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17-02-2013 21:33:18
查看人数:(2154)

 

自从朱瑞峰等公民记者把雷政富的不雅视频放到网上以来,舆论像海潮一样,淹没了其它公共事件,几段床上运动的小故事,激起人们很大的兴趣,有愤怒也有调侃,有指责也有困惑,实际上,只要在体制内工作过的人们,都非常清楚,如同官员养二奶的普遍性一样,商业领域的性贿赂也是大量存在的,目前关键的问题是,薄熙来当时为什厶不惩处雷政富,不仅是包庇,而且还重用,我看到海内外网络上有很多议论,这是大家对他没有直接的接触,或没有深入的了解造成的,当然,深入骨髓地透视一个人,不仅需要时间和洞察力,还得有一点缘分,大多数的民众是借助谎言而认识薄熙来的,如果把薄熙来在大连的为官之道与在重庆履新之后的为人处事,做一个大概的比较,就恍然大悟了。

受到现有的干部管理体制局限,1988年,薄熙来从北京下派大连金县任职,与今比较有天壤之别,他那时处于黄金时代,依靠其父薄一波的帮助,他可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也就是说,他想选用和提拔谁,只需要一句话,但在2007年底则情况大为不同,之所以他留下一个千人欢送他告别商务部的视频,并且要在办公楼的大堂拍摄,就是因为他深知官场的险恶和人事的苍桑,他父亲像保护伞一样,伞没有了,天气却多变,他怕淋雨,而重庆的雾是暴雨的前兆,通俗地说,他必须争取民意而弥补新的问题,他可以从辽宁带去心腹,但以渝治渝,是无奈的选择,毫无疑问,薄熙来必须首先要拢络当地官员,才能奠定自己施政的基础,所以,官至区级干部的雷政富,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类似雷书记这样的人,用薄自己爱讲的话叫“给咱哥们支腿的”。所以,读者重读我2009年发表的《新华社煽了薄熙来一个耳光》,就会有新的感受。

如今由床上运动的健美操事件,彻底地抹黑了老雷,我由一些报道分析,他实际上是一个比较讲哥们义气,而不讲原则的官员,这一点与薄熙来一拍即和,当肖烨等商人对其进行性贿赂,并进一敲诈勒索之时,雷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被其牵着鼻子走,不停地填饱商人欲望的无底洞;二是向比自己官职更大的人求助,以确保政治前程,我细心地注意到,重庆官媒有关雷的报道说,雷向重庆领导报告了敲诈一事,但没直呼薄的名字,而在后面一段才提到薄熙来,由此判断,雷可能把此事先告诉了当地某一位高官,而薄熙来是间接知道的,于是,薄熙来思想性格中的一个习惯性的特点发挥了作用∶雷这个人是不是拥护我?他的信息渠道绝对准确,因为监听电话的系统一定在铁哥们吴文康的手里,很快确定了老雷的立场,接下来的问题是,他该不该保,或者说保了对自己有没有好处?

显然,对羽毛未满而又淋上雨水的薄来说,是大有好处的,第一,要在重庆做大事,搞出天动地的业绩,使胡温习李相形见绌,急需雷政富这样土生土长的地方官;这就是说,保了他就等于把此人与其所有的多年积累的人脉关系,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第二,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喜欢做两件事∶找“钱”与找“女人”,既使不找,钱和女人也会投怀送抱,保了他就等于争取了其他人的支持,类似官员会说,你看薄书记多够朋友啊。只要你干活,玩几个女人,出点生活作风的小问题,他不在乎,于是,薄熙来在会上讲,一要干活,二要干净,这个干净别理解错了,就是你雷政富必须纯净地紧跟薄熙来,不能脚踏两只船,如果做不到,对不起,就得查看赵红霞垫的床单干净不干净,至于拥护我的下级官员,床上搞点健美操什厶的,男人都这样,薄书记能理解;第三,正因为身边的同僚都知道此事,更应当把雷政富的视频瞒下来,这样凝聚力才能放大,但绝对不能销毁把柄,他要抓住雷的小辫子,让他永远紧跟自己;第五,雷政富不仅容貌丑陋,而且文化素质非常低,薄既是“大帅哥”,又是硕士生,他需要这样的人当打手和陪衬;第六,他当时刚去山城,急需息事宁人,他要把肖烨等老板关进大牢,防止他讲出真相,但只以私刻公章为借口,叫他有苦说不出,这一举动让雷政富及所有的同僚都解恨而释怀。

由雷政富的小故事我想起80年代旧闻,薄也同样保了在金县嫖娼被抓的副县长孙某田,我清楚地记得是大连开发区海青街道派出所民警办的案子,『请读拙著《薄熙来传》』,孙某田后来一直忠心耿耿地紧跟薄熙来,还当过公安局长和大连市副市长呢,接近他的大连朋友说,由于近期积极配合专案组,他检举揭发薄谷恶行,有重大立功表现,上面不再追究他贪腐与作风问题了,只把他安排在大连市人大当副主任了事。近似孙副县长的官员一大批,有很多人都是既有经济问题,又有生活作风问题,包二奶,包三奶和包N奶的比比皆是,都因为与薄熙来政治上穿一条裤子而官运亨通。而论长相和才学,附庸薄熙来在大连鞍前马后跑动的,捧臭脚的,有几个不是文盲和武大郎?比如,孙某菊,就是一个金县乡下的村妇,但官至市政府秘书长,干了近十年啊,人称“薄熙来的大管家”,你看她的长相像不像雷之姐?再看大连国安局的书记车克民,那和雷是一个模子做的,局长丌国涛,特务郑义强,王富选等等,哪个不酷似雷政富?哪个不是大连版的床上的健美操运动员?

既然如此,为什厶人们还对薄书记不及时惩处雷政富而产生疑虑呢?原来,被薄一度强势操控的媒体虚腹了一个关于薄熙来的神话,面对一片漆黑的重庆社会,有640个黑帮,比黑手党猖獗的意大利还多出639个,整个山城被其横行霸道搞得乌烟瘴气,而薄熙来一到,云开雾散,成千上丌的黑社会分子束手就擒,3200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被解放了,这样一个十全十美的伟人,如何能眼里容得沙子?如何能容忍雷的床上运动?总之,是薄的自吹自擂的言行与实际上的本质发生了矛盾,其实这一差距每个人都有,薄的死党把他的所谓的政绩无限地放大,大到疯狂的程度,最后由王立军事件而引暴,由谷开来案件而鼓破,如同肥皂泡,也更像一场地震,而雷政富淫官事件不过是余震。

现在,余震还在继续,又有一批高官进入床上健美操的行列,朱瑞峰不过是把遮挡薄熙来的大幕撕开一个口子而已,人们会问,光薄熙来和雷政富是这样的吗?记者当然有理由不理会官员内斗提供的曝光舞台,但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正由于雷这样的官员太多,而网络将失去控制而成为文革的大字报,会搞得人人自危,官员躁动,并引起底层民众强烈的不满,比如成千上丌的民工会想,我常年外出打工,为养家糊口日夜奔波,自己的老婆都捞不到睡,你老雷整得红霞满天飞,薄熙来还专门睡“名模”呢,你说男人都有那个零件,谁心里能平衡?这正是群体性事件随时引爆的原因之一。因此,与其继续曝光雷之流的黄段子或深究“薄骗子”,不如抓住契机搞政改,挽救无数个雷政富和他们的家庭,使中国成为一个像习近平所说的那样,“把官员关进制度笼子”的国家。

2013年2月3日于多伦多大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