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6《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08-12-2014 00:53:19
查看人数:(993)

已打破“刑不上常委”惯例的中共政治局,在人们期待很久之后,终于公布周被“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惩处的决定,这又来了新的问题,依据官媒列举的6宗罪行,假如适合法律条文,足以判死,习近平等新一代领导人敢不敢再进一步:打破“死”不上常委的戒律,不要再像对待薄熙来案那样裁剪罪证,留下遗患,而是体现法律面前官民平等,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这一点至关重要,它标志周案是否可以成为司法改革的里程碑,多种迹象显示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杀掉周永康有利于释放老百姓的怨气,有利于凝聚人气,有利于伸张正气。故我主张对其判死,立即执行。

由于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官方没有正式公布周案的查处结果,尤其是18届4中全会公报只字未提周的名字,引起海内外读者的广泛关注,也给谣言流行留足蛊惑人心的空间,但实际上,对周的深入调查从未停止,反倒细微加速,不断升级,据说辽宁省公安厅派到辽河油田办理周案的工作人员多达数十人。这仅仅是一个地区性的小组,可见对周的处理是大动干戈的,虽有阻力,但远不如王歧山打老虎的爆发力大。至于不在18届4中全会上讨论此案,与周多年广泛培植地方嫡系有关,难于想像全体中委和候补委员300多名,会没有一点异议,而目前把查明的证据材料呈送政治局研究,传阅的人手有限,便于操作,也利于加快办案的效率。

新华社12月6日的报道说,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3年12月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在查办案件中发现的周永康违纪线索情况的汇报,决定开展相应核查工作。2014年7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了中央纪委开展核查工作情况的汇报,决定对周永康立案审查。现在,历时一年多,才在2014年12月5日的政治会议上,决定开除他的党籍,并立即公开报道,这表明对他的查处是相当慎重和深入的。

官媒的电稿已是深思熟虑,字斟句酌,新华社说,经查,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党的性质和宗旨,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重大损失,影响极其恶劣。

这样的表述太笼统和简单,但也列举了6大罪状,我认为,第一条的所谓“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说白了就是策划与参预军事政变,周原在辽河油田任职,徐才厚原籍大连瓦房店市,薄熙来曾长期在大连苦心经营,实际上,是他们党政军“桃园三结义”,以老乡为纽带,以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为目标,以恐怖暗杀,徇私枉法,造谣诬陷,“打黑”抢钱为手段,搞得一个颠覆,分裂国家政权的犯罪集团,这样的行动应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起诉。不过从中共党内议事程序看,指责他违反3种纪律也是实情,因为在接班人问题上,习近平是经过党内有限的范围,正常的组织考核过程而提升的,也就说,作为政治局常委的周,是至始至终参与议事的,他有表决权,表面上是少数服从多数的,但紧随其后,他私下与徐才厚,薄熙来等人暗渡陈仓,以重庆为政变基地,以“国动委”演习为先声,以“唱红打黑”为抢钱筹款的途径,以薄瓜瓜海外投资拉拢和收买文人和外媒为與论准备,疯狂了几年,差一点阴谋得逞,从这一点看,首先是违反了中共的内部纪律,故此,官媒在第一条就抓住要害:他垮台主要是阴谋政变,与中央分庭抗礼,并想取而代之。后来,通过美国《纽约时报》披露的一些针对习和温的假消息,就是他们與论先行但因故迟到一步的文字。

第二条的指责具有普遍性,由于监督机制缺失,中共各级官员广泛地存在不同程度的腐败问题,周永康比较严重,因为他主要是在担任10年之久的政法王时,九龙分治,一手遮天,把公检法当成自家的“后院”,完全堕落成了徇私枉法,指鹿为马的工具,制造了中国历史上最多,最大,最黑,最令人发指的数不清的冤假错案,而且,抓人,审讯,判刑,坐牢,减刑,保外,假释,等等,都成了与金钱紧密联系的生意,各级官员都利用枉法追诉的办法,一是泄私欲,二是捞黑钱,三是维护统治,结果造成冤狱遍地,民怨沸腾。总之,“司法”成了“私法”,周永康成了践踏《宪法》和国家《刑法》以及《刑事诉讼法》的最疯狂的骗子和恶魔。

