问题,仅是冰山一角,但有一张照片显示,正当他多次宣称谷开来激流勇退,并声明早在十多年前,律师所就关门之时,展示在读者面前,人们可以看到,我用傻瓜相机拍摄的照片,还留着准确的年月日,它成了粉碎薄熙来谎言的有力证据,在即将问世的拙作《活人墓----狱中回忆录》一书中,会有进一步的描述,它足以证明:薄熙来不仅本人大肆索贿受贿,而且,谷开来敛财有方,薄熙来的哥兄弟也如狼似虎,背靠大树,大肆贪腐,他的秘书,司机,情妇,朋友,无不借机争先恐后地贪污受贿,每人都是情节恶劣,数额惊人。

但是,自己带头贪腐,不影响薄熙唱高调,纵观他任职几十年的经历,每一次表面上大肆倡廉的时候,都是他及其家人聚敛财富的佳机,不论是在大连,在沈阳,在北京,还是如今在重庆,无不如此,只是过去是赤裸裸地“贪”和“抢”,现在则是“送”和“骗”,“送”是送人情,“骗”是骗媒体,他把重庆的大生意,大项目,都给了京城的权贵和“大连帮”的老板,这都是散发着铜臭的利益交换,以前,有薄一波保护,现在,有利益集团遮掩,所以,他不太在乎,因为中国自古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薄熙来深知也!何况,王立军把举报材料存在美领馆,薄熙来也把对手的贪腐证据放在瓜瓜的手里,说不定基辛格也留了副本。

所以,他长袖善舞,“厚黑”无忌,说得比长唱得还好听,他知道布景和道具是体制,只要它在,还得大唱,唱破了嗓子也没事,他说,党的建设和干部作风,对一个地区的发展至关重要。这些年来,中共重庆市委按中央要求,积极探索,并逐步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我们要求党员干部深入基层,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还实行“三项制度”,组织干部“大下访”,倾听群众呼声,解决实际问题。我们党的根本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绝不能脱离群众,必须时刻想着群众,多办实事。

可是,薄熙来心里想得真是群众吗?如果真想了,会花费上亿元在重庆奥体中心“唱红”吗?会动用70多辆警车和装甲车去围困美领馆吗?会让奉节县的小学生每天往返步行八小时上学吗?会送两个儿子去英美读书吗?仔细计算一下,光2月7日,重庆警察云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争抢王立军这一件事,国家要花费多少钱啊,当重庆的农妇连有病都没钱治等死,自己切开腹部之时,薄熙来一手种植银杏树,赶印《红色经典》,一手在展示刘禹锡的《爱莲说》,还哼着古句“出污泥而不染”呢,一点都不脸红,一个人“厚黑”无耻至极,叫别人怎么说呢?

其实,薄熙来从来都在贪腐的污泥之中,不能自拔,从金县的高档宾馆,到金石滩的紫阳楼;从金石高尔夫俱乐部,到大连饭店,薄熙来及其家人,每天都过着纸醉金迷的花天酒地的生活,从谷开来身边穿黑色西服的男助手,到薄瓜瓜在哈佛的美籍保镖;从薄熙来与众多女影星,女名模,女球星,女记者的私情纠葛,到不离左右的谷律师的男同事程毅君,他们的家人亲友,等等,都尽显物质生活的奢华和排场,精神生活的贪婪与虚伪,这和《爱莲说》岂可同日而语?

我看,搞一篇《爱财说》更切合薄家的实际,由于薄熙来贪腐带动了他身边人的巨额的“贪腐产业”,他提拔的副市长刘长德主管城建多年,不仅从国营的大出公司的董事长林某手里大肆索贿受贿,而且,两个儿子都办了公司,一个搞装修修,一个卖建筑材料,每年都赢利千万,他的秘书韩某,也肆无忌惮地吃拿卡要,办事受贿数千万,刘长德还在营城子镇大黑石村拥有多套别墅,包养情妇多人,生活奢糜,臭名远扬。人称“刘老爷”。

