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5《12年巨变,薄熙来必有今天》

19-09-2013 22:29:30
查看人数:(1782)

12年前的今天,在大连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庭里,举行了一场秘密审判,薄熙来及其死党操控的法院,把我拉上了审判台,没有任何家属被允许旁听,没有任何国内媒体报道,没有任何公检法人员与薄对抗,我被判了有期徒刑八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3年,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我的罪名共3项,涉及5篇文章,主要的罪证是我在香港《前哨》杂志发表了题为《马向东澳门赌输3000万》等文章,但薄熙来原先在金县的秘书,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等人知道,判我下狱的主要原因是,在香港同一刊物,我还发表了另外3篇揭露薄谷贪腐和施政缺失的文章,薄熙来为这3篇文章而生气:《薄熙来抓廉政抓“小”放“大”》,《苏军烈士纪念塔动迁风波》,《薄熙来治下,大连市民叫苦连天》,为此,薄熙来暴跳如雷,龙颜大怒,所谓“龙颜”不是夸张,当时审问我时,车克民就说过,薄市长很快就是省长,书记,总书记,你反对他就是反党反人民反国家,谁也救不了你。你是鸡蛋碰石头,死路一条。我是这样回答的:薄熙来贪腐枉法,无恶不作,别看现在闹得欢,总有垮台的一天,我会活着看到的。车克民听了哈哈大笑,笑我是神经病。。。。。。

如今,12年过去了,真的是弹指一挥间,笑到最后为何人?我终于看到了济南中法的庭审,不仅目击薄熙来被拉上了历史的审判台,而且,从他的狡辩词里找到了车克民的名字,现在他改名叫“车辉”,就是那个证实“王正刚是自己人”的薄秘,他当年的丑恶嘴脸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也收录进了历史的长河。现在,我需要冷静一下自己的情绪,沉淀我的思想和信念,重新整理我的人生道路,而首先深思熟虑的问题是,中国何以发生了如此巨变?

无疑地,胡温十年当政有许多失误,遭到海外與论的强烈批评,而国内官媒的粉饰却不能抵消,但在笔者看来,一个布衣出身的知识分子,颤颤惊惊地瞻前顾后,一步步地爬上来,看尽了婆婆的白眼,受邓小平隔代指定接班,而不被江所废弃,实属不易,政绩平庸而木纳,思想僵化而滞后,但在政治生涯临近结束之时却有惊世之举:把太子党高官,“二次文革”复辟的代表人物薄熙来抓起来,开除了党籍和公职,更一身裸退到底,使江泽民丢脸,令人刮目相看,总之,其不敢政改,使人失望,却也不愿倒退,令国人欣慰,褒贬参半,争论不休,已是历史功绩点滴永存,假如不是胡温习李果决,任薄王滥权贪腐,一旦像车辉所言“上位”,中国必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我认为,胡锦涛为官历程不短,做此一事足矣!

如今,习近平刚刚接班,像一次远航只是开始,而深圳之行已给国人展示了诱人的“中国梦”,随后访贫问苦,重回正定,安抚左派,肯定前后30年,不过是希望人民团结的权宜之计,但愿中国不会像人预测的那样崩溃,却将产生渐变,而济南中法庭审的大戏,就充分展示了习近平依法治国的理念,与我的12年前的庭审比较,已是天壤之别,不因薄的乱法而反治其身,庭审注重证据,被告人受到宽待,家属可以旁听,证人也有出庭,微博多有报道。。。。。。这一切都是中国的巨变。联想到湖南永州“上访妈妈”的二审胜诉,浙江高院宣告“张家叔侄杀人案”是冤案,重庆方迪“一坨屎”案的平反,18大之后9名省部级官员接受调查,等等,虽然这些还远远不够,但笔者已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和细雨的滋润声,所以,对习近平多一点鼓励,和多一点批评一样,都有利于中国的进步。

我大致浏览了海内外有关薄案的评论,总的看呈现了两极,国内由于体制使然,只是官方一词,显然无法代表民意,而海外多有“阴谋论”,即把薄熙来的垮台归咎于党内权斗,甚至认为是对立派狡猾地通过策反王立军而逼其出走,让薄谷出丑,还有的编造了谷被王引诱唆使而杀人再嫁祸谷的故事,这当然很能应合西方一些人的兴趣,但并非事实,笔者依近20年之亲眼观察得出结论:谷开来暗杀海伍德灭口,是基于两点,第一,英商知道得太多,不杀一旦开口,将葬送薄熙来的前程;第二,谷是心狠手辣的女人,整人和杀人,不当回事,尤其是像海伍德这样的靠他家权势而改变命运之人,与薄熙来,瓜瓜,王立军等圈子里关系密切而诡异,主子认为其不忠而杀,是“家法”处置,谷开来便胆大枉为;第三,有公安局长王立军等人答应遮掩,有权倾一时的薄熙来笼罩,自然,谷开来就不怕。所以,虽然不排除薄熙来的政敌幸灾乐祸的因素,但总体上看,是薄谷自金县以来,多年乱法累积罪恶造成的必然结果。

