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問 2012-10-28

17-02-2013 20:45:27
查看人数:(3387)

 

《开放》杂志记者问1、現在距離中共18大已經很近了。薄熙來案件,經過谷開來、王立軍的審判,
人們期待最後的揭曉。您看,審薄的時間將在何時?


答:有关薄熙来案的审理,可能要在中共十八大之后,至明年两会前,即胡温交班之前,不可能把棘手的问题留给习李,假如胡锦涛裸退,就会快些,象胡这样深谋远虑的人,不可能留下后患;反之就慢些,因为胡温担忧薄熙来翻案,也预见到日后海内外的保薄派会借机发难,而留任两年军委主席,有足够的时间与条件治服薄熙来,清除其党羽,当然,不论怎样,把杀人和贪腐等刑事案件做实,证据确凿,程序合法,薄熙来就很难东山再起。


2、薄案的處理,您認為中共高層是否有分歧?對薄的處理是不是有障礙?江澤民系對薄案,究竟態度如何?

答:毫无疑问,曾有过分歧,主要在2月6日王立军叛逃后至两会前,但自从温家宝讲话定性后,胡温习李等都统一了思想,基本上是“双开”后移送司法机关依法惩处,但须走完党内外程序,这不仅要说服党的同僚,而且要展示证据,还要以此彰显以法治国,反腐倡廉,并警告那些自立山头,另搞一套,挑战中央权威的官员。总体上看,对薄的惩处没什么障碍。

江泽民对薄熙来并不完全满意,2007年其父健在时,迫于压力和影响,他利用薄熙来,而一旦其父过世,对薄就淡然待之,江得意的接班人是习近平,因为习是一个党内各派都喜欢的人,他的确在个人品行方面鹤立鸡群,而薄则目中无人,四处树敌,积怨太深,既然薄影响到了习近平接班,江泽民一定拥护胡温对薄的处理意见。

3、最近有些人聯署為薄熙來辯護,也有人(如張思之律師)要求對薄公開審訊。您認為可能嗎?您依然認為薄熙來可能判死刑嗎?

答:中国目前尚无独立的司法系统,不太可能公审薄熙来,如果十八大之后,中南海高层立即搞政改,或许会有限度地公审薄案,之所以有限度,是因为薄案深挖下去,不仅涉及上层利益集团,而且涉及英美,黑幕很深,有的确是国家机密,比如,他与美国前政要基辛格的关系等,这些是不便公开的。

依照他的犯罪事实,是该判处死刑的,但目前证据材料如何,还不清楚,而且,还要看中共高层各派权斗的结果,虽然都同意判刑,但判多少年,留不留活口等都有争议。总之,我认为他可能会判处死刑或死缓,因为他罪大恶极,留下后患无穷。

4、最近紐約時報大幅深入報導溫家寶家族擁有巨額財產,溫方作出否定的反應。您認為這件事的背景,是否牽連薄案的派系鬥爭?

答:明显地,这是保薄派精心策划的一次诋毁改革派代表人物温家宝的事件,其目的不仅是用“围魏解赵”的办法救薄,而且要扰乱十八大的权力交接格局,妄图使中国陷入内乱,正如不久前有人对习近平家族制造谣言一样,这次对温家宝家族的贪腐指责也内容不实,否则,温不可能委托律师声称要追究《纽约时报》的责任,既然此事牵连薄案的派系斗争,笔者建议,中共改革派不要上当,先把权力交班搞好,等习李掌权之后,再寻正常的法律途径解决,假如温家宝真的贪腐绝不姑息,假如内容失实,就要澄清,还其以公道。我分析,《纽约时报》记者曾极力吹捧薄熙来的所谓“重庆模式”,可能此文是保薄派早已准备好的一枚定时炸弹,在薄瓜瓜的授意下点燃,其选择在薄被免去护身符之时引爆,绝非偶然,习近平应利用此事,举一反三,推出官员公示私人财产的阳光法案。
5、薄案影響中共18大人事佈局,最近中共軍方高層改組,與薄有關係的劉源、張海洋已告出局,在政治局常委人選中有沒有薄案的影響?

答:影响是一定存在的,可能所谓的太子党派,共青团派并非外界渲染的那么泾渭分明,在维护执政党地位的问题上,不论什么派,都是一致对外的。既然他们已统一了对薄的处理意见,就绝对不会留用薄的党羽,军方高层的改组就是一面镜子。

6、薄熙來的失敗,會不會如很多人期待的,18大習李一代上台,將開啟政治改革的新局?

答:我乐观地相信会开启政改的新局,因为薄熙来事件给中共敲响了不改革就灭亡的警钟,而恰恰习李是开明和理性的领导人,他们的人生经历决定了思想性格,以往的政绩也显示了图变的潜力,在胡温力阻“二次文革”复辟的基础上,习李再加一把劲,就能把中国建成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当然,他们会先搞党内派别斗争公开化和合法化,建立监督机制,预防官员腐败,再学新加坡模式,或以蒋经国为棒样,开放党禁和报禁,经过自上而下的渐进式民主转型,最终使中华民族立于统一繁荣文明强盛的不败之地。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11月号首发
万维网《姜记者博客》2012年11月6日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