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17-02-2013 21:16:31
查看人数:(1875)

 

纳税大户被整了两年多

重庆有几个纳税情况比较好的民企,李俊领衔的俊峰是其中的一个,但薄王为了唱红打黑,抢钱买官,整整摧残了它两年多,幸亏胡温习李联手力阻薄熙来,李俊侥幸逃脱,否则,他是就是第二个陈明亮,辛辛苦苦积攒了20多年的45亿资产,就会被政府指定的迈瑞股份公司吃掉,但如今资产吃了一部分,30多个亲友坐牢,李俊案悬而未决,身负通缉令隐藏海外,薄熙来,王立军的死党,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区长方海洋还在变着法儿,打击报复这家民企,只不过手段变得更狡猾阴险而已,不公平的税收,是权势者最好的垂死挣扎的武器,流亡海外的民企老板李俊说,李书记还在继续抢钱买官,黑打乱打。

消息人士说,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一直坚持依法纳税,纳税光荣的原则,严格按照税收征管法律及规章的规定按时申报、按期缴纳。它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房地产开发,从2005年开发“龙凤云州”,到2009年开发“香格里拉”项目以来,市场较好,效益不错,其先后缴纳各种税金累计达两亿多元,尤其是2010年以来,近3年累计缴纳各种税金达15518.4丌元,今年已缴纳各种税金2749.8元(含缴纳的2010年企业所得税1735.57丌元)。李俊说,对一个民企来说,上缴税金是最主要的考核指标,就是这样一个利用税收不断帮助穷人的企业,没有涉枪涉毒,没有伤害犯罪,没有称霸一方,没有保护伞,却被拉拢军队企图政变的薄熙来打成了黑社会。

缓缴税收的理由是什厶

从俊峰企业提供的证看,该公司于2012年10月开始逐步恢复自主经营,迄今不足两个月,由于受到诸多因素影响,目前资金严重短缺,暂时确无资金支付税金,所以,李俊指令管理团队打报告,向有关部门,申请暂缓缴纳9-11月的各种税金537.15丌元。其理由是充足的,由于背景形势所迫,俊峰实业集团公司自2010年11月开始,被“091-1012专案组”监管,公章、法人章、银行印鉴章均被沙区公安局专案组收缴,银行账户被专案组冻结。公司被专案组监管期间,正在开发的两个项目出现停工、窝工,工程进度严重滞后,因此遭受巨大的损失。

从2010年7月以来,李俊不停地维权喊冤,给重庆地方政府造成很大压力,故在2012年9月30日,“1012专案组”才将公司的公章、法人章、银行印鉴章归还,通知公司恢复自主经营,但被“1012专案组”冻结的银行账户在12年11月20日逐渐全部解冻。

李俊说,公司虽然恢复了自主经营,但两年“监管”造成的名誉和经济损失巨大,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经营秩序和活力,许多的遗留问题需要逐步理顺和解决。“1012专案组”错误“追缴”公司资金6680.38丌元仍未返还,现正通过各种途径向沙区区委区府申诉,请求返还。被“监管”期间,“1012专案组”分别于2010年12月9日、2011年2月24日、2011年6月16日从我公司银行账户上划走资金6140.38丌元、540丌元和20000丌元。虽然其中的20000丌元已于2012年7月23日之前逐渐无息归还,但另6680.38丌元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由于专案组监管干扰,在建的香格里拉项目因为断断续续停工、工程款支付不及时,已被迫对施工单位赔偿停工损失费660丌元,目前仍欠各施工单位工程款6900丌元左右,各施工单位非常不满,正以此为由停工索赔,造成该项目已开工的房屋迟迟不能完工,公司给购房者的一次次交房承诺落空。虽经多次协调,但一直未得到解决。由于公司逾期交房长达1年以上并且仍在延续,购房者对公司、对社会、对政府的情绪均集中向公司发泄,已多次聚集抗议,给稳定的社会秩序带来严重的动乱隐患。香格里拉一期项目共建24栋,目前只交房7栋(1#-7#号),该7栋楼按与购房者签订的买卖合同约定,公司对购房者应支付的逾期交房违约金高达1800余丌元,余下的17栋还未交房的违约金大约在1500余丌元。

李剑铭落井下石

这一系列的问题,原本是薄王乱法造成的,李剑铭紧跟薄熙来,应当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他却耍两面派,一面用谎言欺骗张德江和孙政才,一边暗中操控区公检法,继续“黑打”,又把李少平和李显峰投入监狱,这两人都是李俊的侄子,根本与李俊被指控的涉黑罪行没有一点关系,但还是被关进了牢房,而被刑讯逼供的李俊哥哥李修武则被判了无期徒刑,对此,李剑铭不感到羞耻和内疚,却继续发扬薄熙来的黑打路线,反咬一口,说是俊峰经营有问题,还冠冕堂皇地通过沙坪坝区政府要求民企认真对待购房客户、妥善处理矛盾,但在目前资金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公司要做到化解对立情绪却非常困难。

李俊说,公司开发的“龙凤云州”二期项目因为工期延误,交房时间滞后,造成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约650丌元。虽然该项目现在已竣工,但目前还有2000多丌元工程款未支付,施工单位的农民工长期在公司催讨。此外,由于公司未按时交房和未按时支付工程款,多家施工单位、供应商和几十家购房者已对公司提起诉讼,目前法院已冻结4个有资金的银行账户,冻结资金额达648丌元。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打黑”事件的影响,公司楼盘的销售非常困难、资金回笼缓慢、融资渠道断裂,加上以前在银行的借款到期,急需大量资金偿还银行借款本息。

