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17-02-2013 21:03:24
查看人数:(1867)

 

相互矛盾的信息从重庆传出,11月28日下午2点30分,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少平的二审上诉案维持原判,由沙坪坝区法院代为宣判,罪名是“涉黑,藏匿会计凭证,组织卖淫”,刑期三年零十个月,与此同时,重庆任免了一批干部,其中包括第一中法的刑事审判庭长等一些司法工作人员,更为蹊跷的是,臭名昭著,罪行累累的091专案组也正式宣告解散,不仅牌子被摘下来,而且办公室关闭,李俊家族的原先被软禁在住宅里的张紫汉,左衡,夏光荣等已被提前解除了取保候审,而一名高个子的民警,当场烧毁了一批文件,流亡海外的重庆民企亿万富豪李俊说,孙政才履新山城,薄王死党感到末日来临,一方面拼死抵抗,一方面料理后事,但不论如何,重庆的天终于变了,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李少平是我姐姐的儿子,他的罪名是“莫须有”的,他是株连九族的典型,李俊说,薄王疯狂乱法的年代,他成了被包装虚构的黑老大,按照民企组织的框架,他的公司被定性为黑帮,但他20多年来,没有偷漏税,没有私藏枪支,没有行贿,什么罪也没有,薄熙来为了取悦于军头搞政变,就一句话,给他戴上黑帽子,使他家破人亡,他不得不离婚,不得不把公司股份转到亲友名下,不得不浪迹天涯,到2011年底止,他已有30名亲友入狱,其中有太太罗淙,侄子李显峰和李少平,外甥郑义,郑鸥,台式华和台式国,侄女婿魏文清和哥哥李修武等,目前还有一个侄孙女李美被取保候审。
 

上个世纪,我在辽宁大学读历史系,薄熙来在北大也读历史系,1984年秋,在金县我们有机会面谈历史学习问题,那时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志向高远,但薄熙来品行恶劣,心胸狭窄,遗忘了自己在文革中的遭遇和历史的教训,像上述这样大规模地抓人,排斥异己,指鹿为马,徇私枉法,黑白颠倒,在21世纪的中国能活生生地上演,真是一个奇迹,也是一出悲剧,我记得2011年11月宣判李修武等人有罪的时候,全世界数十家媒体的老总,名记,不是独立思考,仗义执言,而是应邀去重庆帮腔,连篇累牍,洋相出尽,2011年7月,张晓卿还搞了世界华文媒体重庆年会,大肆吹捧薄熙来,无疑地,现在,捧薄的人马,又加入了打薄的行列,没有几个人承认,产生薄熙来这样人物的原因在于愚民的土壤。

国人的胆怯盲从和趋炎附势,造就了历代的专制统治者,仇富仇官的扭曲心理为薄熙来找到了投机的缝隙,当2300万重庆人追随薄熙来,沉浸在红海洋里,李俊逃离了自己的家园,如果他落入王立军的魔掌,就和王紫綺一样,必得用鲜血染红薄熙来的顶戴花翎。山城的悲哀不在于薄的“五个重庆”能使财政亏空5000亿,而在于杀樊奇航和王紫綺时,老百姓拍手称快,愚民们不知道,最大的真正的黑社会不是黎强,不是龚刚模,也不是李俊,而是薄熙来和王立军,谷开来杀人,不仅有市委办公厅的秘书张晓军帮忙,儿子瓜瓜提供线索和理由,而且事后有公安局长遮掩和包庇,最后黑吃黑内斗事发,法庭仅是判一个死缓,杀人犯谷开来还在最后陈述中声称“三个尊重”,这个令世界震惊的黑帮,在杀别人时,冷酷无情,绝不手软,而临到法庭审判他们时,却厚颜无耻,振振有词。
 

