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4《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05-02-2014 14:56:03
查看人数:(1176)

一则有关重庆小伙娶俄罗斯姑娘为妻的新闻,与重庆市委副书记张国清的言论交织在一起,出现在近日的网络上,引起读者的关注,对前者人们感到妙趣横生,对后者海外舆论一片哗然,而我却看出二者之间内在的联系,不仅是因为张书记所视察的地方是重庆理工学院,而且,重庆梁平县的青年廖鹏爱的“洋妞”杨梅也是重庆理工大学研究生,这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在媒体上碰出了火花。要我看,所谓“兵工少帅”张国清,带着人们的期待下重庆,蛰伏了较长一段时间,正当重庆“两会”人事换届,他有望接替黄奇帆之际,不承诺平反冤假错案,却高调谈及“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并扯上了习近平的“制度自信”,令人震惊,笔者建议他从新郎挨打悟出生活的哲理。

据2014年2月3日的重庆官媒以《重庆副书记:国内外敌对势力在高校阵地上联手明显》为题报道,张国清副书记12月30日在重庆理工大学调研时强调高校的政治稳定工作。他指出,国内和境外的一些敌对势力在高校这块阵地上联手的迹象越来越明显,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日益激烈,同志们要非常重视,我们自己要切实增强

“三个自信”,尤其是要增强制度自信,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要有敏感性,学校党委要有清醒的认识,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意识形态守土有责”,把高校这块阵地守好。

我想,张国清不是国安部长,也不是教育部长,重庆再重要也不是北京,他根据什么说,“国内外敌对势力”正在选择重庆理工大学联手搞事,影响了政局稳定,他还煞有介事地谈及了制度,好像他这样大肆渲染是遵照习近平的指示做的,难道是与薄熙来有关吗?一些他的余党企图利用学生的不满闹事吗?依我看,假如有纭酿中的风波,也是官媒没把真相告诉老百姓造成的,薄王已判刑,但我写的题为《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一文,已被历史事件证明属实,但重庆媒体没有公开转发,也就是说,官方没有对薄王包装“黑社会”的徇私枉法行为进行解释和澄清,在普通老百姓印象里,李俊,彭治民等人还是“黑老大”,怎么能对薄熙来不怀念呢?人心不顺,如何能社会稳定呢?如果平反了冤假错案,让老百姓看到公平正义,看到真相和内幕,看穿了薄骗子两面派的本质,恢复民企的正常地位,老百姓就业容易了,经济才有活力,人们安居乐业,既便有“敌对势力”,也无法利用重庆理工大学搞事。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官媒的报道还刊出了几张照片,并罗列了一些理工大学等陪同人员的名单,媒体说,12月30日下午,中央委员、重庆市委副书记张国清同志赴重庆理工大学调研。重庆市委副秘书长姜伯奎、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谢礼国、市教委主任周旭、市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处长谭明智、张国清副书记秘书边江、市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干部谭自俊、市教委办公室主任郭天平、市教委高教处副处长张宗华、重庆理工大学党委书记朱新才、校长石晓辉等在校全体校领导及办公室有关同志参加了会议。在参观考察了重庆理工大学校园、校史馆、机械检测技术与装备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汽车零部件先进制造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后,召开了座谈会。会议由重庆理工大学党委书记朱新才主持。

依我的经验,重庆理工大学在向张国清汇报时,可能故意夸张了所谓“敌情”,以证明他们的工作得力,比如,海内外敌对势力,利用薄熙来事件,攻击党的领导啊,社会主义制度啊,重庆的公检法整体上是好的,冤假错案很少啊,姜维平的反动文章是恶意诽谤啊,等等,总之,这样无限地夸大“敌对势力”和意识形态的斗争,即可以解脱海内外舆论的压力,又可以收买重庆地方官员,给张国清拉些选票,反过来,既然理工大学的领导做出了巨大贡献,化解了敌对势力与高校一些人联手搞的,处于萌芽之中的矛盾,作为上级领导的张国清,就应当在人,财,物等各方面多加关照,而一旦有了拨款,学校领导就可以安排七大姑八大姨得到好的工作,名利双收,如此而已。大概上述的故事就是这样编的,周永康执掌政法委大权的10年间一贯都是这么做的,所以,维稳费用越多,社会越不稳。