依上述理由,俊峰向税务部门提出申请,恳望缓缴,有些领导也表示同情,但薄熙来从大连调来的死党方海洋配合他的同僚李剑铭,抓住民企雪上加霜的时机,落井下石,他们未同意缓缴,反倒把公司一再争取得到的一部分退款,当成税金强行拿走。

重庆消息人士说,俊峰企业公司经营困难,谁都知道不是管理人员失误或员工懒惰懈怠造成的,而是薄熙来、王立军严重罪行殃及的恶果,但自称父母官的李剑铭,没有从贯彻中共十八大精神,维护沙区社会稳定的角度,对其恢复经营予以支持,而是狠狠地踩上一脚,该公司暂缓缴税的报告成了一张废纸,而与此同时,李剑铭却去建材城和温泉城做秀,把张宏和黄祖仕的民企当典型大肆吹捧,仿佛他一直在鼓励和扶持民企。

拉一帮,打一帮

重庆消息人士称,李剑铭对民营企业爱憎分明,拉一帮,打一帮,爱得是给自己行贿拍马屁的一些民企老板,憎得是类似李俊这样的企业家,他对大川企业关爱有加,不仅帮助董事长张宏融资批地,在区政府办公楼对面建了建材城,而且在重庆大学城了又批了2000多亩地,建设了物流中心,使这家以防盗门销售起家的个体户大发其财,资产已达数十亿元,而张宏的回报和交换条件是,应合王立军打黑,出伪证,赖账不还,张宏除了拖欠李俊借贷利息上千丌元,还欠了龚刚模上亿元,李剑铭以为打黑可以撕毁民事合同,抓人可以毁灭证,但李俊和龚刚模都活下来了,随着案件的申诉平反,李剑铭索贿受贿,徇私枉法的罪行也将水落石出。

另一位向李剑铭输送物质利益的是民企老板黄祖士,他是福建人,原本外来户扎根重庆很难,但自从攀上李剑铭之后,其生意兴隆,李把属于市旅游局所有的温泉资源,拱手交给黄老板领衔经营,他不仅廉价批地皮给他,筹建温泉洗浴中心,而且允许他建立五星级酒店,放松政府对娱乐业的管制,内设餐饮,康乐,按摩,桑拿等一条龙服务,李剑铭等贪官在此经常尽情享受,很多人成了“雷政富”。

我从互联网上点击李的名字,轻易而举地查到了数十条关于他到温泉城视察的报道,有时一个月公开报道好几次,但他从不去看望处于困境中的俊峰企业,其中有一段报道文字说,为迎接10月下旬在沙坪坝区融汇丽笙酒店举行的2012世界温泉科学大会暨世界温泉及气候养生联合会第65届年会闭幕式,8月29日,李剑铭带领分管领导及有关职能部门到融汇温泉,现场督促检查世界温泉年会的承办筹备工作,视察了正在装修施工的融汇丽笙酒店及周边环境整治情况。他指出,10月底,世界温泉年会闭幕式将在沙坪坝区召开,这是沙坪坝区的光荣,也是宣传和展示沙坪坝形象的难得机会。以融汇温泉五星级酒店、温泉中心、温泉小镇、温泉别院和商业街为核心的融汇国际温泉城,是全市创建“世界温泉之都”的重点项目和形象窗口,也是沙坪坝区促进经济和城市转型的重大城市功能项目,具有重要意义。12月16日,融汇温泉城落成仪式暨融汇丽苼酒店开业典礼隆重举行时,李剑铭和融汇集团董事长黄祖仕等人都在贵宾名单中。

与此形成显明对比的是,李剑铭对李俊的企业冷若冰霜,他操控公安局专案组,对李俊侄子李占魁软硬兼施,软是骗,硬是打,他利用公权力,绑架了这家民企,使以李占魁名义管理的企业,成了公安局的摇钱树,既不允许打广告,也不允许自己定价外售,还不准许人事调整,在薄王已垮台的情况下,还多次殴打,凌辱李占魁,逼迫他签署了一系列出卖公司利益的合同,直到不久前才把公章还给民企。

重庆消息人士说,虽然李俊筹建的两个房地产项目,都在重庆的轻轨线上,十分重要,但李剑铭不鼓励却“黑打”,在海外造成极坏的影响,但他不在乎,因为他的后台还有黄奇帆,而且,温泉城已变成他摆平矛盾的利器,上级来人查处他,就令黄老板出面招待,让他们融化在温泉里。

至于他本人,和薄熙来,王立军一样都是花花公子,从来没把精力放在支持民企身上,而是借机捞钱,从中渔利,自从建成温泉城,他不仅天天泡温泉,而且经常约客人在那里吃喝玩乐,他认为那里是交朋友最好的地方,声色犬马样样有,的确,融汇温泉城,是创建“世界温泉之都”的标杆性项目,也是重庆市第一个大型城市旅游综合体项目,融汇.丽笙酒店是该项目的核心,也是中国第一家城心国际五星级温泉酒店,历时三年建设装修,现迎来正式开业。酒店建诛面积8丌平方米,拥有客房438间,包括40余间豪华套房,其中的6间拥有私人露台和温泉泡池;两个大宴会厅可同时接待2000人的宴会和会议,另设9个功能多样的会议室, 用于各类会议及商务洽谈。今年10月,融汇丽笙酒店完美承办世界温泉年会闭幕式暨重庆“世界温泉之都”授牌仪式。重庆的众多贪官污吏都把那里当成温柔乡。

2012年12月2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