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2 《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30-12-2013 12:39:52
查看人数:(2415)

近日,令人鼓舞的消息不断地从薄王“黑打”的重灾区重庆传来,多次濒临破产,倒闭或充公的李俊民企俊峰集团迎来变革时代的新机遇:副市长陈和平亲自批示,就童家桥燃气站占地问题,组织市政府及企业方面人员,开会征求意见和协调,并限期解决民企的困难,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这是一个喻意深刻的重要信号:虽然,李俊及李修武等“黑老大”还未获得平反,但“薄王”强加给这家蒙冤民企的“黑帽子”已经被摘下来,孙政才似乎要把俊峰做为一个样板,来安抚重庆民企,并向海内外证实《公报》和《决议》中有关发展民企条款的权威性,这也显示了习近平平反重庆冤假错案的决心。

2013年12月18日,俊峰集团的总经理罗浩接到通知,市政府要召集会议,专门解决童家桥燃气站与该公司土地争议问题,他感到意外惊喜,此前,这家公司曾多次呈送有关信件,就企业困境和燃气站违约问题向市政府投诉,9月3日,他们曾召开过一次会议,但效果并不理想,这是第二次协调,新上任的副市长陈和平做了明确的批示,18日下午,在重庆市人民政府2202会议室,重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董建国亲自主持,召集市国土房管局,市规划局,沙坪坝区政府的领导,听取市燃气集团副总经理付秀平,和俊峰总经理罗浩的意见,与会人员坦诚地讨论了董家桥燃气站的问题。

原来,李俊的民企是在几年前从成都军区购买的一块土地,命名为“香格里拉”小区而开建,按照合同规定,原先位于地块范围内的童家桥燃气站理应搬迁,但地方国企燃气集团没有履约,政府因李俊戴上“黑帽子”而未与协调,致使该高档小区商品房品质下降,毫无疑问,谁也不愿意花钱购买位于燃气站附近的房子,故俊峰与燃气公司争议不断,“香格里拉”也没有按期交房,业主意见非常大,纠纷不断升级,影响了社会稳定。假如此事由薄王处理,把李俊的民企充公就完事,反正燃气和俊峰都是“国企”,事情好商量,但“薄王事变”过后,重新按《经济合同法》办事,重庆官员就处于两难之间。

一方面,燃气公司强调搬迁太难,一方面俊峰强调应当依法办事,如果按照《经济合同法》,俊峰置业有权通过法律途径要回其土地,但这个事情又很特殊,因为童家桥配气站是为十多万人提供生产、生活用气的,涉及二十万人的公共利益问题,即便双方对簿公堂,法院判燃气输了,执行起来也很困难。从物权法层面上讲,即使是涉及公共利益,也不能侵犯别人的土地所有权,更不能由俊峰独自承担二十万人公共利益的责任,所以,此事高度敏感,市政府很重视。

笔者并不关心燃气站和俊峰交涉的细节,只是据此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张德江和孙政才任职前的重庆官员薄熙来,已堕落成贪污受贿的犯罪分子,他徇私枉法,滥用权力留下的历史难题怎么办,这对中共是一大挑战,即,敢不敢正视“黑打”冤案的问题,能不能强力纠偏,进而显示中共还有自我更新的能力?这直接关系中国的未来,从这次协调会透露的一些信息看,重庆官方似乎通过经济问题先解决,政治和法律后解决的办法,小心翼翼地拨乱反正,李俊的民企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典型。

首先,可以肯定,假如是在薄熙来当权的时代,民企的这一投诉,不仅会无人理睬,而且会被当成罪状而把“黑老大”等员工抓捕下狱,即便是在薄王刚倒台后的一段时间里,李俊企业的投诉依然是敏感问题,无人表态而无限期拖延,但这次相反,俊峰得到了其它民企一样的待遇,也就是说,新的地方领导人没有公开平反“黑打”冤案,但已经不再视俊峰为“黑社会”,这一点非常重要,它表明对重庆的“唱红打黑”要重新评价,对640个“黑社会”要一一清理,对累积的冤案要有选择性地纠偏,而海内外知名的民企俊峰将可能成为楷模。

我说它是“有选择地纠偏”,是因为笔者认为,总题上看,重庆640个“黑社会”是薄王为达到不可告人的政变目的而精心包装的,它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亵渎和丑化,中国再黑暗也不可能在一个拥有2100万人口的城市里,有这么多的“黑社会”,如果真的如此之黑,“唱红”就没有空间,但是,凡事都不要绝对化,640个所谓的“黑社会”里,不能说所有人员都是冤案的,都没有问题,而很可能一部分人员是孤立的一般性的刑事犯罪或民事纠纷,根本不够“黑社会”,这方面德高望重的赵长青是法律权威,我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官员们面对政治和法律问题一再回避,而却对经济问题感兴趣?

消息人士表示,陈和平做为一个副市长,敢于批示和集会协调,证明在一个集体领导的政治环境里,他不代表个人意见,想必重庆新的领导人已经不再把李俊视为敌人,但又不能立即督促法院启动司法程序,还李修武等民企老板以清白,这表明周永康,薄熙来留下的盘踞在公检法系统的死党还在拼命抵制中央的决策,成了中共恢复造血更新功能的“肠梗阻”,这种情况全国不少,这也许正是雄心勃勃的习近平要成立“国安委”,并狠打“周老虎”的真实意图,他似乎要从体制上,人事上甩开“周薄余党”而迎来相对的司法独立。

据知情者说,主持会议的市政府副秘书长没有回避尖锐的问题:李俊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公司遇到重大问题做出决策,听谁指挥?罗皓回答说:李俊在什么地方,我们职业经理人不清楚,现在这个公司的股份是李俊三个女儿的,我们是受股东聘请担任职业经理人,因此,重大问题由股东大会说了算,我们只是执行者。显然,市领导和职业经理人都明白:被王立军追捕的李俊还在流亡中,当时如果落在薄熙来手里,就是第二个陈明亮,而他现在如果回去,就成了烫手的山芋,吃不下,丢不掉,但是,正如副秘书长董建国讲的那样,这届政府要为前任买单。

是的,薄熙来贪赃枉法,罪恶滔天,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曾是重庆地方的领导人,“山芋”再烫手,也得手捧着吃,孙政才必须拨开冤狱的迷雾展望未来,也许,政治司法问题,用经济的方法绕着解决,似乎不必冒太大的风险,但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也许官方的无限期拖延会使640个“黑社会”里的一部分人心灰意冷,甚至把打碎的牙咽进肚子,但一个社会的活力来自民众心情的舒畅,如果不把真相告诉重庆人民,而是自作聪明地把薄熙来与他枉法追诉的累积案件切割,那么,谁也无法保证“唱红打黑”的年代不再回来。所以,与其要李俊在海外流亡,而成为批评人士的话柄,不如痛下决心启动再审程序,还他及众多民企老板一个迟来的公正。

2013年12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读者网12月23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