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17-02-2013 19:32:15
查看人数:(1971)

 

安徽师大历史系的大学生赵象察接着写到,2.作案预谋阶段:谷首先与王立军预谋,欲诬陷尼尔从事贩毒活动(此时尼尔在北京),将其诱至重庆,再借抓捕贩毒拒捕为借口,将尼尔当场击毙。借此除掉尼尔。王立军事先参与预谋,但后可能因为害怕风险等原因,不愿意继续参与除掉尼尔的行动。谷便转念由自己亲自下手,便通过重庆的黑道人物,借口自己做实验,弄到了毒杀尼尔的“三步倒”毒狗药。为谷提供毒药的七名人员,后因涉嫌贩毒被捕。
就谷和王两人的一贯思想性格来看,结合重庆2007年至薄倒台前发生的案例,特别是600个黑社会的包装情况,可以相信这一细节,假如薄瓜瓜被软禁是真的,谷之所以不敢报案是担心媒体炒作,进而知道他们家族的海外资产和生意秘密,他们只好求助于重庆公安,而王立军是重要的谋士和打手,我认为王立军事先参与预谋,后改变主意,可能有几个原因,一是他出身草根阶层,当过士兵和知青,做人还有点原则和底线,不忍心那么干;二是中南海高层有胡温等政敌一直在紧紧地盯着他们,他不想授人以柄;第三,海伍德是英国商人,而且是与官场的上层圈子走得很近的外国人,既是中国通,又了商务通,过于敏感,他心有余悸。故此,海外有报道说,过春节时,王局长去薄熙来府上拜年遭拒,应当与此变故有关。
   
赵象察在这段叙述之后,介绍了本案另一位被告人张晓军的简况,应当可信,他说,张晓军系退伍军人,79年10月22日生。曾担任谷父亲谷景生将军的贴身勤务人员,自05年起(04年谷景生去世),为薄熙来及谷开来一家服务,主要负责与薄瓜瓜的联系和保护薄瓜瓜的安全。以前网上很多报道都说张是薄一波生前的勤务兵,看来是误传,这回得到了令人信服的纠正。
 

赵说,3.作案准备阶段:2011年11月10日(记忆不确切),张晓军受谷开来指派,前往北京,邀约尼尔来重庆。将尼尔安置在山南度假酒店别墅内。此时张晓军并不知道谷开来预谋毒杀尼尔一事。13日下午,谷开来将自己预谋毒杀尼尔之事与王立军商议。商议具体内容不详。当日晚尼尔与谷开来相约共进晚餐。晚餐后,谷开来指使其司机王浩(音)购买皇家礼炮威士忌一瓶。自己配置小玻璃瓶装毒药水溶液一瓶(根据供述不同,有两瓶、三瓶、四瓶之说),交与张晓军,并告知其为氰化物毒药,张晓军内心并不愿意协同作案,但由于自己与谷家的关系,参与了协同作案。当日晚11点左右,谷与司机王浩(对案件不知情)、及另一名薄家勤务人员(记不清了)乘坐一辆车,王晓军自己开一辆车,前往尼尔所住别墅。
 

这一段话提示我们几点,一,谷开来夸大了海伍德与薄瓜瓜的矛盾,因为如果达到软禁他的程度,就全部撕破了脸皮,海伍德绝对不会再来重庆,谷也就找不到下毒的机会,所以,为了求得法官同情,谷编造和渲染了海伍德威胁他们的情节,可能他们只是争吵失和与讨价还价,依我对薄家的了解,他们多年来都是欺负别人,怎么会忍气吞声,顺从威胁者?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海伍德知道太多的秘密,假如一次勒索成功,以后会变本加厉,永远填不满窟窿,而谷开来又是一个吝啬的爱财如命的人,故此,决定对其斩草除根。
 

4.作案具体过程:赵的笔记说,谷开来独自进入尼尔所住房间,其余三人在门外等候。谷开来与尼尔对饮(约350ml 左右40%威士忌),尼尔酒量较小,已被灌醉呕吐(现场发现大量呕吐物),意识模糊,丧失反抗能力。此时张晓军进入作案现场,将毒药交给谷开来,并把尼尔从卫生间拖到床上。谷开来趁尼尔酒醉呕吐后口渴之机,将毒药喂给尼尔。并在现场洒下预先准备好的毒品,制造尼尔涉嫌贩毒的假象。两人发现尼尔血压消失(不能断定已死亡)后,离开作案现场。谷开来打开请勿打扰标志,并嘱咐酒店服务人员,尼尔已经酒醉,不要打扰。当日晚23:38分,四人离开作案现场。
 

至此,我们知道了,谷开来与海伍德是单独对饮,不在酒店的餐厅,却在房间里,还没有一点佐菜,只有茶水,这说明他们不是一般的生意伙伴关系,很可能以前是情人,我想,她是以给予经济补偿的诱饵把他骗来的,也不排除女色勾引的可能性,否则怎么海伍德会倒在卫生间里?这里没有更多的细节描述,但大连一直有谷开来红杏出墙的传闻,未加证实,谷在杀害海伍德的关键时刻,并不避嫌,一会儿叫张晓军协助,一会儿向服务员打招呼,看似违背常理,但表明在她的潜意识里,海伍德是她家圈里的人,是一个随时可以家法处置的人,因为90年代初刚来大连时,他是一分钱没有的穷光蛋,没有薄谷就没有一切,这样的“洋要饭”的,谷律师见得多了,杀死他,就象踩死一只外国的蚂蚁。而王立军既使不直接参与,也会给她处理善后,守口如瓶的。
2012年8月10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网站2012年8月12日首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