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5《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30-09-2013 10:43:10
查看人数:(1395)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称,薄熙来虽然被判无期徒刑,但他当年与王立军搞的“打黑”却不在清算之列,由此种下的苦果却由重庆民营饱嚐,最典型的案例是李俊的俊峰企业集团,不仅老板继续流亡海外,而且刚恢复生机的公司动辄受到以维权为借口的群体性事件的骚扰,9月24日上午11时许,“俊峰香格里拉楼盘”的3名购房业主,其中一人竟愤怒地手持木棍,径直地冲进售楼部大吵大闹,要求该公司立即赔偿逾期交房经济损失及违约金,并声称,否则,将在近日联合更多的购房业主到此云集“讨要说法”,并联合到区、市上访,甚至采取阻塞交通、拉起横幅、上街游行等过激行为。

这不是偶然孤立的突发事件,自从薄王倒台之后,围绕着如何评价“唱红打黑”,中共高层及地方政府官员们意见分歧,各执一词,展开热烈的争议,至今也无定论,由于没有全盘否定薄熙来,留下了思想混乱的后遗症,使遭受“黑打”抢劫的民企,没有一家进入司法申诉程序,连李庄案都没平反,故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包括购房业主在内,不能正确对待民企的史无前例的遭遇和困境,不愿与发展商分担忧愁,政府更是不积极协调和解决,造成多年来薄王种下的苦果,逼迫民企往肚子里咽,随时引发群体性事件,近年重庆类似俊峰置业的故事多如牛毛,不绝如缕。

消息人士说,连日来,俊峰民企经常接到有关“香格里拉楼盘”部分业主的电话,他们威胁称,9月28日将组织450多户业主,共近2000人,聚集到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抗议示威,索赔逾期交房损失及违约金损失,如果不答应,将前往市委、市府或区委、区府集体上访,甚至扬言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将阻塞通往“俊峰香格里拉楼盘”的国道交通。也就是说,官方最担心的一次规模较大的群体性事件,正在纭酿之中,据悉,早在2012年11月2日,近200名“俊峰香格里拉”购房业主就在网络上发布信息,进行串联,公安机关通过网监巡逻发现后,对有关人员进行了劝说,对其制作的横幅及时收缴,但当天仍有近100多人冲击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区域,后来,这些人离开时,曾扬言另选择时机拉横幅从俊峰香格里拉游行到“三峡广场”、区政府等。可见客户与发展商的矛盾越演越烈。

表面上看,这是民企与客户之间的生意纠纷,但回顾历史却发现是政治问题,以前,李俊的民企在汪洋等中共改革派官员的领导下,一直平稳而活跃地增强实力,不仅是当地的纳税大户,而且李俊本人还是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受到政府的嘉奖和表扬,2010年10月之前,它有固定员工500多人,流动性建筑员工约1000人,累计开发房地产面积超过百万平方米,已上缴税收近4亿元人民币。但是,自从薄熙来南下独掌西南一隅重庆的大权以来,形势巨变,他立志“抢钱买官”,伙同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等打手,推行“文革模式”,徇私枉法搞“黑打”,公开叫嚣和推行“打黑除恶无法律障碍”,由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和其他部门,联合成立了“091-1012专案组”,公然违反宪法、刑事诉讼法和公司法等法律法规,非法追缴该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非法扣押合法资金2,3亿元,非法监管与所谓涉黑案件无关的公司行政印章、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工作人员印章、空白银行支票、银行支票解码器等用于该公司自主经营的基本要件,致使其无法自主经营,造成无法按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的时间,即,在2011年12月30日之前交房。但该公司克服困难,尽力减少经济损失,终在2012年9月28日完成商品房一期工程1-7号楼的工程,于2013年6月19日完成了16-24号楼的交房任务。这一成果已是公认的重庆商场奇迹。

