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3《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04-12-2014 11:46:36
查看人数:(892)

自从薄王倒台判刑之后,相当多的海内外正义之士,都关注重庆的变局,并预示遭受薄王“黑打”的民企老板彭治民,李修武等人能重见天日,但时间过去了一年多,只听说一些受到处分的公安人员复职,其他人杳无音讯,重庆的地方官换了两茬,从张德江到孙政才,都无所作为,山城依然迷雾笼罩,薄熙来的罪行被留下了一个长尾巴,而黄奇帆,张轩,钱锋等薄王的死党还在位,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玩起阴阳术,耍尽小花样,力阻冤假错案的平反,使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依法治国”目标成了泡影,近日钱锋的表演就是精彩的一例。

据官媒报道,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司法局、重庆市律师协会11月27日召开的第五次联席座谈会透露,2015年重庆法院将强力推进“律师诉讼服务台”建设试点工作,全力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方便律师参与诉讼。

从这一信息看,似乎多年来只起“李庄陪练”作用的重庆律师制度,要有点改变,但仔细查看重庆公检法系统目前的状况,我并不乐观,因为薄熙来“黑打”时的人事“堡垒”还坚不可摧,只要点击“钱锋”的名字,就可以从网上看到一系列的大量的当年吹捧薄王的文字,这些一边踩着民企老板肩膀往上爬,一边瞒着良心写的无耻谎言,已尽显薄的“干部基础”,是多么牢固,不把钱锋这样的得力干将抓捕归案,重判入狱,如何彻底清算薄周徇私枉法的罪行?不把监狱里蒙冤坐牢的良民平反释放,如何凝聚社会的正能量?不打破由黄奇帆,张轩,钱锋,余敏等贪官污吏编织的篱笆墙,重庆为民企申诉的律师岂能追讨失去的正义和公平?

原来,“黑打”的重灾区,薄王的大本营,为了迷惑群众的眼睛,在继续玩“花架子”,官员不是实实在在地接受律师代理的申诉案件,争分夺秒地为受冤的民众平反,而是搞所谓的重庆高院研发的“律师诉讼服务平台”,其内容主要包括以二代身份证为载体的律师身份识别系统、公众服务网上律师服务系统和专门的律师工作室,等等。目前,重庆高院已决定在市一中院、万州、黔江、沙坪坝、江津、丰都法院启动平台建设试点工作。2015年将重点抓好试点法院平台应用,逐步实现代理信息自助录入、案卷材料自助查阅、证据材料自助提交、案件进展自助查询等功能。

但是,在我看来,现代化的技术手段再先进,也不能自动为人民服务,它必须首先需要由正直和善良的人,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去操控,在重庆,不论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都恰恰还是薄熙来的余党,周永康的嫡系人物钱锋,独掌重庆高院院长的大权,重庆地方媒体报道说,钱锋从法官与律师的共同价值追求、职责使命、行为底线、履职保障四个方面,指出法院要把律师的阅卷、会见、举证、质证、辩护等执业权利落到实处,严格遵循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刑事司法政策,充分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要推进建立由律师代理不服生效裁判、决定的申诉制度,共同推动涉诉信访法治化建设,要构建网上网下一体、诉讼与服务结合的律师诉讼服务平台系统。

听其言,观其行,人们对薄熙来及其死党的两面性已早有领教,他们讲一套做一套,已成了笑料的典型,把薄的贪腐和枉法的罪行和他在位时的漂亮话比较一下,就想起一句流行语,“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同样的,钱锋是薄周的高徒,两面派的演技超好无比,但多年受骗,历经山城风雨的老百姓已经不信,只是碍于他的权势而无语。

请问:钱锋坐着重庆法官的第一把交椅,他的“价值追求”,“职责使命”和“行为底线”及“履约保证”是神马东西?我懒于去网上搜寻更多罪证,只点击了三下,就找到了2008年1月3日的一则故事,那时“唱红打黑”正起于青萍之末,官媒说,近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分别在市高级人民法院和市人民检察院考察调研,他指出,法治健全的社会环境对重庆的发展不可或缺,而执法队伍的廉洁公正则至大至要。在听取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钱锋、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余敏的汇报后,薄熙来说,市检察院、市法院为全市的平安、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赢得了群众的好评。两支队伍政治可靠,工作努力,业务精通,值得信赖。这段文字足证,钱锋和余敏都是薄王得力干将,称他们是“抢钱买官”的急先锋,一点也不错,明明是盯着民企的钱袋子,要虚构罪名加以刑罚和没收,把数以亿计的民脂民膏贪占挥霍,却把自己包装成“廉洁公正”的楷模,明明是老百姓恨之入骨,把山城搅得鸡飞狗跳,民不聊生,却自夸山呼万岁。

总之,从“黑打”发韧到疯狂落马,此间,钱锋都是薄熙来搞运动的“功臣”,所以,2010年3月12日,全国人大在北京开会,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钱锋不是人大代表,竟敢破坏组织程序,列席会议,由周永康和薄熙来撑腰,在专门的一次会议上,为他们公开辩护,他说,重庆涉黑案件的审理程序公开,公正,透明,“打黑”不存在不公正、扩大化、运动化问题。官媒报道说,12日下午,重庆市全国人大代表分组审议“两高”工作报告,钱锋在列席会议时发言并作出上述表态。假如钱锋是受了蒙蔽,日后应当有反思和内疚,忏悔,但是,谁是见证人,要知道他当年可是在全国人代会上信誓旦旦讲的,难道像放屁一样排出二氧化碳就完事了吗?堂堂的一个直辖市的高院院长,就这个鬼德性,现在还讲“神马”价值追求和行为底线。可见钱锋的脸皮厚如鞋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过去和薄熙来学得骗术和演技大有长进。