这里仅举一例亲身经历:2006年初,笔者走出冤狱回家,周永康主管的政法系统下令,给大连国保拨款100万,用于奖励软禁我的公安人员,还不包括暗中下发给监控我的国安特务的经费,为了防止我出声,薄熙来的心腹,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又名车辉),没有跟随薄熙来进京和下重庆,继续执行他的命令,为了争利,我所在的西岗区日新街道派出所与市级国保多次发生纠纷,互相诋毁,已不加掩饰地表面化,我成了他们赚钱分赃的工具,在2007年9月6日,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召开之时,为防止我向温家宝呈递申诉信,派出所把我非法拘禁了6个多小时,紧接着几名“国保”进驻我家,剥夺我的行动自由,直到8日结束,接着,车辉的人马王富选,彭东辉,郑义强,依然对我进行24小时监控。车受薄的指令,还多次找到社区党支部的曹书记,诬蔑我是“特务”,“间谍”,刑满释放后还要监视,曹书记愤怒地说,薄熙来是两面派的高干,开会讲得天花乱坠,但他在曹管辖的社区里的长江路598号的万达公寓,巧取豪夺了28层的两个单元,共400多平米,经常空闲,还从不缴纳水电费。收费员找不人,就找社区。他监控和诽谤你,是怕你揭他的短啊。后来,2009年初,我在李克强任职,与薄派地方官员内斗的夹缝里幸运地流亡海外,大连西岗区日新街道派出所的一位“片警”遗憾地说,姜叔啊,你带走了俺的财运啊。是啊,单是国安租用的监控我的房子就200多平方米,人员10几个,每年租金10多万。挂得招牌叫“西岗区离退休职工办公室“。由此想见全国有多少类似的机构,在挥霍国家的民脂民膏。

第3条是“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这一点对周的指控也具有普遍性,由于官员的权力太大,想叫谁富谁就富,而趋利避害又是人性的弱点,故“一人得势,鸡犬升天”,几乎没有贪官不这样做的,人们较多兴趣地关注周的情妇,纷纷猜测是谁,也来自人性的共同点,实际上,情妇伴随官员捞钱,是社会制度的必然产物,像周,薄,徐这样的大官,一般都找文艺或新闻界的美女为情妇,反之也然,这里原因还有两点:一是他们首先是聚光灯下的新闻人物,故较易于和记者或文艺名星相识;第二,贪财离不开好色,而文化新闻界又多云集美女;第三,女人体力较弱而转向姿色和智谋,她们知道青春易失,故为物质享受而抓紧机会,利用官员的权势敛财,诸如周这样的“政法王”级别的官员,一定是在央视的美女后宫里猎物,所谓:“英雄”爱美女,是也,只不过“英雄”输了,就成了狗熊,妃的或妾的也就水落石,成鸟兽散了。

第四是“泄露国家机密”,这一点和第一条重复,可能指控的内容有所不同,现在还没有细节的展示,也许永远成谜,将来周出庭受审时也未必允许老百姓知情,但我分析,可能与薄案有关,2012年3月,全国召开人代会期间,他匆忙和徐明回重庆一次,可能周已向他泄露了将要惩处他的秘密,他或要毁灭证据,或要预留行动方案,也许二者兼而有之,不论如何,这样做非常危险,假如他回山城后狗急跳墙,与盘踞地方的成都军区阮副司令搞一次兵变,周永康在京城以武警呼应,徐在部队里猛然发力,基辛格和瓜瓜在海外造與论,那么,历史可能改写,《纽约时报》憋了很久的文字,可能就成了法院指控温家宝等人的法律文书了。所以,中共对此十分重视,要记在罪行的账上,不知庭审时如何解释。

