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9《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10-10-2013 15:57:22
查看人数:(1498)

官方媒体已证实薄熙来不服一审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被受理,一般情况下,在大约4个月内审结,尽管薄本人和薄粉都又燃起改判的希望,但我认为其美梦将再次成为泡影,这不是因为判决的结果不独由法院做出,而且因为他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的证据确实充分,他之所以上诉,不是来自心底的冤情,而是表演的欲望,这个中共历史上最善于表演的戏子,如同以前在位时一样,不会放过任何一次能吸引观众眼球的机会,但可能的结果是,二审只是阅卷审理,也只能维持原判,他上次庭审时戴上手铐的一瞬间,是像征他一生表演终结的最后的细节,此后他将被掩埋在人民的唾弃和嘲笑声里,并慢慢地被官场淡忘。

中国法院的二次审理开庭的案例太少,少得令国民习以为常,我在坐牢的5年零一个月期间,曾研究了上百起发生在身边的各种刑事案件,几乎无一例开庭,一般都是阅卷审理,所以,大都是走过场,2001年底,薄熙来为了利用和逼迫我检举揭发他的政敌高姿,承诺如果我顺其安排,可以二审开庭改判,并传唤时任大连市委常委,总工会主席的高姿到庭,并计划当庭逮捕他,一旦高的罪名成立,官方将以重大立功表现为借口,对我予以释放或从轻发落,但这一阴谋被我识破,拒绝,读者在即将出版的80万字的狱中回忆录《活人墓》里会看到细致的情节描述。富有喜剧色彩的是,代表薄熙来到狱中或其它软禁场所多次诱骗和逼迫我的薄秘车辉,『又名车克民』,目前与薄一样,已身陷囹圄,我现在思考的问题是,薄熙来玩弄司法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明明知道自己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为何还要当庭咆哮和自辩?本人太了解他了,知道他这是为了表演,为了给日后翻案留下一面旗帜,但他从心里感觉偷着乐,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犯下多少滔天大罪,济南中法所指控的不过是边角余料。

因此,不能深入了解薄熙来本质的,或不清楚中国司法运作内幕的人,还谈及二审开庭或微博直播的可能性,我认为这几乎等于零,首先,在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的大背景下,为了安抚党内外的保薄派和利益集团,中南海新的领导人已做到了最大的包容和妥协,试问,不论是在大连,还是在山城,有哪一个被薄熙来下令“黑打”重判的草民,曾得到了审薄时的人道待遇,谁在法院宣判前没戴过手铐,谁没坐过“老虎凳”,谁在庭上不穿马甲,谁的亲友获得了正当的旁听权利,谁曾领教了二审开庭的“恩赐”?等等,所以,配合薄熙来的精彩表演,一审给了他一个灯光明亮的舞台,已是史无前例,二审再这样做,就是弄巧成拙,画蛇添足了。

即然一审,薄熙来不认罪,强词夺理,丑态百出,不惜自戴“绿帽子”,又无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的重大立功表现,那么,基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卷,根本没有必要开庭,只是阅卷审理,维持原判即可,第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凭什么别人的案子二审都是按部就班,只有他特殊照顾?第二,依据庭审公布的证据材料,完全是细致而严密,用“天衣无缝”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尤其是证人出庭或录像展示,都前所仅见,这不叫“铁证如山”,还能做什么?第三,根据笔者10几年调查,薄熙来的罪行还残留许多,中南海高层只是基于各种考虑和权衡,不得不大笔裁剪而已,正如原大连嘉信国际酒店老板韩晓光所言:枪毙他十个来回,也便宜了这个坏蛋!。。。。。。这种顾虑,一是薄熙来的贪腐罪行与众多高官骨头连着筋,王歧山得罪不起,习李还要利用这些人强化政权的“维持会”运作;二是那些众多的与薄熙来有染的女子非等闲之辈,大都是与高官有多腿的“公共情妇”,其在一个腐败横行的官场上,八面玲珑,呼风唤雨,王歧山更是投鼠忌器,不得不适可而止。所以,可能的情况是,薄案庭审中涉及的证据,不过是王立军上缴美领馆的文字材料,这些不得不拿出来示众,即然中南海集体决策不开杀戒,这些已足够使用了,何必再罗列太多而危及政权,或殃及他人?正如薄不相信靠检举他人能改变已定的命运一样,王歧山也不想靠打薄而得罪众多的贪官污吏。

