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5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深远》

16-07-2013 23:06:14
查看人数:(2760)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唐慧案一审败诉时,我很生气,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欺人太甚永州蛇》,言辞激烈了一点,但义愤具有代表性,明显的地方司法不公,如果在二审还被维持着,那么,中国就没救了,所幸,“永州蛇”未成为“湖南蛇”,今天,据人民网报道说,上午9点,唐慧案二审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唐慧胜诉。这令我感到欣慰,也使我对国家的未来还有一点信心,毫无疑问,唐慧案不是一个普通的个案,她的胜诉有助于缓解官民,警民矛盾,对多年来上访者与截访者都是一个有益的启示:国家信访部门应当取消,司法应当独立,判决应当公正,法官应当职业化,社会理应和谐有序。

当然,二审虽然胜诉,但不尽如意,判决书不仅残留着政府权力的傲慢和狡辩,而且赔偿金额惊人地过低,报道说,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对于上诉人提出的书面道歉申请,没有法律条款依据,故法院予以驳回。对上诉人提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和要求永州市劳教委赔偿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641.65元予以支持。这一拍一打,集中反应了法院的矛盾心理和正义的脆弱,一方面迫于上级指示与社会與论的压力,不得不改错纠偏,另一方面也尽力安抚地方劳教委,免去政府道歉的尴尬,特别是故意压低赔偿金额,抵消民告官的积极性,这等于在说,唐慧不如与劳教委私了,还可以拿到10万元,由此看出中国司法的弊端。

不过,人们期待的“习李新政”刚开始,已有类似浙江的张辉,张高平案,河南的李怀亮案等获得平反,今日又增一例,确有一点新的气象,有理由放平心态,静观其变,依笔者之见,如同重庆壁山县法院宣判重庆系列劳教受害者之一的黄成城,获得平反和经济赔偿一样,司法的纠偏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尽管唐慧案留了尾巴,当地政府鸭子嘴硬不道歉,但毕竟是一起民告官最终获胜的奇案,对地方政府黑社会化是一个打击,对永州地方官是一个警示,对成千上万的访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对司法独立和公正判决,也是一个善意的呼唤,与其让万千访民行走在无望曲折的路上,激化社会已有的如同火山待发的矛盾,不如断然取消各级信访办,还司法独立和法律的尊严,引导公民和官员都依法办事。

但目前中国处于转型期,司法独立和公正还远远地做不到,报道说,今年1月,唐慧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要求永州市劳教委赔偿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1463.85元,书面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4月12日经公开审理,当庭判决驳回唐慧的诉讼请求。唐慧向湖南省高院提出上诉,5月15日,省高院受理该上诉案。之所以两级审法院不同步,是因为地方基层政府还沉浸在高压维稳的思维中,跟不上新的形势,而省级领导的干预,来自他们有条件更便捷地领会习李有关“依法治国”的新观念,这显示了中国细微的变化,也暴露了积重难返的老问题:由政法委操控的法院没有独立性,在揣测上级领导意图时,不得不垮越千山万水。永州地方官的押“宝”押错了,丢尽了脸,而湖南省领导的押“宝”已胸有成竹,但他们也不敢彻底地得罪下级。所以,“上访妈妈”得到了迟到的公正,但却没有一声道歉,因为上下级官员都是一家人,不过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而已。

其实,“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发生在2006年,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已经真相大白,不仅情节恶劣,而且后果严重,社会关注度相当高,如果法院能公正处理,就不会出现“上访妈妈”的遭遇故事。据报道,受害人母亲唐慧希望法院判处七名被告死刑,但该案审理几经波折。直到今年6月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才做出终审裁定,秦星、周军辉被判死刑,陈刚、刘润、蒋军军、兰小强被判无期徒刑,秦斌被判有期徒刑15年。最高法院正在对秦星等人的死刑结果,目前正在进行复核。在我看来,不必判决那么多年轻人死刑,那样将使更多的妈妈心碎,不如少判死刑而致力于制度改革,比如,废除死刑,延长刑期或对一些罪大恶极的囚犯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等等。

更为重要和迫切的问题是,目前在北京还有大量的访民云集,它集中表现了地方官的霸道和法院的不作为,以至美国纽约的联合国门前也有出现,有时一些接待的官员对待他们较之以前,有些善意,而更多的时候则是打压和抓捕,这说明各级的信访办已经形同虚设,根本没起什么正面作用,国家在利用一台搅肉机,折磨着访民的身心和精神,消耗着大量的民脂民膏,近年来因截访导致的侵犯人权的案件不绝如缕,与其这样恶性循环下去,不如彻底取消信访办,而加强民主法制建设,比如,按照《宪法》规定,公民有游行示威之权,在各个省市都可以于市政府办公楼附近开放一块实验区:对某一件事,某一个官不满的访民,可以申请和平抗议,这样既可以节省进京的路费,又可以让近在咫尺的官员感受到压力,既可缓解社会矛盾,又可以渲泄访民的胸中块垒,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

与此同时,再果断进行司法改革,学习主持公正的湖南法院的本次判决,让法官站在访民的一边,多判几次弱势群体获胜,那么,猖狂的类似“永州蛇”的贪官污吏,就抬不起头,没有了胡作非为的市场,官不欺民,民也就安居乐业了。但我的愿望是渺茫的“中国梦”,还远不是现实,如同上述的情况,这是一架专制的国家机器,上下左右连为一体,就算所有的省级领导都能开明地较正判决也不行,更多的地方官员深藏在市县区村,他们都依靠政法委,在操控公检法,对批评他们的“草民”打击报复。单靠个人品质和思想觉悟,杜绝不了冤假错案,因此,“上访妈妈”上诉获胜只是黑夜里的烛光,它给成千上万的访民以寒夜里的温暖,但不足以照亮生活的道路,中国民主转型的希望,来自党内改革派与类似唐慧这样“草民”的不屈抗争,二者的合流必得从制度变革开始,其路漫漫,不知何时成功。

2013年7月1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