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3《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14-01-2015 21:55:35
查看人数:(1296)

现在,人们普遍的共识是,习近平与以往的中共领导人不同,他抓廉政和打老虎的力度,深度,广度都是空前的,不仅中共历史上没有,而且世界政坛上也仅见,但对他的动机议论纷纷,很多人批评他是以反腐为借口排除异己,因为薄熙来,徐才厚和周永康都是江泽民阵营的大将,但自从令计划落马和陈世炬获提升,这种观点受挫,要我看,习近平的特点在于,他出于公心,不分你我,左右开弓,谁贪腐就抓谁,不讲山头和帮派,既无上限,也无下限,更无止境,为了维护中共的执政地位,顺应民意,他抓老虎勇往直前,打击面越来越大,因此,观众有了新的担忧:得罪人太多,中国会不会忽然发生政变和社会裂变,反腐是否会引发一场政治运动,山林太大,老虎太多,苍蝇群飞的中国会不会一夜遽变?

实际上运动式的反腐早已开始,正在引向深入,从中央到地方,从京城到乡镇,习王式的所向披靡的反腐,排山倒海,真是“宁见阎王,不愿见老王”,这种史无前例的高压态势,改变了社会和官场风气,不仅贪官人人自危,抛屋藏钱,家属移民,而且,高档饭店等消费场所生意清淡,茅台酒,中华烟等落价,奢侈品遭冷遇,各种神秘会所都前所未有的消费力日减,对此,由社会贫富分化严重形成的群体,泾渭分明,已成两级,一些既得利益者如丧考妣,一些弱势群体拍手称快,毫无疑问地,在中华大地,刚刚解决温饱问题的是绝大多数,他们是赞成反腐打老虎和苍蝇的,而作为一个雄心勃勃的领导人,习近平自然要首先顺应民心,他深知,以往的贪腐欠账如不清算,就会在一瞬间亡党亡国,“王立军事件”之所以在历史的一个裂点上引爆,就是必然的结果。

早在习近平上台之前,人们对他普遍的看法是有点“面”,他笑眯眯的,慈眉善目的,似乎是怕得罪人的老好人,在中共高层两派的激烈内斗中,取位于中,“黑马”出线,有点“渔翁得利”的味道,但如今回想,不是那么回事,正如众多海外评论员的“内斗论”取代“救国论”一样,从最初的对王歧山的打虎诚意怀疑到现在的阴谋说,都大跌眼镜,假如习王像胡锦涛那样对腐败官员无所作为,视而不见,人们会说,他在包庇大老虎,官员都是一伙的;假如猛力打虎和苍蝇,又说是“选择性”抓人,心术不正,总之,怎么都不对,依我观之,习近平和王歧山可能早年在延安土炕的被窝里就有过议论和共识,他们体会底层民众的感受,同情老百姓,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所以,一旦大权在手就无所顾忌,所向无敌。

据统计,自从习接班以来,已有60多只省部级大老虎落马,这首先说明了中共制度性的腐败程度,相当严重,称其为断崖式的大面积的,多层次,全方位的腐败,的确一点也不夸张,周永康的抓捕显示公检法系统的贪腐,有的法院,看守所和监狱都成了生意场;徐才厚的落马显示军队的问题严重,买官卖官盛行;而令计划的被双规,则表示党务领域的沉沦,各种帮派和林立山头明争暗斗。由此想见,国家进入了一种危险的境地,如果不真的抓一批,杀一批,关一批,就失去民心而随时引发社会动荡,所以,习近平不得不痛下决心,猛力出手,搞廉政建设,而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实际上,他曾神隐多日,搬到西山指挥中心去居住,就表明了他的处境。