那么,钱锋是个“神马”东西?原来,他是周永康在地方布局的一枚棋子,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把他的简历与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的简历比较一下,会发现惊人的相似之处,尽管,公检法是专业性很强的一个领域,这方面的工作人员,既要品质好,也要懂业务,不应当是官员拍脑门可以点将的,但李东生和钱锋等人都打破“隔行如隔山”的古训,一个跟头翻过“山”,由记者变成了公检法的骨干,过去与墨水搅在一起,现在穿上了制服,李东生有了警衔,钱锋裹上了法袍,这里的奥秘周永康,薄熙来最清楚,他们深知要统治臣民,主要靠两手,一是抓,一是骗,而10年“政法王”制造冤假错案堆积如山,老百姓怨声载道,他们要掩盖真相,更需要谎言,于是,由新闻與论界,一个撑杆跳,他们成了周永康的得力棋子,北京媒体消息人披露,钱锋是由周永康推荐给薄熙来的。

简历显示,钱锋1982年9月至1986年8月,在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新闻系新闻专业学习,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86年8月至1994年9月任法制日报社评论部编辑,1994年9月至1995年4月任报社经济采访部副主任,当时才是一个副处级,此后,他虽在司法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过,但并不精通相关业务,只是给领导擦皮鞋,薄熙来任商务部长期间,他通过友人关系,巴结上了他,于是,2004年9月至2007年7月,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法学专业学习,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其实,他是薄熙来煞费苦心,故意栽培的助手,2007年12月,薄熙来下重庆,由力挺“薄骗子”包装自己,图谋政变的周永康举荐,钱锋跟随薄一路走来,“唱红打黑”,枉法追诉,双手沾满鲜血,犯下累累罪行,直到2008年1月,他任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代理院长、党组书记,随后,薄为政变做准备,提升他为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这一仕途足迹类似李东生,不过一个在京城,为周永康所用;一个在西南,为薄熙来效劳,假如薄周政变成功,他一定取代如今的周强,总之,他们都是杀人如麻的马仔,看主子的眼色行事,做任何事都没有道德底线。

由此可见,官迷心切的钱锋,从一开始,把自己绑到薄王战车上,其目的就想当官谋利,否则,不会主子倒台一年多,他没做一点反思,没对亲手送进监狱的一大批民企老板,流一滴同情和悔恨的眼泪。从彭治民到李俊,从黎强到樊奇航,从王紫绮到曾智强,有多少曾为重庆经济发展做过贡献的企业家,被钱锋打开监狱的门关进了地狱,有的是死刑,薄王杀死了他们的全部生命,有的是判刑,杀死了他们生命的一部分,不论是全部还是局部,都是人世间最大的犯罪,有时我想,假如钱锋是受了薄的欺骗或有点人性和良知,在王立军疯狂的年代,他有策略地阻挡一下,把枪口抬高一毫米,重庆就不会发生那么多骇人听闻的悲剧。然而,这个没有人性的帮凶没有这样做,从法制的角度分析,他是主观上故意地追随薄王犯罪,应当严惩不怠。

记得前年,有一位曾在曾智强的广告公司的当文员的小女孩,从美国打电话给我,讲述了她们老板的故事,她说在曾的公司做了很久,这位民企老板太好了,好得员工一直不愿离开他,只因“黑打”他成了“黑老大”,公司被公安搅黄了,她才不得不离开中国,她在美国圣地亚哥读书,不再想回去了,她说这是一个黑白颠倒的重庆,如果不认识曾总,她就不会这么悲观。后来,我在美国见到曾的母亲彭老太获悉,薄王倒台后,这个小女孩又放弃了学业,回到曾的公司继续工作。我真的是好感动啊。试想,老板如果是违法乱纪的“黑老大”,怎么会对员工这么好?类似的重庆民企有多少,类似曾智强的好人有多少啊,他们是中国民企经济的脊梁呀!再比如,李俊流亡海外,至今有家不能回,但他在家乡的企业每个月还给政府缴税,你说这是“神马”事啊?钱锋还好意思讲“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保证律师代理已生效裁决的合法权益”?这真的是一幕天花乱坠的骗局。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荒唐而猾稽的年代:李俊的“钱”养着“钱锋”们,“钱锋”们却理直气壮地挡住家门不让他回家,他曾经多次委托律师向重庆各级法院提交了申诉,提交的证据可谓天衣无缝,但均被法院退回,不用说平反昭雪啊,连受理都没门。制造无数冤假错案的沙坪坝法院院长郭某照常升官发财,和老“钱”一样不损毫毛,那么,法院的经费是哪来的,不是包括李俊在内的众多民企上缴的吗?他们用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养着这些贪官,这些污吏却祸害老百姓,这是“神马”逻辑?钱锋应当拍着胸膛想一想,你在过去的几年里,掌管山城监狱的锁钥,把多少无罪无错或无罪有错的人,关进了厚重的铁门,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这是断子绝孙的做孽呀!你现在还能引导他人讲“价值取向”,你的取向在哪?你早就迷失在薄王的谎言里,我相信,随着周永康的落马,你离监狱越来越近了,等你被关进铁牢,你就知道了“神马”叫法律,你可以和薄王一起讨论“价值取向”等问题,一直到死,反正秦城里有的是时间。

2014年12月3日被薄熙来下令拘捕14周年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2月3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