但是,企业离不开政治,也躲不开政府官员的影响,当薄王倒台后,他们再苦再难,也得咽下“黑打”酿造的苦酒,毕竟他们还得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试想,参与“黑打”的专案组利用非法监管该公司印章之特权,百般刁难,火上浇油,逼迫其违心承诺客户超出合同原先约定额的违约金,埋下社会不稳定的重大隐患。一般正常情况下,按照购房合同和补充合同,逾期交房赔偿违约金,是按照以购房人交纳的首付款,加上实际支付给银行的按揭款本金为基数计算的。第一期商品房1-7号楼的逾期交房违约金应当是860多万元。但是,“黑打”专案组的薄王死党王浦等人,以冻结该公司1800万元相威胁,强迫其承担逾期交房违约金1780万元,即,实际上,公安局绑架这家公司以购房总价款为基数计算违约金。

知情人回忆说,公司领导一度不同意专案组的决定,但无奈小胳膊扭不过大腿,公安局掌握企业的印章,不同意就不盖章,当时,为了启动“香格里拉二期工程”,需要向建委、设计院等部门呈报方案,专案组王浦等人强令该公司制作一份超出逾期交房违约金的公函,美其名曰“关于履行合同责任函”,以此践踏国家经济合同法,强令民企承诺2013年9月28日前,向450多户业主支付超出合同约定额的逾期交房违约金。虽然,后来由于形势变化,海外與论关注度高,专案组的违法监管被纠正和撤销,但赔偿义务机关却“躲猫猫”,不办事,致使该公司无钱兑现“承诺”。

重庆消息人士表示,俊峰集团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应,但效果不明显,直到在市委书记孙政才当政后,重庆民企的困境才得到了初步改善,2012年7月23日和9月30日,黑打专案组归还了该公司被非法监管的2亿元资金,但依然继续扣押2651万元,后来在重庆高院钱锋院长的督促下,得以全部归还,同时,全部公司印章也物归原主。自此,企业才开始走上正常的经营轨道,但是,该公司被非法追缴的6680,38万元,至今未归还;非法转嫁公司承担的鉴定费34万元至今未归还;因非法监管造成的其它经济损失至今未赔偿。尽管这家民企赶时间抢速度,日夜兼程,但由于资金困难和遗留问题太多,2013年9月28日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的“死限”将至,目前陷入了绝境,一些同情薄熙来的官员热衷于看热闹,450多户购房业主不承认困难是薄王造成的,把矛头指向无辜的公司老板,使群体性的不稳定事件一触即发。重庆消息人士预言,过去“黑打”中参与抢钱的一些受益者,将在背后鼓动闹事,并把此事包装成对薄熙来支持的“正义之举”。

因此,罗浩领导下的这家饱经风霜的民企,为了避免和有效处置2013年9月28日可能暴发的重大群体性事件,维护社会的稳定,已紧急向全社会发出如下呼吁:(一)请求重庆市委、市政府敦促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立即制定“9,28”应急预案,在9月28日当天做好增派警力的准备,随时监控“香格里拉”业主的动态;(二)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平反俊峰企业冤案,撤销对原董事长李俊先生的错误追捕;(三)启动国家赔偿程序,先行对现已明确的非法刑事追缴的该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予以归还,先行对现已明确的非法监管造成的损失11305万元进行赔偿;(四)协调化解和处置可能暴发的重大群体性事件,切实维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把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在笔者看来,重庆类似俊峰的企业还有彭治民等多家,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就是要全盘否定和清算薄熙来,把640多个所谓的黑社会重新审理,纠正所有的冤假错案,该释放的“罪犯”要放,该国家赔偿的要赔偿,该还的钱一定要还,该披露的黑打内幕要如实地告诉人民,要抓捕的薄熙来余党要彻底清算,像黄奇帆这样的“两面派”一定要重判,同时,对薄王造成的不能如期交房的类似纠纷应当在法制轨道上处理,不应当由吃尽了委屈的民企老板代人受过,做到了这一点,比开一百次表彰民企的大会都要有积极作用。

2013年9月25日夜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