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2《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22-09-2013 13:26:45
查看人数:(1702)

在今天央视播出的长达29分钟的一个视频中,我看到一个生动的细节,当审判长宣布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时,一名法警给他戴上了手铐,虽然铐子较之当年我戴的要小一点,而且薄在定罪前没戴,这与许多犯罪嫌疑人不同,但薄熙来还是止不住发抖了,抖得相当厉害,表情显示他在竭力掩饰内心的恐惧和对前程的失落感,一双特制的布底白鞋还把他微微颤抖的脚,勾勒得十分清晰,再加上紧抿的嘴唇和虚假的微笑,以及慌乱的眼神,这些肢体语言都足以说明,薄熙来害怕了,也彻底地失望了。经过近两年的折腾,薄熙来的三条罪,终于被做实,他的残生余望只能在高墙电网里慢慢地熬了。概之,从此后他成了臭名昭著的一只死老虎。

我在上个世纪中期就预言,薄熙来及其死党必将倒台,在2010年,我在《前哨》发表的题为《薄熙来与昂道律师事务所》一文里,就明确地提出,他将像前岳父李雪峰一样,倒在政治局委员的职务上,其一生的两头都在监狱里度过,这些都不是诅咒,而是揭示和警告,如果薄熙来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当看到这些代表知情者思想的言论,就应当立即住手,并向谏言者示善,那么,即便他的政敌们再嫉妒和狡猾,也无法打倒他,所以,别埋怨命运不济,也别怨恨王立军夜奔,更不要用贪腐的广泛性来指责他人,也不应归于政敌的合谋,而应当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薄熙来会有今天?是的,当薄瓜瓜看好了一只价值2000元的大帆船模型而巧取豪夺,当谷景生常年包住金石滩大酒店分文不付,当谷开来利用吴文康哥哥的名义,从包颖手里索贿一辆沃尔沃房车;当车克民像狗一样跟在薄谷的屁股后面言听计从,当大连国安局堕落成了内斗的工具,徇私枉法地制造文字狱;当薄熙来下令查处重庆希尔顿酒店,为湖北省领导,原李铁映的秘书李鸿忠报仇,等等,那个时候,薄熙来有罪的判决书,就一字字地写好了,只是有他父亲薄一波遮挡,或时机不到,法律的利剑,悬在其头顶而未落下而已。

现在,利剑终于落下来了,不是一剑封喉,而是慢慢地切割,并撒上耻辱的盐面,这不是罪有应得吗?这不是历史的必然吗?小错变大错,大错变罪恶,其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的言行,经过数十年的积累,达到了人民忍无可忍的程度,终于有了一个公正的判决结果,他被扯去了面纱,抹去了最后的脸上的油彩,恢复了原来的面目,成了中国最大的“贪官”,“裸官”,和伪君子,故此,薄熙来怎么能不发抖呢?他原本以为碍于太子党,红二代的情面,中共会保留他的党籍,说不定能像邓小平那样东山再起呢,但他失望了,白白写了悔过书和自供状;原本他以为巧言善辩,“重庆模式”知名度高,有诱惑力,能博得民众的同情而引发社会动荡,但他失望了;原本以为儿子有钱收买公关公司,可以在海内外造势救他,但是,如今他也失望了,山东济南风平浪静,即使来了几个上访的人,也是奔媒体而来的,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诉求,连王铮妹子,王雪梅妹子们,司马南,孔庆东弟弟们,也哑巴了,唉,中国的老百姓最恨贪官,只要薄熙来做实了这一大罪,就肉体上彻底地死了,枪毙了少遭罪,无期长遭罪,秦城再豪华,也不是疗养院啊,笔者坐过牢,知深铁窗生涯熬日子的艰难,薄熙来不是熬三年五年的,而是漫漫的无尽的长夜,所以,薄熙来怎么能不发抖呢?

而且,“双开”前薄还是原政治局委员,呼风唤雨的,“双开”后还有庭审呢,官方要利用薄熙来表演,以证明法制的进步和公审的正义,自然对他比较客气,再说没判之前,还仅仅是嫌犯,不戴手铐什么的,如今不同了,身份不一样了,利用价值也耗尽,曲终人散了,下一步再出一个比他官大的贪官,他很快就被媒体淡忘了,在无尽的寂寞的长夜里,他将把日历一页页地翻过去,除了回忆,什么也没有。别听海外一些老外瞎忽悠,中国不会崩溃,只会渐变,而贪官永远是人民的仇敌,即使渐变成了台湾,薄熙来也和陈水扁一样,都永无翻身出头之日,而且,重庆“打黑”的冤假错案不可能不平反,一平反就又发现了薄熙来的余罪,忽然哪一天,他被狱卒叫去进法庭,也是可能的,原本是无期,再加刑就死定了,所以,他无法和陈希同和陈良宇相比,怎么能不发抖呢?

使劲地抖吧,薄骗子,以前有钱有权时,他整别人,整出640个黑社会,令世界震惊;现在,别人整他,也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他自己装了几天好汉,最后关头还是露了馅,戴手铐时手发抖了,抖得像神经质,这表明沉醉在梦想中的薄熙来,终于醒了,可否想起位于大连星海湾的自己的铜铸的脚印?大连开发区童牛岭上的金牛?是否想起大连劳动公园“世纪仓”里的他给100年后的大连市长的亲笔信?还有金石滩的“开荒牛”?大连市政府大楼前的“熙来草”,还有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明星妹?牛逼了二十多年啊,祸害了大连,重庆,沈阳多少个春秋,伤害了多少无辜的良民,使国家蒙受了多大灾难啊,光是一个拥有47年历史的古物,即,苏军烈士纪念塔被其毁掉,就使大连蒙受了永远无法挽回的损失啊,要知道,在1966年,疯狂的红卫兵把铜像拿到大连造船厂要化掉,但周恩来不同意,所幸救了它,而薄熙来因算命求官却变相毁弃了这一笔大连最宝贵的财富,这不是破坏文物罪,是什么呢?可见,他比文革的红卫兵还厉害,就是这样一个反人类的恶魔,面对漫长的刑期,怎么能不发抖呢?

好啊,使劲地抖吧,薄熙来,人民在他的恐惧中站起,社会在他的恐惧中前进,“薄粉”在他的恐惧中醒来,李俊,李庄,方迪等人,在他的恐惧中放声大笑。但愿中国能铲除滋生薄熙来的土壤,用民主和法制来保证人民不再生活在恐惧之中,而恐惧永远属于薄熙来及其死党。

2013年9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