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6《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07-03-2014 00:12:01
查看人数:(1557)

尽管,全国政协会议的新闻发言人没有明言周永康落马一事,但与会记者都相信中共不久将公布真相及周的罪证,至于如何惩治他,可以仿效“薄熙来模式”,实际上,周薄是一个藤上的苦瓜,苦得发涩,味道一样,换言之,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延伸和进展,也是它的升级版,不知道能否再继续升级,全看大权独揽的习近平有没有更大的决心,如果他有其父习仲勋的胆略和气魄,下一步中国就可能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或者说,把养虎为患的林子底朝天翻了,当然,这需要足够的来自民间的压力和动力。

如果把已经关进秦城的薄熙来和周永康比较一下,可以知道为什么他们能连在一起,狼狈为奸,成为死党。薄熙来有薄一波的后台,有李铁映的提携,而薄李都在辽宁苦心经营多年,也算是有点缘份,薄家,李家都帮过周,薄父曾挟持江泽民,李的兄长李铁林曾任职中组部,所以,辽河油田的贪腐“油耗子”,才能用油水滋润中南海高层,把薄家,李家等喂饱,周上去后成了中国最大的“黑社会”保护伞,而薄家自定的“皇储”薄熙来在羽毛未丰之时,就藏在这支伞的下面徇私枉法,他曾在大连指鹿为马,制造了成百上千的冤假错案,上个世纪,周永康与薄熙来的联络员是原司法部处级官员成城,薄把他提升为大连市政法委书记,因此,这个人的言行有助于揭示薄周勾结的内幕。

据原大连荣宝斋分公司经理周某披露,她的先生,原大连地方银行庄河分行行长姜某因与市委书记于学祥走得近,薄熙来及其党羽就利用国安的监控手段,紧紧盯住他,抓住他工作上的一些失误,把他判刑坐牢了三年,她绘声绘色地讲述过成城的故事,成城为了让薄满意而枉法追诉的卑劣伎俩,胜过德国纳粹,成城自吹与周永康是铁哥们,他去司法部像“走平道”,只要花点小钱,想抓谁就能把谁关进地狱,而当时的大连公检法,尤其是法院,被刘晓滨案所恐吓,所有的法官都成了木偶和魁儡。

有一次,成城说,唉呀,抓人判刑是一种精神上的高度享受,也是挣钱的“聚宝盆”,因为一抓人,家属亲友就得请客送礼,公检法的哥们更乐,求他们办事的“客户”更多,一旦判了刑,狱警也乐,因为减刑,假释,保外,评选“劳积”,等等,哪个环节都是钱顶的啊,等囚徒再一放,家属感谢我们,又是银子。如果是“上访户”,需要公安盯着,又可以安排下面哥们的工作,你说,谁不想干这“肥缺”?2001年,当成城小人得志时,喝点茅台酒,酒后失言,竟讲出这样的话:薄省长给我这活儿,就是金山银山啊。因此,成城在大连贪腐金额上亿元,单是给饰缅房地产老板韩某的女儿安排工作,就收了198万,韩说,这是吉利数,我就发。其实,这事不独归“功”于薄熙来,它也是周永康十年“政法王”的心灵写照。

他们是“红社会”,戴着“书记”,“市长”,“主任”的桂冠;他们是“黑社会”,吃喝嫖赌,杀人越货,抢钱买官,几乎无恶不作,他们是中国社会动荡,不满和焦虑的总根源,官媒上描述的成绩是他们无耻的谎言,会议上发表的文件是他们误导民众的“羽毛”,他们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是衣冠禽兽,不,连禽兽都不如,因为牲畜不会撒谎。曾几何时,上个世纪,薄熙来在大连高调痛斥买官卖官的政敌,但他自已带病提拔,每天都在权钱交易,卖官鬻爵,薄熙来的如意算盘是,用钱铺平道路,在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支持下转战西南,卧薪尝胆,步其后尘,走出登级的第一步;周永康的“小九九”是,拼命地捞钱和醉生梦死地享受,只要把薄熙来捧起来,一切都无所谓。所以,2011年6月29日,周永康与薄熙来肩并肩,一边“唱红”,一边挥动着小旗,仿佛地球就舒舒服服地踩在脚下,此后,中国再发生的事就不必复述了,我只是提醒读者,抓了周永康,人们才明白了,为什么王鹏飞有立功表现,却一样判刑;为什么“四大金刚”出庭受审时都一色白衬衫,黑西服,好像受屈了似的;为什么王立军下肢瘫痪了,坐轮椅出庭对质;为什么薄熙来案庭审了5天多,他的罪行严重地“缩水”了,才判了个无期徒刑;为什么谷开来预谋杀人捡条狗命,为什么她判完刑,周永康要去安徽合肥法院视察;为什么大连,重庆的冤假错案就是不平反;为什么大连的贪污受贿分子众多,只有徐明倒了大霉;为什么周永康案迟迟不公布,等等,原来,周永康的维稳生意,大得不得了啊,历经十载,纵横天下,养肥了公检法司一批“大硕鼠”,所以,牵一发而动全身,翻了船不堪设想,中南海新的领导人,只能分期分批地把周永康的党羽慢慢地抓起来,这需要谋划研究,需要走党内外的程序,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就火候和时机看,不能不说习近平,王歧山还有一些“大智慧”的。显然,周永康当年对“双规”薄熙来投了反对票,可能策划了2012年3月18日,暗杀令计划儿子的案件;还可能调动武警,策划了同年3月19日的包围新华门的政变,不论如何,假如不先稳住和迷惑他,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再正式公布他的罪行,中国就有可能发生内战。

所以,我想,习近平的团队先通过海外媒体放料,叫周永康的众多死党恐慌不安,重新站队,而迟迟不点名“大老虎”,故弄玄虚,敲山震虎,是一举两得的高棋,即可震摄那些贪得无厌的既得利益集团“大佬”,要他们见好就收;又可以加强自己权势的凝聚力,以便进行改革;同时,也可以满足老百姓反腐倡廉的强烈愿望,而且,反腐本身就是“生产力”,打一只“大老虎”,就可以没收非法所得数以亿计,如果把大大小小的谷俊山,薄熙来,刘志军都收监,连同“刘汉式”的“黑老大”,国库就源源不断涌进了“银子”,像秋天的谷仓,面对着成千上万台“收割机”,那么,这比直接抓生产还要快,还顺应民心。看来,反腐的口号冠冕堂皇,但深层次的动力也与经济有关,只是薄熙来,周永康做梦也想到,中国有一天将用他们“黑血”祭旗,而这大旗曾被其高举,他们曾红的发紫,紫变成黑,黑的油亮而血腥,令人不寒而栗。当他们倒台之后,多年贪腐的“真金白银”堆积如山与薄熙来偏爱朗读的“爱莲说”形成鲜明对比,使人们有理由名正言顺地把赃款赃物收缴国库,归还人民,这让我再次想起他的马仔成城的“鬼话”:抓人判人是一种“大生意”,也是一种“精神享受”,当王立军用小刀切割李俊家族的骨肉时,人们听到了薄熙来的笑声,是的,他们脚踏别人之际,的确如此,而反制其身呢,这一答案要去请教薄熙来和周永康了,听说至今还没抓成城,别着急,和车克民,(车辉)王富选,彭东辉,郑义强等薄熙来的国安特务一样,我坚信,人们“享受”他们的时候终于快到了。

2014年3月5日于美国。

自由亚洲电台3月6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