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2《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15-02-2014 13:50:23
查看人数:(1127)

今年的重庆高级人民法院报告,照例在地方人代会上提交,但由院长钱锋振振有词宣读的这份洋洋万言的官样文章聊无新意,竟无一字涉及“唱红打黑”,好像钱锋是新来的外星人,不知道2008年至2012年发生在山城的“二次文革”回潮,曾包装,虚构,错判了640个“黑社会”,数以千计的人蒙冤入狱,每一起冤假错案都与姓“钱”的有关,不仅他本人履历与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类似,而且在薄王统治期间与他们被判刑之后,钱锋从来没有公开批评过这些徇私枉法的败类,自己更没表示忏悔,如今,这份报告给热望官方主动平反冤案的人们当头棒喝:抓人容易放人难,要平反“黑社会”和“黑老大”,没门!

近日,笔者仔细阅读重庆高法院长钱锋2014年1月20日在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的报告,原先想象一定会提及平反的事,虽然各地都在年初召开“两会”,也会审议地方法院的工作报告,但情况各异,重庆因薄熙来和王立军案件事发而广受关注,事实已足证他们曾徇私枉法而使公检法倾斜,面对习近平提及的“依法治国”理念,他们应当有所动作,既使不便立即启动甄别程序,也应表明态度,但人们渴望的那种诚意和勇气,一丝一毫也没在钱锋的报告里有所流露,总之,显然,这并非他个人的意见,这是重庆官方的共识,至少目前他们的压力不够,不想受理平反的申诉,像我以前说的那样,能拖一天是一天,拖黄为止。

我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钱锋,曾在薄王乱法的年代,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读者都很清楚,他自己也心知肚明,作为熟知媒体和司法的高材生,他没有尽职尽责地力阻冤假错案的发生,可能与薄熙来先下令抓捕张弢和乌小青有关,这一点与上个世纪,薄熙来在大连,抓我之前,先拘捕大连中法副院长刘晓滨如出一辙,国安特务彭东辉曾对我说,谁要是不按薄书记的话干,谁就是这个下场,所以,因为恐惧而瞒着良心判案,我不责怪钱锋以前的顺从,但是,今天薄已关进大牢,钱锋知道很多内幕,也知道李俊,彭治民等人是冤枉的,为何只字不提平反的事?他还怕什么?怕上级追究连带责任?怕薄熙来,周永康卷土重来?怕真相披露之后,法院形象受损?怕你钱锋丢面子?我无法判断是哪一种,但我知道“钱锋”,曾是“唱红打黑”抢钱的急先锋,不论什原因,他都应当在人代会上道歉和请辞。

但是,脸皮厚的人没有羞耻感,钱锋不仅代表市高院向大会报告工作,而且自卖自夸,通篇都是赞美,他从六个方面,肯定了法院的成绩,仿佛与全国其它城市一样,我不否认重庆高法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我认为,如果真的象他讲的那么好,重庆就是公平正义的人间乐园了,王立军不会“夜奔”,谷开来不会杀害海伍德,薄熙来也不会倒台,既然审判薄熙来是对的,就应当检讨“唱红打黑”运动,“红”是李修武等冤民的血,“黑”是王立军等091专案人员的“心”,这一切钱锋无法回避,面对比国民党“渣滓洞”还要“黑”一百倍的铁山坪,面对堆积如山的千古奇冤,面对依然在冤狱中哭干眼泪的良民,钱锋敢说重庆高法没有一点责任?

钱锋说,2013年,市高法院在市委的领导、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和最高人民法院的监督指导下,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按照市四届人大一次会议决议的要求,指导全市法院严格依法履职,狠抓队伍建设,工作取得新进展。全市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410348件,审执结371182件,比上年分别增长6.3%和5.5%。其中,审结一审刑事案件25519件、一审民商事案件235685件。市高法院受理各类案件4581件,审执结3911件;5个中级法院受理各类案件45351件,审执结39920件。

