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9《王林是骗子吗?》

12-10-2015 21:50:15
查看人数:(2452)

我早就注意到了有关王林的报道,前一段时间炒得比较热,好像主流與论一面倒,倾向于他涉嫌非法行医,是“大骗子”,甚至报道他已藏身香港,躲避追逃,等等,但近日,一篇题为《江西萍乡调查王林两年,称没证据》的文章,又把读者几乎忘却的旧事变成了新闻,人们还是要问,王林是骗子吗?现在,读者普遍地对官方的结论表示怀疑,自有道理,但我觉得有罪推定的惯性思想,可能影响了他们的判断力,而且,人们对富翁,尤其是与官员交往较深的像所谓“气功大师”这样的人物,也存有怀疑的成见和抵触情绪,依笔者意见,还是慎重一些为好。

据国内媒体报道,“气功大师”王林2013年7月被曝非法行医,江西萍乡市芦溪县称成立专项调查组进行彻查。时隔近2年,萍乡市卫计委向记者表示,该市近两年来多次组织开展打击非法行医集中行动及专项整顿,未发现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尽管,人们对江西地方的调查结论可以质疑,但必须承认,他的案子还没进入司法程序,在法院宣判之前,他应是无罪的,人们似乎把对刘志军之类的贪官污吏的仇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这好像有点不太公平和公正。

当然,我不认识王林,与这件事无关,无意为某一个不了解的人辩护,而且,我从来不相信世上有什么“气功大师”,但我知道,媒体有过这样的报道:王林开始被媒体曝光,是源于当时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名演员赵薇和李连杰对其的一次拜访。2013年7月初,王林用他的悍马接了马云、赵薇和李连杰。三个人在他家中的照片放在网上,引发了网友对这个“气功大师”的质疑,司马南叫板说要揭穿他的骗术。我很奇怪,如果真的像媒体渲染得那样,他是非法行医的“大骗子”,马云怎么会去拜访他?你说赵薇是轻信的容易上当的小女孩,我信了,可是,李连杰和马云等,更多的人愿意与其交往,又如何解释呢?

无疑地,人们对社会和人生的感知,依据每个人的特点而差异较大,我不承认有什么“气功大师”,但经常巧遇一些不凡的人物,而且从中国的监狱中走出的人里,确有奇人,比如,我就见识过一个,他能在很远的地方,用耳朵准确地辩别熟人和陌生人的脚步声,甚至不同的小动物的细微差异,这也许是来自他的个人独特经历,在狱中,他曾被单独关押了很久,那时,养成了静听的习惯,寂寞和期待逼迫他寻找最轻微的声响,几年下来,他耳朵的听力,就胜过猎犬或盲人,类似的奇闻逸事很多,人们不要少见多怪,大概,坐过牢的王林确有一些过人的本领吧。

分析媒体对于王林的介绍,“官方版本”是这样叙述的:7岁离家,峨眉山拜道士学艺。学艺回来上山下乡,因破坏农业学大寨,“文革”时被关进监狱。中间为了救两个不该死的杀人犯,越狱一次被抓回后加刑。平反后出狱,在深圳开公司,拿到香港身份后回到家乡。这段话透露重要的信息,王林的品行中确有不寻常的地方,首先,他明辨是非,在那个人云亦云的年代,他反对江青搞得“农业学大寨”,这很不简单;其次,他讲哥们义气,为狱友两肋插刀,敢于越狱而不怕加刑,这也显示较之他人性格坚强;第三,他获释后去深圳做生意而致富,并拿到香港身份,表明他生存能力很强,可能正是因为他具备这些思想品质,才吸引了马云等社会名流吧。概之,在如今这个处处讲关系,人人论背景的社会里,他饱经风霜,大彻大悟,对他人有敏锐的观察力和识别力,根据他人的需求而奉承恭维或指点迷津,总之,他精于利用人们心灵的迷茫而赚钱,或称心理安慰术吧,只要对方愿意,何来诈骗罪呢?