还有一种可能是,张国清做为中央下派的后备干部,即将接任黄奇帆的职务,重庆的一些盘踞在舆论界的人故意渲染张的言论,叫他成为读者喊打的靶子,转移对黄奇帆等薄王残余势力的强烈批评,目的是丑化张国清的形象,把他上任的好事搅黄,但这方面的证据似乎不足,故且不论。我假定张国清上述言论是发之内心,故有必要请他细读《重庆商报》以《重庆小伙娶到俄体操美女,婚礼现场挨百棍》为题发表的一篇文章。商报1月17日的这篇报道描述了一个俄罗斯艺术体操美女、重庆理工大学研究生杨梅,在酒吧与梁平崽儿廖鹏相识、相爱的故事。近日,在梁平翠屏山庄,廖鹏和杨梅举办了传统的婚礼。为了让廖鹏记住这幸福的一天,他的朋友一路用棍子打了他上百下,惹得新娘心疼落泪。

该文说,早上9点半,廖鹏和杨梅来到了公园,很多市民看到这对中西合璧的新人,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留念。廖鹏的朋友拿出一根棍子就往他身上使劲打过去,边打边问:“你今天开心不,高兴不?”“其实打在身上真的好痛,起码打了有一百下”,廖鹏说,他还要忍痛说开心,这是朋友为了让他永远记住这一天。“看着廖鹏挨打,我的心也很痛”,杨梅说,当时她就哭了。

来自非洲刚果的保罗是廖鹏和杨梅的媒人,也是这次婚礼的主持人,“我觉得太奇怪太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还要用棍子打新郎呢?”他很纳闷,“我女朋友是重庆人,以后和她结婚我也会被棍子打吗?我怕被打。”

我不太了解重庆地方婚庆习俗,但我认为,打他的用意,是叫他不要忘了今天的喜事,一辈子都不要变心,不要犯错误,这使我想起张国清犹然在耳的言论,想必他所讲的“敌对势力”,也包括文人对重庆的批评,自薄熙来2008年“黑打抢钱运动”暴发以来,有欢呼声,也有斥责,前者是迷魂药,后者是清醒剂。它像打在廖鹏身上的“棍棒”,薄王感到很不舒服,就多次称为“敌对势力”,读者可以回翻《重庆日报》,2012年2月,当薄熙来把王立军的工作改为主管文教的副市长时,以我为多的文章曾严厉地批评他,薄在会上也强调要与海外“敌对势力”斗争,但我认为,打在一些官员身上的“棍棒”是最好的警示,一个人只有不把别人的批评当坏事,才能进步,所以,我从不对臧否我的言论回击。张国清应当吸取薄熙来垮台的教训,他是怎样由一个魅力十足的政坛新星堕落成犯罪分子的,可能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好大喜功,自以为是,恶性膨胀,追逐名利,另外,与一些围绕他的势利小人车克民,成城,万国涛,吴文康,徐明等人的无原则的吹捧也有关。总之,如果多一些人仿照上述婚庆故事,用“棍棒”多打他几下,让他别犯错误,才是好事,激烈批评他的人,才是他真正的朋友。

因此,从张国清校园的“大话”,到重庆廖鹏婚礼上的“棍棒”,我们联系在一起深思熟虑,生活中的哲理立即显现,无疑地,新郎如果忘本,虽是憾事,但仅为一家一户之事,问题不大;但张国清是中共下派山城履新的政治人物,一旦掌权,任职5年,此间大权在身,有这样极左的文革思维,如何对待老百姓的上访诉求,就可想而知。当官员面对社会矛盾,不想有所作为时,只把一切罪过推到敌对势力身上就行了。“海外敌对势力”在哪,老百姓看不到,很容易混淆视听,误导人们。如果张国清不改变这种“敌对思维”,不仅难于平反重庆以往的冤假错案,而且很可能重蹈薄熙来的覆辙,那将因为他的权势太大而给重庆人民带来新的灾难。

2014年2月4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万维读者网2014年2月5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