但是,早在上个月,笔者即推测,假如周永康真的参与了薄的预谋政变,习李有意抓捕他,就有可能逼薄或诱薄剑指“康师傅”,但近日他的短暂的露面和惨淡的笑容,似乎表明习李还没运作完结,周的命运还悬在一线,假如真的要拿下他,薄也甘于顺从,二审就会改变以往阅卷审理的传统,而真正地开庭,并由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对薄的指控,提出建议,也就是说,法庭可以传唤周永康,这有两点妙处,即可冠冕堂皇地清除政敌,也可以大张旗鼓地彰显依法治国的理念,再把有关文件拿到18届三中全会上表决通过,这样一来,就有好戏看了。

但是,这样做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中共已感受到了薄案对党的形象的严重伤害,对中南海高层派系的撕裂程度太深,再抛弃一袋“方便面”,可能就没饭吃了;另一方面,薄熙来精通于上层关系的运作,他深知,他的政敌们只对反对派的贪腐证据感兴趣,而且操控公检法的秘笈都来自一个体制,在这一方面,薄熙来即是徒弟也是师傅,他坚定地认为,咬住牙关不涉及他人,日后就会有更多的同僚,在出过一身冷汗之后,对其感激涕零,雪中送炭,即使是他死在狱中,也会永远地活在其他贪官的心里。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对习近平来说,胡锦涛的“裸退”与江泽民的垂死老朽,都给他搭建了前届领导所不及的最高而平坦的政治舞台,他已经运用自己的政治智慧,安抚了一大批与薄有旧的贪官,收编了势力不小的左倾人马,也以南下深圳视察的壮举,鼓励了推出“乌坎模式”的汪洋等改革派,并掌握了党政军大权,他急于展望未来而重塑“中国梦”,根本不想没完没了地浪费时间,被薄案拖住后腿;对李克强来说,书生治国面临挑战,他更关心的是老百姓的生计和稳定的经济形势;对王歧山来说,抓捕了中石油等众多国企老总和周永康的几名心腹之后,已铲除了他的经济基础,足证反腐的力度前所未有,故也没必要再大动干戈。同时,阅卷审理和闭门讨论,对二审法院来说,已是轻车熟路,不需要薄熙来的表演,不需要微博的跟踪,只需派几个法官到监狱与薄短暂见面,简单核实材料,补充一点证据,拿出初步意见,先上缴山东政法委审阅,再报中央领导定夺而已,最后,下一纸终审裁决书,去秦城向薄宣读一下,再送达其家人及律师,官媒发表一个维持原判的新闻报道就行了,所以,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他将在秦城呆上一辈子。

不过,对习李来说,进一步处置薄的机会还有,从这个意义上讲,暂时不审理“打黑”冤案,未必是坏事,一切都在走一步看一步,慢慢地稳健地做,只要时机成熟,就会随便拿出一个关于重庆的案件,督促地方法院启动再审程序,爆它个惊天动地,比如,李庄案,李俊案,黎强案,只要足证“黑打”的指示来自于薄熙来,而王立军为了减刑乐于做证,那么,薄必得加刑,已是无期了,再加还是死,何况还有与海伍德有牵连的那笔巨额的中介费,在等着薄谷呢。但是,不论如何,“挺薄”的言论不会平息,道理非常明显:薄熙来在位时培植了上百个千万亿万富豪,即然与官方判决唱反调的言论不能在国内出笼,海外就成了转移后的大战场,总会有人愿意慷慨解囊支持这一“文化产业”,所以,“挺薄”和“打薄”的争斗之声还会延续下去,但这一切都改变不了薄熙来垮台的命运。

2013年10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0月10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