对于有关王林的报道,媒体给我的感觉是,这汪水很深,深不见底,有一种强势的力量要打倒某一些官员,另一波对立派要寻找证据的“突破口”,而像王林这样广交朋友的所谓“气功大师”,就躺着中枪了,人们剑指他是需要他当“污点证人”,以抓捕身后的政敌即“靶子”,无疑地,王林不是终极目标,不过是工具和介体,唯其如此,当读者几乎淡忘他的时候,江西萍乡芦溪县的地方官才抛出两年调查的结论,似乎在对官场的另一派说,怎么样,别看你们绞尽脑汁,要通过“气功大师”整人,但我们反击成功,毫毛未损。

 

据2013年7 月28日的央视《焦点访谈》,以《“神功大师”的真面目》为题报道,江西省芦溪县卫生局工作人员表示,王林并未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具备行医资质。之所以未查处其非法行医行为,是因为外人进不去他的“王府”,而且他没有开门诊对外营业,卫生局无从得知王林是否给人看病,7月29日,芦溪县委宣传部长龙军对媒体表示,针对王林涉嫌非法行医情况已成立专项调查组进行彻查,但还没有掌握充足证据,当地政府不能决断是否对王林进行处理。随后,江西省卫生厅宣布对王林涉嫌非法行医展开调查,并公布举报电话,呼吁公众积极提供线索。8月6日,第一例实名举报出现,江西省卫生厅称正在核实,将会依法依规展开调查。

 

看来,那时要整王林的一派官员处于强势,與情也较为激动,并非巧合和牵强的附会,至少当时被关注的刘志军案与王林之间有一些关系,7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刘志军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对刘志军的起诉书中提及他的迷信,媒体曾有过披露,为求官运亨通,任期“平安”,刘志军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安放了一块“靠山石”。甚至一些重大项目的开工剪彩或竣工仪式,他都要通过朋友邀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而“大师”里经常会有王林的身影。

不仅如此,根据王林官场朋友不断曝光的“脸谱”,地方失势派官员不少,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前副主任陈安众任萍乡市委书记期间,与王林关系密切,他经常光临王林私宅“王府”,也花公款,在当地度假村,酒店设宴招待王林;而已经被判死缓的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主政宜春时也曾与王林过从甚密,王为其看风水、看官运,反过来,宋曾招待王林住总统套房,等等,总之,官媒称,尤其是江西官场,受到王林“恩惠”的官员远不止上述几人。也就是,对立派要收拾的贪官一大串。

如今,时过境迁,王歧山打老虎的利剑遭遇了挫折,周永康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再打下去也比较困难,所以,做为曾庆红老家的江西就多云转晴了,于是,狼心兔子胆,见风使舵的地方官就偃旗息鼓了,2015

年7月3日,萍乡市卫计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芦溪县卫计委2013年7月29日成立专项调查组,在全县范围内启动了调查工作。在全县11个乡镇、138个行政村、198个卫生室进行摸排,未发现有群众经王林用气功治过病;对泸溪县所有的10家医疗机构进行排查,未发现王林在县内医疗机构坐过诊;到泸溪县的医药公司调查,未发现王林有药品或者辅助医疗设备的采购记录;走访王林附近30户居民,并到县电视台、县城管局、县工商局等单位进行调查了解,确定王林未在泸溪县辖区内挂牌开设医疗门诊或者摆摊设点,也未进行医疗广告宣传。

总之,王林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了,由于媒体和司法都牢牢地掌控在地方官手里,只要上面不逼不压,就一切顺水推舟了,官员怎么讲都是有理的,上述负责人变了口气,他介绍,据核查,王林非泸溪户籍,居无定所、行踪不定,在芦溪居住的时间极少,因此,在无群众举报且未发现其挂牌营业的情况下,未能发现其开具处方、销售药品、发功治病等“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萍乡市卫生监督所也督促辖区其他区县进行调查核实,未发现王林开具处方、销售药品、发功治病等“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也就是说,王林无罪。

依笔者之见,不论左右两派官员如何博弈,如何变脸解说,都应当明白一个基本的事实:谁当权都要打击少数人,而团结大多数人,这样政局才能稳定,像刘志军这样的贪官抓得越多越好,像企业老板,律师,记者,“气功大师”,普通老百姓之类的,既使有问题,也要少抓,甚至不抓,因为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特长讨生活,“水至清则无鱼”,为了抓某一条大鱼,把水厘清或搅浑于一时可以,但长远上看,养鱼的河或湖或海,都是不太清不太浑的,不干不净的,应当保持它的常态吧。王林未必是好人,也不一定非把他送进监狱,还是宽容,包容一些为好。

2015年7月6日于多伦多大学。

此稿原定发表在香港《前哨》杂志2015年第8期,但因8月20日,王林涉嫌非法拘禁罪被捕而由该杂志编辑撤销,但我依然不想改变我的观点,即,一个人在被法院定罪前应是被认为无罪的,故在自己的博客刊出,请读者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