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17-02-2013 21:11:52
查看人数:(1973)

 

回想2007年至20123月之间,薄熙来的猖狂劲,再看看他被“双规”后的表现,就知道什么是政治骗子的丑恶嘴脸了,他掌权时天天讲法制20条,行动上却在黑打乱打,打得冤假错案遍地,整这个整那个的,唯己独左,现在怎么样?他比谁都黑。别看他儿子花几文小钱,在英国收买了制片人,把一个原本策划得真实可信的纪录片,变成了谎言大全,把谷开来包装成了权斗的受害者,而且,伴随着新的谣言,又打起悲情牌,一会儿铊中毒,一会儿皮肤癌,一会儿神经病,最近,再传薄熙来脑出血,住院求医,总之一句话:求求你们,可怜一下吧,别判我死刑。这付嘴脸不像薄熙来啊,早知今天拉心肝,何必昨天蹦得欢。

不算上个世纪,薄谷贪腐集团在大连的罪行,就以李庄披露的几个案子的情节为例,就够判他徇私枉法罪的,而且,明明知道有些老板不是黑社会,为了抢钱买官,生拉硬扯地给民企老板戴上黑帽子,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法院还未判呢,就把人家的巨额财产抢光了,虽然未直接划入私人账号,但依靠权力,吃喝玩乐,挥霍无度,尽享帝王生活,故此,我看判个抢劫杀人罪也合适,薄熙来和王立军在山城故意栽赃陷害,杀人多少人?樊奇航该杀吗?陈明亮该杀吗?文强的罪比谷开来重吗?王紫綺的罪比谷开来重吗?这一系列的黑打案件,或全错,或部份错,前者必翻,后者必纠,薄熙来强奸公检法,玩弄公权力,难逃其咎,既使受审期间有病,该治要治,但别想靠可怜兮兮的悲情牌,迷住大家的眼睛,要继续深挖他在辽宁和重庆两地的累累罪行,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该杀一定要杀!他自己不是说,要镇得住坏人吗?谷开来密谋杀人,他贪污受贿,难道不是坏人吗?只有秉公执法,才能镇得住恶人,把他镇住了,就树立了依法治国的样板。

中国自古有《农夫与蛇》的故事,薄熙来在大连时,为了掩盖贪污受贿的罪行,对质疑其污点的人拼力打压,曾把许多人投入监狱,此间有人患病,办案人员担心出事,报告他,他就反复讲述《农夫与蛇》的故事,还笑骂车克民是傻蛋,过去他有权,随便可以把好人变成“蛇”,他告诫郑义强,王富选等特务,别做善良的农夫,如今倒过来,薄熙来成了冻僵的蛇,他儿子在海外呱呱,不时散布点悲情小故事,日本的记者不是说,他在北京饭店吗?这回怎么又去了部队医院,真是健忘症,把读者当成“王彪子”,一会儿这样编,一会儿那样说,都是一付懦夫的可怜形象,忘了他2009年是怎样讲的大话:这里就是渣滓洞,但没有江姐,我看,“挺薄派”越是出尽悲情牌,越是失败的惨,就像把钓鱼岛与薄骗子并列一样。

现在,对处理薄熙来,有一种普遍流行的观点似是而非,其称,还有更多的人贪腐没人管,他是内斗的产物,整他不公平,不错,政治体制有问题,中国尚无独立的司法体系,哪个案件没有权争的色彩?不能因为这一特征而否认薄熙来是大贪官,而且是徇私枉法的惯犯,用社会上泛泛存在的不确定群体的犯罪行为,去遮掩已发现的具体某人的罪行,是一种诡辩术;还有人说不能用黑打的办法对付他,貌似唯己公允,但薄熙来在重庆“黑打”时,为什么视而不见?行了,别应合薄熙来的悲情牌吧,一切都是徒劳无益的,你想,如果他的罪证不确凿,胡温敢把此案留给下一届领导班子?既然承上启下的两套班子,都铁定他的贪腐和枉法罪行,他靠一张悲情牌,就能解套,岂不是儿戏?要我说,儿子有钱,在海外找那几个以抄袭别人文章发家的文人去鼓噪吧,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20121220午夜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