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17-02-2013 21:07:23
查看人数:(2153)

 

12月8日,习近平前往深圳不封路,不趋赶记者,与市民恳谈等,确有新意,其到莲花山向邓小平雕像敬献花篮,更是意味深长,习近平在仪式现场表示,党中央作出的改革开放的决定是正确的,今后仍然要走这条正确的道路,富国之路、富民之路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而且要有新开拓。我想,假如习只是重复邓和其父当年的做法,意义不大,假如真有新的开拓,就锦上添花,未明他笼统所说的“新开拓”究竟是指什么?还是政治上“摸石头过河”吗?现在,许多中共官员是摸到了金块子,石头没有诱惑力了,河也不想过了,只是躺在金岸上享受,习近平应当有点危机感,学习自己的父亲,也要胜过他,在经济特区的基础上,勇敢地建设“政治特区”。这才是广大人民群众所期待的。

笔者90年代初,经常去深圳,在嘉宾路一带住了很久,接触了许多各种职业的人,与东北人比较,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们商品意识浓烈,思想没有束缚,当内地人还在为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争论不休时,他们认为先干起来再说,所以,经济发展非常快,无疑地,习仲勋对广东的对外开放做出巨大贡献,但他和邓一样,都没解决政改的问题,89年的“六四事件”,其实就是上层建筑不适应经济发展的矛盾累计暴发的,所谓“平暴之后”,民心转凉,外资减少,江李都趋于保守,大有改革停滞倒退之势,邓没办法,冒险到深圳去巡视,并发表讲话,我记得那时,我与香港《大公报》深圳办的记者陈兰凤多有来往,经她介绍,认识了撰写《东风吹来满眼春》的作者陈锡添,当时他是《深圳特区报》的副总编,他的文章对较正未来中国航向起过积极作为,朋友们都羡慕他有机会采访这一重大历史事件。

与邓比较,习有利有弊,利是他是现任中共领导人,虽然胡还留两个官职,还跑去膜拜遵义旧址,但已是强弩之末,习已大权独揽,而且,习在同僚支持下,打败了主张“二次文革”的薄熙来,不仅为其父出了一口闷气,而且为国人胸口除去一块巨石,其言谈举止,落落大方,确有强人之威,但小习毕竟不是老邓,他没有邓一言九鼎的魄力,既便他想搞政治特区,恐怕也要受制于政治局的集体决策,故笔者预测,习的深圳巡视,可能像征意义较大,他要代表新的领导班子昭示世人,中国要继续改革开放,但究竟如何改,是不是沿着其父的脚印,原地踏步,还是更上一层楼,甚至放下邓所圈起的跛脚,不得而知,假如他敢喊出建立“政治特区”的口号,就令人耳目一新了。至少近期他不大可能这么做。
 

其实,汪洋已经在做了,乌坎事件是他执政的亮点之一,他能不用暴力而用民主的办法熄灭了火药桶,的确不简单,因为他的改革方向使江泽民,李鹏等垂帘听政的老人恐慌,所以被力阻在常委之外,不过没关系,“将在外,军命有所不授”,何况如今,习近平出访第一站首选广东,我看,汪洋要大胆地干,依据深圳以前的经验,先干起来在说,不讨论为好,比如,把广东省,尤其是深圳的法院领导一律换成港澳台的专业人材,然后有代表性地选几个侵害百姓利益,民告官的案件,秉公审理,宣布百姓获胜,媒体大力宣传,威震天下,这样一来,社会风气一定大变,人们有了郁闷找法院,司法能公正,为弱势群体做主,就没必要上访了,社会就安定,矛盾化解了,经济建设有了宽松的环境,特区就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我看来,这比抓贪官重要,因为它是人事制度的一项改革,意义深远。
 

媒体报道说,“邓小平理论”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以1978年改革开放为开端,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延续了34年,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世界第一出口大国等等不断刷新的全球位势,持续不断的量变已经使这个东方大国在诸多领域形成了质的飞跃,可以说中国的“富国”之路已经成功。分析人士认为,习在这样的这场做出这样的表态,是向中国百姓宣誓,过去讲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今后要转向共同富裕。
 

在笔者看来,这个分析判断没错,但用什么办法搞“共同富裕”,党内有不同的意见,2009年之后,由薄熙来实行了“唱红打黑抢钱”的办法,已被证明是一条死路,依李俊为例,他近年上缴税收2亿多元,薄王指控他涉黑,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没有偷漏税问题,这说明他是照章纳税了,大多数民企都是这样的,政府没必要“打”他们,而应“养”他们,“养”他们就是“养税”,而税收就是二次分配的资源,它就是用来解决共同富裕问题的,国内为什么贫富两极分化厉害,老百姓不满,就是因为管理税收的官员,由于政治体制失效,没有监督,他们利用“共同富裕”钱谋取私利,故官场越来越腐败,是非越来越颠倒,薄熙来之类的官员摇唇鼓舌,把社会分配不公的原因,转嫁到民企老板身上,“唱红打黑”就是骗人的口号。实际上,治吏才是国之本,但要治在根子上,如果习近平不敢在全国搞政改,最起码要善于在深圳搞,拿出其父的勇气来,习仲勋当年面对“逃港潮”,反对开枪射杀,而是致力于经济建设,果然有效;习近平面对“移民潮”,资金流失潮,也不能强压,必须从容应对,不知他有何高见?
 

笔者接触过许多新移民,他们都是国内各个省市的有钱人,其转移财产最主要的动机,是受一种难以把握的不安全感驱使,不得不这样做,假如中国是一个民主和法制的国家,贪官不会像高山一样外逃,富豪也没必要像李建平那样到加拿大买岛,张兰也不必换国籍,李俊更不能在海外喊冤,官员们把整人的工夫用在“养民”方面,比如,把8000亿的维稳费化在老百姓身上,中国能像现在这样吗?如今,贵州省毕节市还有钻进垃圾箱取暖的孩子,他们还不如唐诗里描写的穷人,这是怎么回事?再看美国,从珞杉矶到纽约,到处可见中国人抢买房子的情景,就像买一个萝卜,一棵白菜那样简单,把老外惊呆了。与其说这是表示中国人有钱,不如说是有病,病在哪里?买了房子,年年缴地税,大部分是投资而不是住,在中国赚得钱,送给美国商人,还动辄骂人家是“海外敌对势力”,一面讲爱国,一面去赞助;一面鼓动穷人的孩子“到大西北创业”,一面把自己的下一代送到美国读书,这不是自私病是什么?
 

所以,在笔者看来,习近平也好,胡锦涛也罢,都不可能不看到中国的问题所在:不政改没有出路,但“治大国如烹小鲜”,他们有点不敢用大火,温总理掌权时不敢改,颤颤兢兢地多次下深圳,与汪洋空喊口号,现在,可能习近平真想改,一边派胡锦涛去遵义参观,安抚脸皮厚的老人党,一边亲自下到改革开放的第一线,放出强烈信号,假如前者强,习可能退缩,假如自身强,就大胆探索,形势还有待于观察,不过时间不等人,一旦突发事件来临,迫于压力而猝变,就来不及了,改革与革命在赛跑,习近平应当抢先一步,在深圳力推“乌坎模式”,把每一个乡镇村都变成群众一人一票选举的家园,那样腐败现象就会减少,民心就会顺畅,不过,村子领导民选了,市呢,省呢,全国呢?总之,不论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下的政改都将危及中共,习近平面临巨大的挑战,但愿他是蒋经国,要胜过他的父亲。
 

2012年12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网《姜记者博客》12月11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