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1《李方平说,王健民增加新的罪名》

07-07-2015 14:34:49
查看人数:(684)

国内敢言的维权律师,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在6月21日接受笔者电话采访时证实,原香港《亚洲周刊》驻中国特派员,香港《脸谱》杂志社社长,《新维月刊》杂志发行人王健民案,近日有了奇怪而微妙的变化,尽管海外媒体倍加关注,但深圳市公安局和检察院一点也不在乎,不仅继续超期羁押王健民,将他太太以取保候审的名义软禁,而且,又把他的案件并入某官员的另一案子,增加了新的“行贿罪”,将对其进行公诉,但目前尚未确定法院开审的时间表,李方平说,具体的行贿额不太清楚,但肯定会走完全部的法律程序。

王健民是2014年5月30日在深圳的家中被拘捕的,他持有美国护照,但经常回深圳入关却以回乡证,享受普通国民的待遇,故深圳警方至今不承认他的外籍身份,在笔者看到的深公(经)诉字(2014)s17号起诉意见书中,警方注明他是香港人并持美国绿卡,可见对其研究和跟踪了很久,抓捕他专门选择6月1日的儿童节之前,是因为他的第3个孩子刚出生不久,健民爱子心切,每当儿童节都必须带领孩子们外出聚餐和游玩,这些细节足证警方拘捕他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深思熟虑,王健民在他出资创办的两本杂志上多次刊出有关广东省各级贪官污吏的报道,由于多年来,他安然往返大陆和港澳之间而引起人们关注,有人怀疑他是“国安特工”,把他办的《脸谱》和《新维月刊》杂志戏称为“香港党媒”。

笔者90年代中期在大连认识王健民,至今时间已过去10几年,据我所知,他是一个新闻界的改良派,是主张以温和而理性的方式表达愿望,为弱势群体发声的一位资深记者,早年,他跟随《亚洲周刊》的同事,经常去内地采访,曾因敏感报道一度在福建被短期拘押,记得他和我讲过是一两天,随后获释,因为他采访过许多中国政坛的风云人物,但观点中立和冷静,故多年来行走在媒体江湖上安然无恙,笔者入狱期间,王健民竟能深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家监狱,采访原哈尔滨市副市长朱胜文,这使我非常震惊,当笔者在大连南关岭监狱,用短波收音机得到这一信息时,朱副市长已跳楼自杀,这位主管过公安却死在自己人手里的新闻人物,与我也有一面之缘,对此,我甚为感慨,如今,记者王健民也失去自由,不能不说明,目前,中国的言论自由空间进一步缩小,司法倾斜更加厉害,形势不容乐观。

非常感谢勇敢的维权律师李方平,能够直接会见王健民,并把真实的案件进展情况告诉我,以前,王健民的家人也聘请几个律师,但因案件敏感而律师承受压力较重,保持沉默,我不想批评其他律师,与其责怪他们,不如抨击国内并不独立的司法体系,不论如何,李方平敢于把他新增罪名的消息告诉我,已足证国内形势的严峻。当王健民的《起诉建议书》,已在海外网站上合盘托出之际,深圳市公安局和检察院还敢增加新的罪名,不是因为有新的发现,而是顶住了與论的压力,得到了上级某些人的指示,一定要把他的案子做实,送他进监狱,我的判断是,王健民可能不自觉地参与了中共上层的权力斗争,更可能与正在受到整肃的“石油系”帮派有关,也许上面有人要拿下某一位官商人物,急需一个证人,而被监禁的王健民不得不扮演这样的角色,未来上了法庭,就知道是否如此。

由此看来,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抓捕他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利用他的案件和知情材料,剑指某些人,以满足权力斗争的需要,才是真谛,当原先搜集和掌握的所谓“证据”,不足以判刑或刑期不足以满意官方期望的年限时,就不顾法律的程序和尊严,而闹出天大的笑话,遍造出新的罪名:行贿罪。这真是岂有此理!他一介书生,写点稿件,出本杂志,卖点小钱,养家糊口而已,何必行贿他人,又有多少银子去行贿?这是奇冤,六月飞雪,猾天下之大稽。现在,中国的贪官污吏遍地,像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之流,动辄贪占上亿,这样的大贪被抓被判,是老百姓之所愿,但像王健民这样的穷文人,裤兜比脸干净,何必浪费司法资源去抓捕硬判呢,抓贪官也抓记者,这是何等矛盾的社会乱象啊,真不知今夕为何年。

总之,深圳警方抓捕王健民一箭双雕,既可逼迫他闭嘴,他创办的杂志倒闭,又可以借刀杀人,用“连环计”牵出某位贪官,全然不在意一时的邪念,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灾难:健民的妻子较为年轻,共育有3个孩子,案发后,不堪压力,不得不把两个较大的送给健民的弟弟照顾,她自已又要打工谋生,又要护理不满周岁的小童,而“屋漏又遭连绵雨”,健民岳父身患重病而入院做手术,6月21日,正在安徽照顾父亲的健民太太对我说,她已等了先生整一年,他还没判,她自已还在受监控,就这么一个案子,拖了这么久,不知何年何月是个头,她非常地失落而沮丧。我念及2001年,太太因我坐牢而去香港求助健民的旧事,不胜唏嘘,心如刀绞,中国啊,何时才能有言论自由,何时才能有司法独立,我的可敬的良师益友王健民,何时才能回到我们中间?

2015年6月21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7月1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