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4《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14-01-2015 21:56:54
查看人数:(1157)

以往出现一些恶性事故,一般情况下,被问责的都是主管行政事务的市长或副市长,但这次的上海跨年夜踩踏事故,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影响极坏,而且正赶在高压反腐的关键点上,它的突发有一些偶然性,但更多的是必然性,60多只省部级大老虎被抓,许多地方官员有问题而惶恐,有野心反抗又因爱财如命而怕死,故最好的办法就是消极怠工看热闹,江泽民的老巢上海官场尤甚。我认为,2014年12月31日,上海外滩踩踏事故,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发生的,它使36条鲜活的生命死去,使49人受伤,震惊了整个世界,与此同时,有黄埔区部分官员在附近的豪华餐厅“空蝉”吃饭,次日的当地媒体却在竭力掩饰事实真相,这足以说明,新年的钟声响过,韩正等地方官的末日终于到了。

上海是全世界最热闹和奢华的国际性大都市,我想象的它的所谓“父母官”,不仅应当具有全球的战略眼光和远见,而且应有爱民如子,体贴入微的情怀,关心自己领导下的老百姓,应当像父母优待孩子一样,但实际上远不是如此,韩正之流的把“为人民服务”无时无刻不挂在嘴上的官僚,置民众的生死于不顾,只忙于官场的平衡和协调,只追求物质的享乐和排场,只应合上级的会议和公文,而对民众的疾苦,隐忧,丝毫不放在心上,假如他们有一点点的责任心,踏踏实实地做一点细致的安排,类似外滩踩踏这样的恶性事故,就完全可以避免。该避免的没避免就是渎职犯罪。

笔者2007年曾在上海的太平桥附近住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几乎走遍了大上海,去外滩散步是每晚必做的乐事,我最大的体会是“什么都好,就是人多”,环水的细长的外滩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尤其是乘地铁出行,在车厢里,不论你愿意与否,都要与素不相识的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有时难免于异性,那种尴尬,恐惧和窘困之感,真的难于言表。像这样一个人口爆炸的城市,要举办辞旧迎新的跨年夜活动,作为地方官,如果有一根脑弦,首先就应当想到一个问题:看热闹的人实在太多,会不会因为拥堵而有弱者倒地,进而发生恶性事件,而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一旦死伤了人,如何向民众交代?

接下来,就应当商讨预案:假如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防止和应对以及抢救,由于韩正等官员手里有权,应找来公安,消防等相关部门的领导人,多开几次会,多研究一些办法,多落实到人,至少要画一张大图,预算一下外滩能容纳多少人,邻街有多少人云集,有几条疏散的通道,进不了场的人怎么办,需要多少警力维持秩序,怎样管理群众玩好,还要安全,一旦有老弱病残的人跌倒怎么救助,等等,外滩是众人向往的地方,何况又正值辞旧迎新的时间点,谁不想倒数时光,放眼未来,图个吉利啊,因此,可以想见人群将使外滩严重超载,假如有不法之徒故意搞事,像高楼撒钱的那些恶人一般,极容易出现踩踏事故,这一预想和担忧,连傻子都应当具备,但堂堂的直辖市的大领导却一无所知,任其踩踏发生,只做事后诸葛,难道不应当严肃追究责任吗?

我仔细阅读了连篇累牍的有关新闻,深感痛心,扼腕叹息,一些被踩踏倒地的人,呼唤着救命,但救援的人根本一时无法进入包围圈,连后来赶到的警察也无高效,结果造成人们脚底的死人,伤者成堆,不踏别人的游者就可能成为“足下鬼”,新年刚迎到,有人却进了阴间,只把无尽的撕心裂肺的痛苦留给了亲人,他们因何而来,又因何而去,要我看,都是因官僚主义而来,因官员的自私,冷漠,不负责任而去,数一数脚下践踏的民众,为什么没有韩正,杨雄之家人?他们此时都在哪里,是否事先知道了危机?管他别人死不死,活不活的,我自己吃喝玩乐官照当,难道不是这种心态吗?以往这种视民众,视他人生命于草芥的冷血心态,存在了多久?他们无视多少上访者的困苦,无视多少老百姓的饥寒交迫,无视多少人的冤假错案?翻翻报章,点点网站,听听广播,耳闻目睹,从郑恩宠到冯正虎,从黄埔江两岸到联合国门前,喊冤声不绝于耳,真的难以一一列举。

