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7《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04-10-2013 14:58:31
查看人数:(1757)

近日流传甚广的《薄熙来家书》,被许多媒体转发,“薄粉”为之欢心鼓舞,但这是假的,正如薄刚被“双规”时,贴在某人博客里的《薄熙来致全国人民一封公开信》一样,都是子虚乌有的谎言,建立在欺世盗名基础上的楼阁,只能坍塌,我从以下几点为读者做一下分析,看看有无道理。

据海外媒体披露,博讯网日前发表据称是《薄熙来家书》的文字,而香港《南华早报》星期四(9月19日)报道称,两名与薄家关系密切的消息来源证实了这份家书的真实性。这封家书落款为9月12日,是薄熙来去年3月失去自由以来首份被公开的家信。

显然,这不切合实际,薄熙来已经被判刑,而且與论普遍认为判得不轻,中南海的高层领导人,不论是胡温,还是习李,都不可能放过他,因为他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的罪行已经铁证如山,影响极坏,按照我自己亲身体会的监狱关于通信规定情况,绝对不可能让涉及案情的嫌犯或罪犯的书信,流传出去,像薄熙来这样重量级的要犯,通过非正常途径私转信件,并公开发表,更是天方夜谭,所以,这封信是“薄粉”们,很可能是薄熙来的亲友,假冒薄熙来的口吻撰写的。作者也许不在国内,自然也不怕官方追究。

第二,从用辞造句,行文风格及标点符号看,也不像是薄熙来本人所为,报道说,薄熙来在家书一开始就感谢家人的“关心、同情和理解”,并说庭审时“你们在我身后,就像有靠山,心里就特别踏实”。薄熙来对手足们誓言自己不会辱没父母的光荣,并说“妈妈的照片就放在我的床头,有慈母陪伴,我不孤独”。众所周知,薄熙来是中国社科院新闻研究所毕业的写作高手,不可能连写信的称呼都没有,他的亲友较多而杂,是写给谁的,也没个开头,这不可信,有人会说这是有意隐去,为了自保,但既然已经公开发表,自保已无意义,这是自相矛盾,现在拿不出薄熙来的亲笔字迹,完全不可信。

第三,与官方公开披露的内容比较,此信没有一点新东西,完全是“炒”庭审文字的冷饭,报道说,他再次否认自己与谷开来受贿以及在法国买别墅有关,并强调自己对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毫不知情。如果是秘密传出的私信,一定会有不为人知的新的信息出笼,但一点也没有,完全是重复判决书内容的陈词滥调,这说明信是某人庭审后伪造的,毫无新意,也没有什么价值。

第四,标点符号的使用,也不像薄熙来所为,上个世纪在大连,他写得文字,我曾读过很多,每年《文汇报》驻东北办都要把全年的报道要闻复印一份,邮寄给他,他不论多么忙,都会浏览而批文,还有一些反映社情民意的报告,以及上级领导来访或求助的信函,等等,包括他1989年给新华社大连支社社长王启星写的一封信,当时他是宣传部长,其对我的工作给了很细致具体的评价,这些文件至今有的还保存着呢,所以,可以说,我是他的文法专家,据我所知,他很少用“惊叹号”,而《薄熙来家书》使用过多,明显不符合他的行文风格,除非他被整傻了。伪造者希望引人注意,忽略了细节,也失败在细微之处。

报道转述他的话说“把我牵连进去,真冤枉,但总有一天会搞清楚,我会在监狱中静静地等。爸爸一生坐了多次监狱,我会以他为榜样!”这话非常可笑,他都判了无期徒刑,已是64岁的老人了,并对中国刑法了如指掌,“无期徒刑”的罪犯,羁押期不计刑期,只有在两年后才可以改判13年至18年,怎么可能“静静地等”呢?减刑和改判是要看悔罪表现的,他这样高调宣称要“静静地等”着翻案,怎么可能达到目的呢?除非“唱红”真的能减刑。他在监狱唱破嗓子,也未必如愿。习近平至少要执政10年啊,薄熙来还“静静地等”呢,这哪里是薄熙来的讲话口吻和思维习惯?

第五,此信唯一的所谓惊人之语是,他在家书的最后提及他的两个儿子,并以薄一波给薄瓜瓜起的名字“旷逸”称呼小儿子。此前,即使在法庭上,他也是一直叫幼子“薄瓜瓜”。这更不可信,并弄巧成拙,暴露了真相,说明此信很可能是薄瓜瓜及其哥们杜撰的,因为在大连,薄熙来和谷开来的表现是最原版的,没人听过他们称瓜瓜为“旷逸”,现在,伪造的人生怕别人不相信,就故意把这一很少人知道的名字拿出来哗众取宠。薄瓜瓜是“顶瓜瓜”的意思,因为他童年时有癫痫病,经常发作,父母希望他有最好的身体,此名有祝福疗病之愿,这一点在大连不是什么新闻。

上述子虚乌有的《薄熙来家书》在最后也露了馅,据我所知,薄熙来使用文字是很讲究的,讲究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报道说,薄熙来写道:“望知、旷逸是好孩子,我希望他们能继承家风,有所为,成为好兄弟。”这句话漏掉了“作”字,即“有所作为”,薄熙来是不会这么草率的,他对文字的修饰达到十分挑剔的程度,在监狱里,他有足够的时间细心推敲,所以,绝对不会这样写的。

总之,这是一封破绽百出的书信,是薄熙来的亲友为鼓舞“薄粉”而绞尽脑汁伪造的,他说明薄熙来及其死党是一贯的以欺骗和谎言包装自己,愚弄老百姓的贪腐犯罪集团,只要把他倒台前后的言辞取出来,细心地加以比较,就能看透他的本质,而它的出笼恰恰表明其已黔驴技穷,负隅顽抗,这样拙劣的假货救不了薄熙来,只能把他脖子上的死结勒得越来越紧。让读者回想一下去年日本记者伪造的所谓在北京饭店见到薄的假新闻,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骗术再高明,骗了一时,却骗不了一世。薄家的“假书”由海外一些人使劲渲染,无济于事。这样的假货越多,他在狱中的处境越糟,他已经成了挂在墙上的虎皮,永远别想活着出来吃人。

2013年9月27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0月2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