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庭审看谷开来

17-02-2013 19:34:58
查看人数:(1870)

 

从昨日合肥中法显示的庭审视屏看,谷开来和张晓军都不是羁押在一般的看守所里,而是受到了特殊的优待,第一,出庭时他们都没穿囚服,我们坐过牢的人,叫它“小马甲”;第二,张没有剃光头,女性一般不像男性那样全部剃光,但也留发极少,谷开来的发型基本上没变;第三,谷开来的动作神情一如既往,只是虚胖了一些,并未显得苍老;这说明她没有身患外界传说的神经病;尤其是身穿以前偏爱的职业装,似乎在提示别人,她当过律师:懂法,你们别蒙我。她的神智非常清醒。

因此,从肢体语言可以看出,第一,她已经享有了高干家属的特权,没有受到明显的虐待,较之他先生当政时酷刑对待他人,呈天地之差,这一点读者可以比对文强,王紫綺,樊奇航等人的情况,做出自己的判断,面对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庭审,我想到的问题是,昨日的贵妇人,何以成为杀人犯的?无疑地,谷开来与张小军是合谋杀人,杀得还是自家的恩人,手段,情节,结果,社会危害都非常惨忍和严重,属于不判死刑不足以平民愤的典型案例,所以,除了有重大立功表现之外,没有酌情从宽处理的余地,如果她被判死刑,我认为,是薄一波和薄熙来所享有的不受约束的权力,多年来一点点地杀死她的。
 

一个由贵妇人演变到杀人犯的过程,相当漫长,早在80年代后期,我见到她的第一印象,就觉得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非凡的女人,她对宣传部及其属下单位一些人事的干预,和大肆索贿的情节,足以表明他与薄熙来是天生贪腐的一对,一个捞钱,一个捞权,权钱交易,必倒无疑,但上有薄一波遮掩,下有薄熙来高压,她一切都做的肆无忌惮,所以,杀死海伍德不足为奇,当王益被判刑之后,薄谷意识到了危险,一方面标新立异尽情表演,一方面要对知情者灭口,她的杀人动机非常明显,所言“儿子受到威胁”不过是借口,而指使他们行凶的应当是薄熙来。
 

不知道新闻稿中所言她的“重大立功表现”,是什么,是揭发薄熙来或身后更多的人和事吗?据我所知,她常年行走在地方和中央的权贵之家中间,行贿受贿,牵扯到江泽民,李鹏等许多高官,但胡锦涛为了稳定大局,不一定能都查吧,而力阻薄熙来入常,已是石破天惊,可以回想,1999年,大连站前综合治理办公室的人员打死人,彭勇毅作为领导一点事没有,整个案子被薄熙来给大事化小了,小事化了,彭说,薄市长不会不保我,我们每年罚没款2000多万,都没发票,全给了薄市长,被他进京送礼了,我最知情,他敢动我吗?那么,单凭这一项,可以推断,谷开来知道多少秘密,因此,她的律师以其检举揭发他人的情节,求其死缓,有点道理,但她是主犯,不杀她而灭张晓军,能不引起轩然大波?
 

海外有报道说,谷开来、张晓军在中国境内,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对一位英国公民公然进行谋杀,这种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谋杀行为,其主观故意性极深,犯罪动机及其卑劣,犯罪手段及其残忍,造成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社会影响及其恶劣,属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惩处范畴。我认同这种观点,但中国还不是一个健全的司法独立的国家,怎么判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此前,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曾经表示,中国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践踏。不论涉及到谁,只要触犯法律,都将依法处理,决不姑息。现在,到了检验真伪的时候了。我们等着看吧。


2012年8月9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记者博客8月10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