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17-02-2013 21:16:02
查看人数:(4499)

 

谷袁同异

同样以杀人定罪判刑,现在人们还记得谷开来,但对袁宝璟却印象淡薄了,时间久远可能是一个原因,而更多的缘由是袁宝璟出身于草根,没有太深的官场背景,不过,由于薄熙来的垮台,他苦心经营多年的辽宁官场裂开缝隙,过去尘封已久的故事开始翻新,有些内幕显现出来,于是,有必要把谷开来与袁宝璟做一个比较,或许有新的结论,俗话讲,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谷袁同异折射出人生百态和社会官场黑暗以及司法倾斜,辽宁省新闻界的朋友说,也许薄熙来的余党李峰的末日终于到了。

谷开来跟随薄熙来,从北京到大连多年,成了半个辽宁人,而袁宝璟是地地道道的辽阳人,我对那个人杰地灵的古城了如指掌,原因是我太太也生长在太子河畔,辽阳人爱吹王尔烈,也常议论袁宝璟,无疑地,他在小城是市民津津乐道的成功人士,这一点有如大连人谈及谷开来;此外,谷和袁都是法律系科班出身的高材生,既懂法律,又多才多艺,而且,他们同样都把公司注册在北京,也都是大亨,家产数以亿计,在一个“人人向钱看”的浮躁社会里,他们都曾被共认为风云人物,还有一点类似,但程度略有不同,他们在官场,商场都有过呼风唤雨的黄金时代,但是,最后却拥有了一个令人惊叹的共同点:杀人犯。

然而,谷开来与袁宝璟却又有天壤之别,他们都是预谋杀人,谷杀了儿子的保姆和英教,袁杀了他的家丁和马仔,按照官媒的报道,法庭的判决都是情节恶劣的预谋杀人罪,都震动一时,但袁本人和两个兄弟都在2006年初同赴黄泉,而谷开来则判个死缓,同案张晓军只判了九年徒刑;袁宝璟在法庭上戴哈达以言清白,谷开来却以“三个尊重”的最后陈述尽显无耻,面对同样的法律条文,同级的法官,却结果如此不同,原因何在呢?

疑点重重

从媒体已经披露的信息看,袁宝璟杀人案留下重重疑点,被控雇凶杀人,袁宝璟于2005年1月13日被辽宁省辽阳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但10月14日,袁案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变化,按照辽宁省高级法院的终审判决和执行命令,袁宝璟本应于这一天被执行死刑,却在当天早上,袁宝璟被通知“暂缓执行死刑”。

这时,薄熙来已离开辽宁省,但他的死党,政法委书记李峰还大权在握,而他以前又与袁关系密切。对于袁宝璟逃过一“劫”的解释,有媒体此前称,是因为袁决定向国家捐赠价值495亿元的石油资产而换取一命。不过,卓玛和袁宝璟的辩护人刘家众律师在11月1日接受《公益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那是外界的误会。他说,袁案的峰回路转,源于他举报了一起涉及1,2亿港币的高官经济犯罪大案,是辽阳市检察院而非法院的决定,让袁宝璟暂免一死。不过,最终的结局如何,也许有待于对这起案件线索的查证结果。

但是,如同谷开来有重大立功表现一样,袁宝璟也提供了有价值的高官犯罪线索,但上述这一查证结果不透明,也没公布,辽宁消息人士说,由于当时在位的李峰的干预,此事不了了之,而刚进京城仕途正顺的薄熙来也出面保了李,李过去一直紧跟薄熙来,官运亨通,现在,如同王立军的部下把海伍德的血样存留一样,那些读过袁宝璟审讯笔录的警察还在,对当年的秘密记忆犹新。随着薄熙来案件的深入,有关方面也开始关注李峰的命运,虽然他已退休了,但他太太的公司还在,而袁宝璟所举报的人事正与其有关,也许这是一个死结,很难打开,但一旦打开了,人们就会明白,为什么袁和三个兄弟都被判处死刑。

杀人灭口?