流亡海外的李俊说,李少平在这个时候被法院维持原判表明,誓言以法治国的习近平任重道远,薄熙来的死党还没被清除干净,沙坪坝区法院听命于区委书记李剑铭,他是雷振富式的贪官,早被薄熙来抓住把柄,抽断了脊梁骨,唱红打黑高潮时,他所管辖的沙坪坝区是表现最左的重灾区,而张德江下重庆时,他立即转向,高调支持新领导,但心里还是怀念薄熙来,所以,在俊峰企业集团的案子上,始终在延续薄王路线,不仅没有安抚民企人心,而且继续抢钱买官,不久前,他强令地方法院没收了俊峰企业2651万元,当李俊写信向市领导钱锋投诉时,获得了善意的回应,李剑铭不敢公开抵制,但变换手法,改令区财税局以税收名义划走了2100万,余下的510万,由俊峰支付了银行贷款利息,了解沙坪坝区情况的重庆媒体人士说,薄熙来把财政的钱花光了,李剑铭不抢怎么办?另一媒体人士说,幸亏李俊办事有根,在海外只喊冤维权,不参与政治,与薄王斗有利有节,不然,共产党就一错到底了,薄熙来倒台,他搞得案子不一定都能平反。
但笔者认为,李俊不幸中的万幸,一是“跑路”检了一条命,二是把“黑打”的证据带出来并公布于世人,三是赶上了薄王火拼引起的社会变革,以习近平为首的第五代中共领导人决定以德治国,以法治国,李俊做为民企黑打的蒙冤者,已经进入众人关注的视线,进而成为能否事实求是,拨乱反正,稳定民企的试金石。与李俊有同样经历的习近平,不可能不知道李俊的案子,张德江入渝,孙政才履新之后,原先虎视眈眈要吃掉他45亿资产的迈瑞公司已消失无踪,而俊峰集团发生了突变,不仅370名员工空前团结,而且外售了40万平方米的楼盘,不欠员工一分钱薪水,也没被091专案组蛊惑的客户起诉,这说明他的企业没垮,经受住了急风暴雨的考验,习近平使李俊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消息人士说,流亡海外的李俊已在遥控他的企业,他的妻子和妻弟正在管理这家企业,他聘请李庄,武磊等多名北京律师代理申诉,但目前进展艰难,其主要阻力来自李剑铭,当年在生意场,他与李确有过节,但我认为,李原为叶挺儿子叶华明旗下的马仔,与京城太子党关系密切,是薄熙来黑帮的骨干之一,他直接领导下的091专案组,以沙坪坝公安局为窝点,制造了彭治民,曾智强,李修武,黎强等多起冤假错案,是一个徇私枉法的犯罪集团,其骨干有郭维国,王智,刘克勤,魏鑫,王蒲,黄晋良,熊峰,马力等,这些人罪恶滔天,证据确凿,应当立即拘捕判刑,因为司法腐败是中国最大的腐败,他们直接将李俊民企的钱划入公安局账号,是对法律的嘲弄与践踏,重庆媒体人士说,他们每一个人都借黑打,发了不义之财,薄熙来抢夺民企1000亿,大部分钱被公安组成的300多个专案组成员私分了。
 

吃进肚子里的黑钱还能吐出来吗?李俊说,重庆雷厉风行地先给900多个民警平反了,但黑打蒙冤的人们还在坐牢,光他家就有30多人,还在苦渡铁窗生涯,而当年,薄熙来和王立军是调动警察四处抓人的,现在,应当先平反老百姓,最后平反公务员,才能服众,所以,他请求孙政才抓住大案要案,重新审理,还他一个公道,也恢复司法公正的形象,李俊说,我是一个生意人,既不反共,也不卖国,我只想维权和申冤,俊峰企业有缺点,但绝对不是黑社会,过去是薄王加害于我,我对其恨之入骨,胡温习李拿下他,我就拥护新领导,只要重庆公安撤销我的通缉令,我就返回我自己的家乡。091专案组整了我两年多,企业非但没垮,还越干越好,取名“香格里拉”和“龙凤云洲”的两大楼盘,正卖得火呢。他相信习近平能为他做主。


2012年11月30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2月1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