第5条和第2条重复,第6条和第2条部分内容也重复: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这里不在赘述,但列举这些总的给人印象是,绝对不要放过周永康,判得越重越好,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在列举6大罪状之后,还觉得意犹未尽,官媒说,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不知道都是什么线索,也许暗杀结发之妻是一条,也许策划“大连5,7空难”,是他和薄熙来一起搞的,也许还指控他下令暗杀令计划的儿子,等等,总之,人们难以想象,在过去的10多年里,就是这样一个穿着法袍的“政法王”,如此之坏,如此之黑,如此之狂,却领导司法系统,所以,造就了全国各地,遍布21个省市自治区的大大小小的“政法王”,恰恰是他们这些人,与民争利,欺压百姓,无法无天,横行霸道,激化了社会矛盾,他们是人民不满政府的根源。

因此,从目前中共高层公开传递的信息看,不仅要拿下周永康,而且要平反所有的冤假错案,仿照胡耀邦,开启一个依法治国的新时代,但由于习的局限性,他还要维护现有的政治制度,使用和依靠下级官员,所以,上面的“大政法王”抓捕了,下面“小政法王”依然顽强抵抗,他们不仅对维权和言论人士疯狂抓捕,而且对进京访民也强力打压报复,各种矛盾现象碰撞而颤抖,撕裂了社会,比如,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冤杀案”重审将要开庭,忽然延期了;刘云山受政治局委派下重庆,督促“黑打”冤案的重审平反,黄奇帆却婉拒出席常委会,钱锋用高科技的律师自动化身份识别系统,恐吓代理申诉的重庆律师,而习近平令最高法院邀请张家叔侄亲自赴京助阵和现身说法,正对抵触的官员预以回击。

这就是说,周永康的落马,标志着一个黑暗的时代的结束,但新的年代还只露出一线端倪,中国进入了承前启后的不确定的历史时期,虽然,习集12个小组的权力于一身,但这与其说是他的超强能力,不如说是矫枉过正,高层反对周的一种人脉互动与合力,既然“九龙治水”,过于分权,不如全部权力归于一身,走向另一极端,实际上,这是像征型的集权,习比胡和江要强势一些,也带着其父留下的正能量,但也抗拒不了体制,他既抓“令家党”,也抓广东的政协主席朱明国,都是为了显示公平,而稳住大小的“政法王”,因为统治的基础无法改变,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但不论如何,胡与温,习与李联手拿下薄,周,徐都是了不起的壮举,都是较正国家航程的伟业。

官媒报道说,2014年12月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纪委《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将周永康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又说12月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周永康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依法进行中。这一系列的组合拳显示,周永康案已经升级,他必将与薄一样,接受法律的审判,至于公开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判死刑,还取决于几个因素:中共改革派与保守派内斗的结果,社会局势的变化,民心的动向,以及国际的形势的发展,至于受理的法院,一定是按照上级的安排在走程序。

然而,既便如此,审判周永康还是具有重大的意义,它提示官员,手中的权力很好玩,但稍纵即逝,如果仗势欺人太甚,作恶多端,积怨太多,等下了台,是要有报应的。谁能想象,过去端坐司法“金字塔”顶端的周永康现在成了阶下囚,苦着喊着求饶命,如果判个无期,还要去坐自己批示扩建的秦城监狱;如果该死不判死,戏弄法律,那些在他领导下横行霸道,徇私枉法的官员凌辱的牺牲品,成千上万,云集飘荡,能闭上眼睛,平静地散去吗?那些死去的冤魂能答应吗?那些坐牢出狱的或还在苦度铁窗生涯的人,会心安吗?我想,2009年11月13日,自焚的成都金牛区的唐福珍该笑了,失去爱子的作家廖祖笙该笑了,蘸着血泪写出《重庆狱中家书》的李修武该笑了。总之,笑吧,让国人在笑声里审判周永康。

2014年12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2月6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