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17-02-2013 19:36:57
查看人数:(1788)

 

如果明日合肥中法的庭审,能够传讯薄熙来,就会打破目前的僵局,一方面彰显以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又足以抵消政敌的猜疑,和社会上毛左派的流言蜚语,实际上没几个人相信薄熙来不知情,像海伍德这样的薄瓜瓜的英籍老师和密友,一举一动都牵扯父母的爱心,如是死亡威胁。薄家不可能不深思熟虑,从容应对,而幕后的黑手,必是薄本人无疑,只不过他习惯于父辈荫蔽下的猖狂,惯于说谎,把自己的能力估计太高,否则怎么会使王局夜奔美领馆?
 

问题的关键是,在确定自身死刑的可能性之前,谷开来会坦白多少,张晓军及其他涉案公安警员知情多少,谷为了保薄也许会守口如瓶,但假如一审是立即处死,而不是死缓,那么,形势大变,她求自保,必得疯狂地咬出他人,即,可能讲出薄熙来指使她杀人的惊人内情,或者至少检举揭发更高层次的中共领导人的问题,也会坦白自己的贪腐和枉法的罪恶,这就给庭审指引了前进的方向,这当然正中下怀,当胡温习李按部就班地接交权力,正为一些重要角色讨价还价之时,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等人,正在戴着索链跳舞,希望蹦出死神的魔掌。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喜剧,当文强死前,薄派王局单独与其约谈,拿到了黑材料的时候,薄得意洋洋,仿佛是最好的护身符,但他忘了执法的行规是,一个公安人员是不能单独会见文强的,他在足显薄式权谋的同时,也失去了大多数同僚的信心,更为自身埋下了定时炸弹,现在,这个炸弹在4月10日就响了,但薄尚未被刑拘,随后人们看到的是,他当初怎样玩弄别人,反过来人家也以他为师,不过,胡温比他还讲一点规则,最起码还异地审理案件,没像文强那样11个月一根棍插到底,还允许谷开来的亲友旁听,也没把薄瓜瓜当文珈昊,何况谷开来杀人案,不仅符合她的一惯的思想性格,也有王局提供的证据强力支持。
 

假如张晓军和谷开来都指控薄,或者,王立军,王鹏飞,李阳和王智都众口一词地证实薄知情,那么,巧言善辩的“薄骗子”,还如何表演呢?他的狡猾抵赖能被合肥中法的法官认同吗?法庭是要看证据的,人证,书证,物证都俱在,薄熙来怎能脱身?有人说,谷会为了保薄是会献身的,但如果专案组人员把薄包养情妇的证据展示在谷的眼前,她作为一个妻子,会不会与薄反目为仇?这不是我的坏点子,这是专案人员的老手法,当年慕绥新的太太贾桂娥不就是中计了吗?王立军对文夫人也使了这一损招。何况,大多数的情况下,“夫妻本是同枝鸟,大难来临各自飞”啊。谷开来是一个忠实于薄的太太吗?人们见了法国建筑师多维尔就知道一切了,既然这群人渣,是一个互相利用的经济利益的结合体,当灾难突降之时,就原形毕露了。
 

因此,别安抚保薄派吧,像胡锦涛这样办事小心谨慎的人,像习近平这样宽容大度的人,一旦联起手来,痛下决心力阻薄熙来,并且选择安徽法院开审,想见必得把此案做实,做好,否则前功尽弃,后患无穷,除非有突发事件,才会自打耳光。谷开来是杀人案,薄熙来是贪腐案,王立军是叛国案,三案齐发,高潮迭起,惊心动魄,谷开来一审死刑,二审因立功而改判死缓,薄熙来最终死刑,张晓军和王立军是死缓或无期,才是顺理成章,彰显公平与正义,不论如何,这三个案件,密不可分,相互弥补,都透露了中南海高层的共识,像以前那样打打杀杀,动辄抓押的老办法已经过时了,“薄泽东”取代不了毛泽东,“老毛头”再生也得求变啊,所以,不是庭审要不要定罪的小问题,也不是该不该杀的问题,而是三审过后,要不要制度创新的大问题,合肥庭审只是巨变的开始,但它的伟大意义在于:审判江青标志一次文革的结束,而开审谷开来,是标志二次文革的流产,不搞政改,还会有新的文革回潮,不知道下一个悲剧的主角是谁,我相信,习近平会三思而后行的。
2012年8月8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