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7《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29-06-2015 11:38:36
查看人数:(882)

人们习惯于把地方官称为“地头蛇”,对于湖南永州来说,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的所谓“父母官”,对其管辖的民众一言九鼎,特别是对下级的小官僚更是招之能来,来之能“喝”,喝之能“胜”,但这回“喝”出了人命:中纪委6月26日通报了永州市“4,29”违规超标准公务接待事件:经查,2015年4月29日晚,永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向曙光,永州市政府正厅级干部荣燕明,永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陈景茂,永州零陵机场迁建工作领导小组原办公室副主任李逸丰等参加由永州零陵机场迁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承办的公务接待用餐,当晚14人共消费白酒、菜品合计7707元,而且违规提供了香烟,并导致参加用餐的一名工作人员在当晚非正常死亡,经司法鉴定,系急性乙醇中毒继发重要部位出血而致死。此人就是湖南永州市零陵区发改委副主任李春燕。

这位年轻的女性因“陪酒”而死使我想起“上访妈妈”唐慧,2013年4月13日,我写了题为《欺人太甚永州蛇》一文,发表在《纵览中国》网站上,曾收到几封读者的来信,他们普遍的看法是,横行霸道的地方官,就是盘踞在老百姓身边的“永州蛇”,批评他们是道出了弱势群体的心声,后来,唐慧的故事是以官司胜诉而落幕的,对于我是一个较好的安慰,但这回的李春燕之死,又勾起我的新愁,虽然李春燕与唐慧有所不同,她是公务员,表面上比唐慧光鲜不知多少倍,但事件发生在同一个地区,同一个政治体制里,实质上性质是一样的,她们的命运都掐在地方官的手里,都是可怜的被“永州蛇”毒死的弱者。

据官媒的报道说,李春燕39岁,离异,有一儿子。2013年之前,她曾任零陵区珠山镇副镇长,主抓镇里最重要的工作--招商引资。《2009年上半年零陵区珠山镇招商引资工作稳步推进》一文称,人大领导和时任副镇长的李春燕一起,主抓招商引资工作,还给二人配备了一个15人招商引资工作组。2009年,珠山镇引进的大项目,总投资5.85亿元,其中投资过亿的3个。由此看来,李春燕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而且还蛮拼的。我想,她的能干包括她的交际和公关能力,依据国内的社会风气,喝酒应酬是必备的手段。

无疑地,李春燕的独身,给予她更多的可以陪领导喝酒的生活空间,而赡养她的儿子,也给了她拼命工作的动力,也许她未必喜欢应酬,喜欢喝酒,但做为一个单亲母亲,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放下身段,给同僚陪酒,既献上“媚笑”,也献上“肠胃”,也演义着生活的悲剧,只不过上级利用她的办法冠冕堂荒,官媒说,也许是因为在珠山镇展露出的工作能力,2013年4月,李春燕升任永州市零陵区发改委副主任。2014年3月,她被抽调到永州市机场搬迁办公室上班。零陵区官网发布于去年3月的零陵区发改委的领导职务分工,显示了李春燕的这一工作变动。也就是说,她是以这样的官职勇敢地“陪酒”而光荣牺牲的。

据报道,零陵机场搬迁是永州市的大工程,写入了《永州市“十二五”城镇建设发展规划》,搬迁进展事关零陵区与冷水滩区两个城区的一体化进度。作为一名科级干部,李春燕为了招商引资,款待客户,不顾个人安危,在酒桌上勇敢地冲锋陷阵,没有辜负领导的希望,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应当算因公徇职的“革命烈士”,但她倍显凄凉,永州“4•29”事件发生后,围绕她因何而死的问题,争论不休,纷纷扰扰的,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李春燕的亲属说,“她死于酒后脑溢血”,永州市发改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媒体说:因病去世,并非喝酒醉死。永州市零陵区发改委主任曾新吉说:“公安机关正在调查李春燕死因”。直到近日,中纪委才下最后的结论说:经司法鉴定系急性乙醇中毒继发重要部位出血而致死。

看来,她生前,“永州蛇”想利用她的美貌和海量,招来投资和项目;而死后,永州蛇又想掩盖事实真相,叫人们尽快遗忘她。总之,地方官把“小人物”的命运不当回事,什么“副镇长”,“副主任”,这些头衔不过是骗人的把戏,就像用鱼饵引得鱼上钩一样,为的是不择手段地达到劲显“永州蛇”政绩的目的,因此,与其责备她的愚昧和盲从,不如抨击“永州蛇”的腐败,进而深挖干部体制的祸因和弊端。

试想,陪酒是她的强项,也是她的本职工作,当领导需要她出马“陪酒”时,她每月要领取政府的薪水,并想得到进一步提升,她有婉言谢绝的理由吗?所以,只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报道说,4月29日下午,李春燕接到电话通知,让她晚上参加一个与零陵机场搬迁有关的接待,她按时(当晚6点30分)来到了接待地点(冷水滩区嘉隆大酒店三楼VIP包厢)。嘉隆大酒店与永州市委市政府相距不远,按星级标准建造,是当地最好的酒店之一。可李春燕的生命在这个富丽堂皇的酒店中戛然而止,她再也没能走出来。

当然,这是一个人间悲剧,不仅归咎于干部体制,还得从饮食文化传统和社会风气找原因,中国人招待亲友,比较大方慷慨,迎来送往,都离不开酒席,每逢佳节喜事,喝点酒适可而止,只要不过量,应是人之常情,但像“永州蛇”这样贪婪腐败,草菅人命,应酬的性质已发生变化,不可同日而语。据媒体报道,这个饭局喝了6瓶52度的“酒鬼”内参酒,席间,李春燕频频举杯,向在座领导敬酒。宴毕,李春燕由于第二天一早要开会,所以没有回家,直接留在嘉隆大酒店。次日,同事发现她“失联”,让酒店服务员打开酒店房间的门时,李春燕已经没有呼吸。120急救人员及时赶到,证实李春燕已经死亡。

她的“陪酒致死”突显了“永州蛇”的霸道和冷漠,一是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和困窘,吃喝玩乐,一餐花了7707元,这些钱给小学生可以解决学费,给山区贫困家庭可以糊口救命,但这些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的“永州蛇”却挥霍无度;二是,上级官员和下级小官僚的关系极不正常,下级对上级言听计从,像人身依附的奴隶,领导劝酒不得不笑纳,连命都得搭上,否则就得不到重用和提拔,这是什么世道呢?14个人分享了6瓶酒鬼,平均每人近半斤酒,而它是52度啊,难道领导不知道过量饮酒是危险的吗?何况,李春燕可能分担了更多的酒量。总之,这一事件与唐慧案一样,集中折射了中共官场的生态,再不改革,就要死在酒色里。

2015年6月26日于多伦多大学。

《纵览中国》2015年6月27日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