但是,重庆高院办了这么多的案子,没有一件与640个“黑社会”有关,李俊,李修武,彭治民,曾智强等人无一例平反,连接受申诉都没有,难道薄王“打黑”是对的?难道王紫绮开“亮点茶楼”养“鸡”的罪,大于谷开来预谋杀人?难道樊奇航的所谓罪行重于枉法和叛国的王立军,难道薄熙来贪污受贿的罪轻于公安局长文强?真是天下司法奇观!重庆公安只把内部蒙冤的警察神速纠偏,而对他们参与制造的涉及他人的无数起冤案,却装聋作哑。钱锋,他“打黑”时冲在前锋,现在,为什么不站在平反冤案的第一线,他作为中国法制报的老记,良心叫“薄狗”吃了。

重庆官媒转述钱锋的话说,要保持司法廉洁,强化廉政教育,牢固树立法官良知是最好的法律理念,引导全市法院干警坚守“不贪赃、不枉法”底线。依我看,还应当加上一条:不办错案,但钱锋不敢这么说,因为底气不足。如果不平反以往的冤假错案,不严惩跟随薄王乱法的人,下一次出现“刘熙来”,“王熙来”时,铁山坪的故事还会重来。要彻底杜绝长官意志办案,避免公检法成为政客内斗的工具,最根本的办法是力促司法独立,但满腹经纶的钱锋没有勇气讲真话,他想的问题是,下一届能否连任院长,这一届的报告如何四平八稳不得罪人,包括参与270多个专案组的哥们,多拉点选票吧,不论薄熙来在位与否,他自己的个人利益都放在第一位,如此而已。

不过,为了装潢门面,钱锋在报告的第五部分,还是以“全面加强队伍建设”为小标题,羞羞答答,轻描淡写地谈及“纠偏”一事,他是这么说的:加强对司法权的监督制约,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责任追究机制。巩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成果,切实解决队伍中的不正之风。旗帜鲜明地反对司法腐败,继续实行“零容忍”,坚决清除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要我看,这一段话是唯一的亮点,如同漫长黑夜里的一个萤火虫,闪闪的,还有一点点温暖,但钱院长没讲具体内容,他们纠正了什么?责任追究了何人?以后又能防止什么?通通都没有。一大批良民成为薄王政治造势的牺牲品,阴谋和内斗,使他们成为政府的敌人,这一切不拨乱反正,何来巩固“党与群众的联系”?早在上个世纪,薄熙来于大连与闻世震,于学祥,高姿等官员争权夺利,为捏造证据加祸于对立派,精心编造了张永祥等四兄弟,韩晓光,陈德惠,刘晓滨,高姿,杨庆典等数十起冤假错案,破坏了国家的法制,没受到追究,却带病提拔,又在重庆犯下了“二次文革”抢钱买官的滔天大罪,以致堕落成重庆最大的杀人贪腐集团“黑老大”,这一切不彻底清算,却留他一条“狗命”和一个尾巴,是何道理呢?连恍然如昨的重庆冤案都不能平反,如何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呢?

另据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表示,2月7日,春节过后上班第一天,市长黄奇帆专程来到市经信委,检查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落实情况。黄奇帆说,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强调,“反腐败体制机制改革,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理清责任、落实责任。不讲责任,不追究责任,再好的制度也会成为纸老虎、稻草人”。政府各部门党委党组都要切实履行好主体责任,把反腐倡廉摆上位置、放在心头,种好自己的“责任田”。

在我看来,重庆不能平反冤案,主要责任在于黄奇帆没读懂习近平指示的含意,在中国最大的腐败是司法腐败,薄熙来就是利用地方官贪财求官的心理强奸公检法的,黄奇帆,钱锋等人首先要承担责任,理清自身的“责任田”,最起码要在人代会上向人民道歉,古人讲,知耻近乎勇,黄奇帆和钱锋这样的“稻草人”,随着“薄浪”而飘动,活灵活现,令天下人笑,如今真的应该清醒了,如能知耻改错,参与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应是他们赎罪和解脱的唯一方式。否则,等他们与薄熙来为邻,失去了自由,就失去了重新作人的最后机会,该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是人世间逃不过的真理。

2014年2月9日于美国新泽西。

万维读者网2014年2月12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