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9《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11-01-2015 23:36:16
查看人数:(934)

2014年12月22日,由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披露,薄熙来在法国嘠纳的豪宅,已挂牌对外出售,我想,2013年9月22日,它庭审时折价2000万人民币,现在却是695万欧元,折价5483万,虽然飙升了百分之二百七十,但因为地处世界级的旅游与度假胜地,大量华人购房者涌入法国,估计此物业很快就会卖掉,而追回的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具体地讲,应当立即划入大连市财政局。作为一个大连人,非常高兴地看到,薄熙来成为中纪委打掉的第一只大老虎,正囚禁在牢笼里,反省以前的罪恶,对别墅升值而减轻国家经济损失,更是感到宽慰。这验证了古人的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薄熙来80年代从北京下派大连,后担任大连市长,当时的动机就不纯,他是瞄准大连的生意而来的,因为那时大连的土地政策由以前的无偿划拨,变为有偿使有,而出价多少,市领导一只笔审批,他利用市政府开发办的主任郑惠做挡箭牌,亲戚,朋友,家人都捞了大钱,之所以《世界日报》的网友能抓拍到他儿子薄呱呱于12月20日在纽约第五大道高档的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百货公司进行圣诞大采购的镜头,就是因为他富得流油,而油里淌着大连人的血汗,薄谷在大连横行霸道了10年,捞走的钱不会低于10个亿,这些钱大都通过儿子转移到英美,中纪委查获的不及九牛一毛,如果按法律规定,他们夫妇不仅应处死刑,立即执行,而且儿子也应当列为“猎狐行动”的首狐,抓捕归案,但习近平是“红二代”,虽然薄熙来阳奉阴违地要取而代之,手段卑劣而残忍,但其骨子里还是对其不忍杀,只好把他的罪行巧妙地掩饰缩水,判个无期徒刑了事,他在法国的别墅如此不合情理地升值,与此有关。

于是,一则有关他的赃物将对外售出的文字,与其子在法国知名皮件品牌(Goyard)设于古德曼百货内的专柜旁狂扫奢侈品的报道同时出炉,勾起笔者久远的回忆,记得1985年是农历牛年,即,薄熙来到大连工作后次年的某一天,金县下着小雨,他下乡呆在三十里堡的窝棚里,我去采访与之邂逅,他把裤腰带给我看,是红色的,他说是本命年,避邪用的,我心直口快,说,最好的避邪办法是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他听了有点生气,但也强忍而傻笑,因为那时我听说,他过节时用冷藏车给中南海高官送礼,长海县的海参,鲍鱼,和金县的苹果,石河的葡萄,等等,他没少巧取豪夺,而换回的是自己升官发财,老百姓的血汗钱大都进了他的腰包,类似的故事很多,有时忆及就像一场梦,像他这样的两面派,长得那么潇洒而高大,如果没有缘分近距离目击,获取第一手材料,单靠他人描述介绍,你是不会相信的,比如,他的大儿子李望知小时候的抚养费,才几十元,他耍赖不拿,离婚的前妻一直告到金县法院,院长姜志远,就对我讲过,还给我看过一次上告信,那时没有复印机,是复写纸手抄本,也就是说,李雪峰的爱女李丹宇,生下儿子离异,没什么钱,就手写复制了无数份信件发往各地,争取自己的权益,可见对其爱恨交加,而现在到监狱去看他最勤的,就是老大,而薄谷躲到金县筑起新的爱巢生下的薄呱呱,在美国早把他爹忘了,不然圣诞节前海外追逃风声紧,他怎么会一点不在意呢?

由于国内强力封网过滤信息,一般的大连人看不到类似上述的全部的真实信息,否则该多么郁闷,当然,现在当地不少老百姓留恋薄熙来,这一点也不奇怪,一是他独家操控了官媒十多年,谎话重复一千遍,成了真理,自薄倒台后,大连媒体从未揭露他的真相与本质;二是他培植的死党还有相当多的人在位,得到了钱财和官职的人,还在维护他的形象,他们是经济和政治上的利益共同体;三是薄熙来是官场上演技绝佳的演员,不仅先天的自然条件好,而且文化素质也不低,就凭长相来说,历史上哪一届的市长也没有他富有魅力,听他演讲真的是一种享受:它的风趣和幽默,无人能敌,可惜他是一个“大骗子”,他的心狠手辣,他的贪婪和自私,他的指鹿为马,他的胆大枉为,都是我在官场上叹为观止的,所以,至今为止,大连人还蒙在鼓里,很多重大事件不知道真相,比如,我住在西岗区福德街,2006年1月3日,我从监狱回家,一个楼层的对面邻居,竟问我,这几年不见你,听说你去上海搞房地产发了大财,等等,薄熙来操控国安特务,无孔不入地散布谣言,害惨了大连人,至今,很多当地人把大连改革开放后的巨变,归功于“薄骗子”,就是一个可怜的例证。