薄熙来的秘书吴文康更是一个大贪官,不论是多年给薄当政治秘书,还是在市政府口岸委当副主任,都以权谋私,其伙同李铁映的儿子李力践倒卖地皮,介绍项目,联系贷款,私放犯人,从中渔利上亿元,他的哥哥吴某,常年在大连嘉信国际酒店包房,依靠吴文康牵线搭桥,专门做酒店用品生意,其几乎囊括了大连五星级酒店用品的全部大买卖。


另一秘书车克民更是贪得无厌,他在金州湾里乡大搞房地产,也发了大财,而且,把联系商人结识薄市长当成明码实价的生意,中介服务,大肆敛财,官场无人不知。他还通过办事到处骗钱骗色,连老婆都和他离了婚,与其划清界限,他主管的安全局在上个世纪变成了“贪腐局”,下属官员,多有贪腐,安全局长万国涛,处长王富选,郑义强,彭东辉等人,一方面利用现代化手段打击政敌,制造冤案;一方面趁机掠夺犯罪嫌疑人的私人财产,连我太太给我买的一千余元的药品也贪污私用,我获释前,还强行从我的长城卡划走了人民币五万元。

薄熙来的一个兄弟薄熙永,又名李其明,利用薄熙来的招牌,参与光大集团的生意,和大连民企宏孚企业集团搞房地产开发,也从中渔利,并在温哥华有大笔投资生意和产业,薄熙来太太谷开来的男秘程毅君在美国,上海都依靠薄熙来的权势赚大钱,其在大连柏丽大厦6楼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才5万元,但1998年的利润就一亿七千万,他还以大连“荣誉市民”,政协委员的名义,公开接受薄熙来的嘉奖,组织了“21世纪大连建设成就展”,既赚足了大连人的钱,又骗取了好名声。

这还不算,薄熙来的情妇,大连著名服装模特于某,还在大连金石滩筹建了服装模特学校,由市政府每年拨款600多万,搞教学和公关,这还不过瘾,管委会主任王传志还一度把政府办公楼倒给于某办学校,群众说,什么服装模特学校?还不是给薄熙来选美用的,那几年,薄熙来用这些美女如云的“肉弹”,打倒了不少中南海高官。

试问,这不都是事实吗?这和古人讲的《爱莲说》可是充满着矛盾啊,刘长德,吴文康,谷开来,薄瓜瓜,李其明,于模特,程毅君,车克民等人,都做到了“出污泥而不染”吗?别丢人显眼了!薄熙来不提《爱莲说》也罢,可能时间久了,过去他上述这些贪腐的故事,大连人也就慢慢地淡忘了,随着他退出政治舞台,大概罪证也就消失了,但是,如今,伴随着王立军事件的冲击波,人们正盯着他呢,他的文秘们又给他上了“眼药”,把《爱莲说》找出来让他背书,本意是以示如莲清白,但又唤醒记忆,弄巧成拙,这就是骗子的“大智慧”,不是脑残,也是横碌敬二。

要我说,薄熙来用自己多年从政的经历,撰写了一篇《爱财说》,而不是《爱莲说》,假如他下一步不“双规”,并不能说明他不贪腐,也不说明其证据不足,而是他具有贪腐的“大智慧”:早早地让老婆孩子把钱财转移了海外,还把政敌的把柄材料也妥善安排,所以,王立军既是他的高徒,也是他的仇敌,他们都是依靠没有监督和制约的制度,发家致富,都是利用没有底线的卑劣手段,被制度所荫护,不过,他的名声已经彻底地臭了,像《爱莲说》里描写的淤泥一样。


于是,我模仿《爱莲说》,写一短文,以《爱财说》为题,赠送薄熙来:官场贪腐之风,可追者甚蕃:渝薄熙来独爱财,自金县以来,世人多责焉。薄善谎言之出恶臭而不宣,“大智慧”而寡廉;欺上瞒下,家人尽贪;富可敌国,虚名远传,可远议不可刑之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皮之厚,世界鲜有闻,薄爱财,胜其者何人?谎言之甚,迷惑众乎!


2012年2月19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