我之所以在1999年即撰文揭批薄熙来,并非出于个人恩怨,也非有先见之明,只是由于身在其中,较近距离地观察了他多年,并有一种使命感和忧患意识,我认为,像他这样善于欺骗和表演的政客,有很大的个人魅力和影响力,又有其父薄一波的荫庇,一旦上位,将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所以,不论是在香港《文汇报》的工作岗位上,还是在如履薄冰的狱中,或在寂寞痛苦的软禁里,以及出国后的流亡生涯里,我都以揭批他的真面目为主业,时间长达10几年,志向不改,激情不减,信念不衰,其目的都是避免其“上位”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困苦,这一点,人民从重庆“唱红打黑”的“二次文革”中已经看到了他的危害性,不论胡和习怎么想,出发点是什么,但结果是挽救了千百万人的困苦命运,所以,在现有的体制下,回顾2012年3月两会之后,都欢呼雀跃,这是划时代的历史时期,尽管制度没变,但确实避免了一场大倒退的灾难,我在2010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的专访时,一再强调和预见了薄熙来“上位”后的恶果,几乎所有的推断言辞都被事实证明,读者们可以从博讯网的作者博客里自寻,我不必重复,光是2011年《前哨》杂志发表的《薄熙来逼宫》一文,就已有力地说明了问题,我无意揽功,只是想告诫人们,不要被“阴谋论”遮住双眼,正如不要被薄熙来2009年至2012年的精彩表演欺骗一样。

那些在薄谷一案上,散布“阴谋论”者,除了极个别的另有所图之外,主要是因为他们没有与薄熙来直接交往的体验,而大连等地的知情者,又基于以下几点而保持沉默:一是受益者,不论当官还是经商,靠薄的权力而发财升官,自然对其念念不忘,故鼓噪“阴谋论”是为了替其喊冤和翻案,也是为了报恩;第二,是商场和官场的更多的知情者,特别是新闻界的朋友,他们掌握许多内幕,在中共专制政体没变的形势下,他们可以私下议论薄闻,但不敢公开发表,因为他们还要养家糊口,不想自找麻烦;第三,一些被官媒多年忽悠的民众,面对不思进取的庸官和两极分化的社会现实,非常不满,又找不到改革的旗帜和出路,故很容易被薄熙来的假话左右,比如,“为穷人造房”,“廉租房”,等等,这很有蛊惑力,但薄不是清廉之辈,也不真心爱民,这不过是搞“花架子”而已。

试想,如果他不曾是“裸官”,他太太不开公司赚钱,谷开来不找徐明报销私人费用,不购置房产,儿子不在海外读书和招摇,他不拿王正刚送上的500万公款,不接受唐霄林的贿赂,或者说,他把这些钱都赞助了重庆或大连的穷人,那么,即使温家宝,李克强,胡锦涛,习近平想整他,用什么做借口呢?再可以回溯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这些政治人物,大多名不见经传,薄在那时就贪污受贿,只不过他爹活着罩着,没人敢查而已,他因贪腐而倒台,怨政敌做什么呢?形象地比喻一下吧,他贪腐是“海”,而内斗是“浪”,形势变化是“风”,一旦他爹死了,就风起云涌,巨浪滔天,所以,2007年之后,他忘了父亲已死的背景,继续贪腐和枉法,就必然葬身大海,有什么奇怪的?

当薄案即将宣判之时,笔者思潮翻涌,心情激动,不禁想起90年代初,有一次薄谷回金县的事,那时,薄当大连宣传部长,谷带小孩到金州宾馆小住,一家人看到礼品店里的工艺品而大感兴趣,那是一只木质的大帆船,做工考究,式样漂亮,放在商场的柜台里,标价2000元,在当时仅此一件,颇为吸引人,薄熙来为取悦于瓜瓜,竟在商场经理的奉承下,一分钱不花地巧取豪夺,一时传为丑闻,当时,我就想,这样贪婪成性的地方官,虽然现在有京城的父亲撑腰,没人查处,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一旦其父不在,贪心不改,总有倒霉的时候。这不是预见,是真实的感受,所以,从1984年起步于金县,到2012年垮台于北京,薄熙来命运的跌宕起伏,存在着必然性,与其归咎于政敌的陷害,不如从自身的人格缺欠而查找根源,不愧为他的名字:薄熙来,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他从当官那一刻起,就想利用职权贪占大连人民的血汗钱,而夫妇二人都是高智商的经济犯罪分子,知道怎样巧妙地掩盖事实真相,因为毕竟一个是新闻研究生,一个是法学学士,但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姓名,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是陈毅说得好: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现在,薄熙来终于被抓住了,而且永远别想翻身。

2013年9月1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9月17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