尤其可恨和荒唐的是,这起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惨案发生后,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人韩正和杨雄,不是深感痛心而积极整改,而是赌气式地一笔勾销了所有的大型集体活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极端,先是放任自流,后是无所作为。据报道,原定于2015年1月1日举行的上海中心亮灯秀取消。上海市政府还在元旦取消新年的所有其它的跨年活动。连一年一度的古猗园元宵灯会也由园方取消,同时,2015年方塔园和豫园的元宵灯会亦撤消。这就像一个人被“水”呛了一大口,不是找原因,而是从此绝食,对“水”表示抗议,宁可饿死。这一系列的做法表明,在这些官员的灵魂深处,没有一点人味,没有一点责任心,也没有一点进取心,更无一点悔改的愿望,只想推卸责任,保住官职。

毫无疑问,上海发生的跨年夜踩踏事故,原因不在于人多看热闹,不在于节目云集,不在于地方狭窄,不在于民众无序,而在于官员不作为,在于城市管理缺失,在于自私自利的官僚主义,享乐主义风气盛行,韩正等人,既使是在恶果产生,聚焦全世界目光的情况下,依然没有找到自己错在哪里,罪在何处,只是恼羞成怒地撂挑子,把上海直辖市的“大筐”往地上一甩,骂一声娘:老子不干了,这种消极怠工,一推了事的做法,何等猖狂而谬误:他们什么也不干了,什么责任也不想承担,那么,上海人民要韩正和杨雄干嘛?要他们坐在官场上吃白饭吗?那怕他们中有一个人能跪在外滩向无辜的死者磕一个头,流一滴鳄鱼的眼泪,都会感动上苍啊。可怜的上海人,在他们这些冷血的贪官,庸官统治下,日复一日地度日,像黄埔江水一样不息,今天死了别人,也许明天就轮到自己。

不过,今天的中国与江胡时代比较,毕竟大为不同,习近平于上台之初,就强力大举反腐,在“八项规定”中明确申明,厉行勤俭节约,严格遵守廉洁从政有关规定,严禁公款吃喝,而根据陆媒披露的细节,12月31日,“领导吃豪华餐”的地点恰好就在黄浦区附近,而且该餐厅仅有四个包间,就餐标准只有三档,每人1,888元、2,888元、3,888元,不点菜。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名为“空蝉”的奢华餐厅的主要控制人却是黄浦区国资委,餐厅允许领导签单,或许就跟某些单位食堂、农家乐一样,属于公款吃请的灰色场所。这就是说,韩正领导下的这些人撞到了王歧山的枪口上。

在我看来,中国每一次重大突发事件都偶然之中藏必然,像王立军叛逃美领馆,令计划儿子车祸身亡等一样,当江泽民的大本营贪腐严重,岌岌可危之时,发生了人群踩踏,它像一声闪电伴随的惊雷,照亮了中国最黑暗的地带:一餐就张开血盆大口,一人吃掉数千元,等于山村孩子几年的学费啊,多么触目惊心,令人发指!尽管餐厅与事件突发地近在咫尺,但却远似天涯,如此脑满肠肥的贪官,哪有闲心关注被踩踏的百姓?酒喝得鬼迷三道的庸官,如何能听到哭喊的求救声?

无疑地,薄熙来贪,徐才厚贪,周永康贪,千贪万贪,根子就在大上海,江泽民荫蔽下的贪官污吏们,背靠大树好乘凉,多年来专注于吃喝玩乐,专注于升官发财,专注于山头内斗,而对民众的生死,疾苦不屑于一顾,恰恰暴露了上海官场的实质:他们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奋斗”,这种颠倒错位的官德,必然滋生突发事件,倒霉的总是蝼蚁般的老百姓,相信这一次,习近平不会对他们客气,不论韩正还是杨雄都应当问责,法办。抓得越多越好,判得越重越好,这样才能告慰官员脚底踩死的那些草民。

2015年1月6日于美国旧金山。

自由亚洲电台1月14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