我在看守所呆了两年多,据我接触的一些杀人犯表现看,他们在一审判死之后,往往为了活命而举报一些人的犯罪线索,有的涉及到高官,有的是大案,由媒体得知,袁宝璟也是类似情况,在被法庭判死之后,他检举揭发了一位以前与其过从甚密的高官,也许他原以为李峰可能保他,但最终很失望,这是他抛出高官的动力,报道说,刘家众律师于10月12日和13日连续两次会见了袁宝璟,这期间,袁宝璟下定决心举报一起重大犯罪线索。他告诉《公益时报》记者,他举报的这起犯罪事实,涉及某省的一位现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袁宝璟出事前,这位书记授意袁宝璟花1,2亿港元购买了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股权,而股东登记的姓名,则是这位书记的夫人。

显然,基于当时李峰还在位,袁宝璟心有余悸,但还是供出了辽宁省政法委书记,刘律师想必知道此人,但不敢直呼其名,连“辽宁省”都不敢提,一边举报自救,一边隐姓埋名,这是律师的悲哀,也是媒体的脆弱,假如通过某种方式,公开讲出李峰的大名,可能袁不会判得那么重,假如没有周永康和薄熙来的支持,李峰的势力没有那么大,也许会出现奇迹,但袁和律师所面对的媒体,是被政府控制的喉舌,举报的东西只是惊扰了李峰,并没有把他合盘托出。消息人士说,如果袁不提李峰,他的几个兄弟不会全军覆灭。

这正是辽宁官场司法黑暗被风撩起的一角:据报道,举报的内容还不止这些,袁宝璟告诉有关司法工作人员,这位书记还掌控该省境内的毒品犯罪以及假钞买卖活动。刘律师说,实际上,袁宝璟此前在多次会见他时提到了这一犯罪线索,只是在笔录签字时,看守所的人一看内容,觉得事情重大,力阻袁宝璟签名,这种没有签名的谈话笔录有厚厚一沓。后来,卓玛在北京请了公证员专程前往沈阳,将这些文书公证后寄给了高层领导。

但笔者认为,律师和平民,总以为只要有重大立功表现,查证属实,就可以立功受奖,但实际上,办案人员的命运操控在官员手里,李峰当时正好主管政法,也就是说,辽宁省公检法系统的人和事,他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假如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就会依法办事,反之,就能徇私枉法,我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李峰涉案,但有理由怀疑,为什么袁宝璟的举报结果石沉大海,到底是不是袁预谋和指使两兄弟杀了被害人,究竟李峰太太是否卷入了袁的生意?

据刘家众透露,10月13日夜间,即袁宝璟按预定计划被处决的前夜,辽阳市检察院负责人在该院驻辽阳看守所检察室负责人的陪同下,连夜讯问袁宝璟,他表示,估计就是为举报这事,而在次日早上,辽阳市检察院决定暂缓执行对袁宝璟的死刑。但后来,为何还是判了极刑?既然未收回成命,有两种可能,一是举报不实,二是上边有强人干预,前者后来没了音信,后者至今存疑,因此,如今事过境迁,官场裂变,薄李已成昨日黄花,正随波流去,虽然袁的太太卓玛已保持沉默,但辽宁的消息人士说,已经到了揭开谜底的时候了。既便退一步说,也可以质疑,谷袁同样杀人获罪,并有立功表现,为什么结局如此不同?

2013年1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作者声明:何频主办的明镜出版社作者声明:何频主办的明镜出版社在以“纪伟仁”『假冒中纪委的人』名义撰写的《从重庆阴谋到北京政变》一书中,大量引用与抄袭本人的研究成果,发了大财,伤天害理,臭名昭著,已被本人委托的香港律师发出警告函,诉讼即将在香港与美国两地展开,同时将刊出揭露何频抄袭犯罪集团的长篇系列报道,展示证据与真相,今后,明镜旗下的所有出版物,网站,不准转载,引用,编写,抄袭,变相抄袭本人所有文章,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