但是,面对中国的现状,他别无选择,从媒体披露的一些新闻看,令人震惊:年幼的杨六斤一贫如洗,而秦皇岛市的科级贪官,家藏亿元现金;贵州毕节市的5个孩子无家可归,不得不在垃圾箱里过夜而死,而薄瓜瓜抢购奢侈品却不误学业,生活是如此地不公平,已使新的中南海领导人习近平有了危机感:也许人民只能再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在今后的几年里,有效地扼制腐败的蔓延,那么,借助于某一社会突发事件,群众揭竿而起,中共一党专制的领导就会烟消云散,所以,我承认,习王式的反腐目的是为了中共的统治,但他左右开弓的力度值得赞扬,毫无疑问,党内的派别是显而易见的,所谓“共青团派”是平民派,是巴结官员爬上去的,所谓“太子党派”是正黄旗派,是继承老子的地位攀上去的,他们都不是民选的,但这一格局又是一时不能马上改变的现实,管他什么派别的,都一视同仁,有的人贪,有的人廉,习王敢下手,就是因为自身廉洁,而抓不抓他人,就看贪腐没贪腐,不论江派,胡派,只要有经济问题,证据确凿,就是要抓。习近平正在两派的攀比声中,左一巴掌,右一耳光,打得老虎嗷嗷叫,把众人都看傻了。实际上,抓周永康和徐才厚,就打了老江的脑门;而抓捕令计划,就煽了胡锦涛的嘴巴,近期又撤职了江绵恒,是不是要围捕江泽民,亦未可知,因为谁都清楚,“六四”以来越演越烈的腐败根子就在老江。

也许,习最初也不想动令计划,但山西帮太腐败,太猖狂,胡令对立派的反弹相当大:你为什么只抓江的人马,而包容胡的部下,既然他们也贪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应当叫他接受调查,于是,为了端平一碗水,平息众怒和党内纷争,习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同样的,过去碍于面子,不想动老江,但他海南“东山再起”太嚣张,查案也牵扯到他,群众攀比声太大,也可能对其本人动手,或至少对其儿子或近臣再抓捕,总之,从目前的反腐态势看,制度性的官场腐败,使许多人不安全,抓谁都不奇怪,抓的级别越高,官职越大,轰动性越强,老百姓越高兴,经济上的回账越多,社会就越安定,中共的统治就越长久。试想,抓一个谷俊山,能回收上百亿,抓周和徐,能挽回的经济账也不会少于此数,依次类推,抓贪官相当于“生产力”了,真的一举双得,既赚钱又收拢民心,何乐而不为?

但是,由于地位的局限性,习近平是为了救党救国而打老虎,并未改革干部选拔和考核体制,所以,就落入新的矛盾之中,一方面抓虎捕蝇四处忙,一方面还要利用各级官员做事,总体上,林子不动,官员更替,养虎为患的隐忧还在,新上任的人,如果自身严于律己就清廉,如果反之,就难免穿上新鞋走老路,使一茬茬的官员走马灯一样,聊无新意,这正是外界所多有期待的,但我认为,习近平不是不知道问题的实质,而是至少在近期他只能尽其所能,之所以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要选在瀛台,就是要唤起历史的回忆:我老习曾引用蒋经国的名言,也想青史留名,进行政改,但从国家现状计,不可太急,否则不但要失败,而且可能成为被囚禁的光绪帝啊。

不过,在笔者看来,尽管全国各级官员因运动式的反腐而忐忑不安,大都消极怠工,上海的跨年夜踩踏事故就是一例,但他们联合起来,政变的可能性等于零,首先,民意已被习王反腐收入囊中,普通老百姓大都对其燃起新的期待;其次,中国目前的军心也被习独掌,因为徐才厚在军中经营多年,卖官鬻爵,各级官兵已冤声载道,习抓捕他正中下怀,何况习的心腹早在军中密布;而抓捕周永康,又使以前云集的冤假错案,有了平反的希望,内蒙古呼格吉勒冤案真相大白,又迎来迟到的正义,中国的百姓都是善良而容易满足的,他们在习的领导下至少还要8年,而现在两年多就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谁能准确断言明天的事呢,概之,明天肯定要比今天好一些,中国是不会崩溃的,只能顺应历史潮流往前走。

2015年1月7日于美国洛杉矶。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1月13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