那么,中纪委专案组没有深挖薄熙来的罪行吗?我想,挖了一些,也留了一些,这是因为那时周永康,徐才厚等人还在台上,薄结交的哥们弟兄不少还盘踞在当地各个领域,有许多人出了伪证,尤其是大连国安局的车克民手下的王富选,郑义强,彭东辉等特务还毫毛未损,辽宁省的一些高官,与薄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专案组蜻蜓点水似地搞了一点儿小事,草率了结,连最先官媒披露的包养情妇一事,在审判时也一字不提,这与现在对待另一批“大老虎”,明显不一样,我印象里,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薄经常邀请全国名演员到大连,力捧服装节,他在富丽华酒店单独留一爱巢,就是“炮楼”,薄熙来的秘书吴文康,就经常透露一些“黄段子”,由于大连民间性观念比较开放,听者不以为怪,都知道薄熙来爱玩“名女人”,这指得就是那些非常有名的影星,歌星,服装模特,名体星,等等,总之,知底细的大连记者经常背后议论说,薄熙来这一生过得值,大连第一批卖地的巨额回扣,他拿了;如花似玉的“名女人”,他玩个遍;他是市长,书记,是大连最大的官,也最有面子和知名度;大连有苹果,鲍鱼,大虾,海参,最美味的海鲜,他吃了;他儿子最早一批留学英美,把赃款的大部分带走了,薄呱呱十辈子也花不完;薄培养出第一个世界级的房地产首富,那是因为他卖地最优惠,这永远是他的经济基础;他犯下滔天死罪,却混个秦城养老,还幸运地得到了中国首次庭审现场微博直播;还可以与王立军,徐明对质,电视转播。你说,这是多么高的待遇啊,但是,薄熙来及其党羽一点不领情,到现在他还不服呢,他的死党还在喊冤叫屈,更别谈他在大连,重庆搞得冤假错案,成百上千,一件也没平反。

笔者生在大连,长在大连,对大连的一山一水都爱入骨髓,我几乎了解所有的当时的官员,没一个人像他和老婆那样贪婪,虚伪的,大连官员的贪腐就是从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开始的,在此之前,胡亦民,崔荣汉,毕锡帧,卞国胜,于学祥,高姿,等等,哪个官员的子女经商办企业了?就是他的榜样引导作用下,一些官员变质的,他们有的子女仿效“薄骗子”赚钱,把大连官场和商场的风气带坏了,比如,他最得意的副市长刘长德,主管城建,他两个儿子都经商,一个卖建材,一个搞装修,和原大连蓝灯的士的董事长,后任星海商务区管委会主任的林某打得火热,他们官商勾结,互利互惠,都发了大财。前不久,刘为逃避中纪委查案,叫儿子把一套多年空闲,位于沙河口的高档住宅卖掉,可见他何等恐慌。再则,在薄当市长之前,大连地方官,谁敢和“黑社会”有联系啊,而他早在80年代末就荫蔽了黑老大“虎豹”邹显卫,以至他在大连监狱里还独门独院,晚上可以乘车出去玩女人;没有他,大连的海滩怎么会都包给了“黑社会”?在他之前,全国都没有城管这一部门,就是他在大连站前搞了第一个“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是他的死党彭勇毅,带领一批“红色土匪”,专门抢夺小商小贩的钱财,做为小金库,给上级送礼行贿的,后来,此经验推广全国,造就了不断激起民愤的“城管”恶吏;在他没来大连之前,我的家乡是宁静的美丽的海边城市,普通老百姓在老虎滩的海边,每逢退潮,就能轻易而举地找到蚬子,螃蟹,海蜇,小虾米,泥鳅鱼,蛏子,等等,但他号召兴建旅游景点,盖楼修路,劈山填海,把大连的黄金地带贱卖给外商,他老婆的惠瑞斯顾问公司,张开血喷大口,喝干了大连人的血汗,只把居高不下的房价留给了大连愚民,又把最动人的词句挂在嘴上,2001年,他把我关进大牢后,荣升辽宁省长时,大连财政局留下了一个无底洞,继任者要不停地填补,总之,他把最佳的田园诗般的自然环境毁掉了,大连人温馨的梦想死在薄家人的手里。

有时,我回想年轻时代,虽家境穷困,但自然环境富美,妈妈经常带我到老虎滩赶海,下午两点干到晚上五点,能赶回一大筐海鲜,其中有海胆,小螃蟹,海蛎子,海红等,海菜更不用讲,遍地都是,但数年后,老虎滩海水污染严重,不仅深水里的鱼很少,还带油味,而且,退潮后的沙滩和礁石上,什么也没有了,从表面上看,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但大连人付出了永远无法挽回的代价,他用大连人的血泪点缀了自己的顶戴花翎,单是一座至今未完工的金座大厦,耸立在天津街,掩盖了薄谷贪腐的许多故事,可以写一本书的,可惜,大连以至全国的媒体,都在保持沉默,好像仅仅是一场“大阿哥”与“小阿哥”的内斗,使他失势,审判他时,法庭所指控的都是皮毛小事,许多鲜为人知的贪腐和枉法的罪恶都被雪藏了,颇为类似大连劳动公园的一个著名景点,1999年,“薄骗子”自己写的一封亲笔信,用特殊材料包装着,埋在大连的“世纪仓”里,要等待100年后的大连市长开启,这一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举,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以强权和谎言,奸污了大连的青山绿水,留下了耻辱和劣迹,还想欺骗历史和未来,而官媒却不敢放开言论自由,彻底地揭露真相,那些蒙冤的人们,那些离奇的案件,那些死去的人们,那些流到海外的财富,那些花天酒地的贪官奸商,那些黑白颠倒的传奇,通通还在等待和徘徊,至今没有归宿,但我坚信,人在做,天在看,三尺之外有神灵,不然,怎么他作为主子却被自家豢养的一只“铁岭狗”咬出一嘴毛呢,这应了笔者2009年的一句预言:他和李雪峰一样,将倒在政治局委员的位置上,他的下场是悲惨的。但愿中纪委在薄熙来法国别墅售出之后,不要笼统地说,赃款收缴国库,应当具体有所交代,给苦难的大连人一个回报和安慰。

2014年12月2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1月9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