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2《“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09-01-2016 10:33:16
查看人数:(518)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激情男女按耐不住心底的爱泉,等不及找家密室冲浪,搞一点浪漫的车震级的小故事,无非是颠鸾倒凤之举,虽是不雅,但也符合人之天性,更不犯法,此事与执法的警察有神马关系?但12月22日由国内媒体披露的一条新闻显示,山东的警察不仅要严厉地管,而且当场拍摄视频,作为证据放到了网上,成为令人瞠目结舌的公共事件,从视频播放的细节看,一方面特警不懂法却要大胆而蛮横地执法,一方面受到不礼貌和不公正待遇的年轻男女,也不知道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由此可见,中国地方警察的滥权和普通老百姓的无知连在一起,组成了恶劣的司法环境,使官方鼓吹的“依法治国”成为空谈。

据媒体报道,针对网上热传的“特警”对两名被指“车震”男女粗暴执法视频,山东省枣庄市公安局薛城分局官方微博@薛城公安,12月22日通报称,视频系特巡警大队辅警用手机私自拍摄并发布至微信群,在网上扩散,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目前4名辅警已被依法拘留,相关责任领导被处分。自称系视频中当事女子向澎湃新闻表示,她和视频中男子系同学,两人并没有发生性关系。我仔细看了这段视频,当时,他们的表情动作非常清晰,可以肯定,后来的这篇消息藏着至少两个谎言,一是警察出了事,都往“协警”和“辅警”身上推,仿佛警察没有责任,只是用人不当,实际上,4个警察都身穿正规警服,他们一个也没看过《刑法》,就当上了耀武扬威的警察,实在令人奇怪,《刑法》里边根本就没有“车震”的有关条款,既然如此,狗咬耗子管闲事,人家爱“震”,和警察有啥关系?

其次,有一个警察说对了一句:他们“办事”了,一对年轻人相爱,在一个不私秘的场合,搞一次“小浪漫”,是有一些不雅观,但警察看到时,委婉地劝说几句也就算了,悲剧在于,警察似乎义正词严地抓捕,把警棍都拿出来了,好不威风啊,而受到训斥的男女也谎言遮羞,一边尴尬地提裤子,一边否认“性福”,假如激情男女说,我们是“车震”了,你情我愿,连手互动,咋的啦,你眼馋吗?我看这是正常的回答,表明男女都懂法,既然法律对“车震”没有规定不可以,那么就不属于警察管理的范围,而且,更不能把现场拍摄的性爱视频放到网上,供众人围观,叫小女孩脸没处放。“车震”不犯法,但警察的这种滥用职权的行为,却是严重的侵犯人权和隐私的罪行。因此,视频经网络发酵引起争议:特警也管“车震”了。据说,对此事件,枣庄市公安局薛城分局迅速组织专人进行调查。我看这种态度是对的。

其实,世界各地都曾有过“车震”的报道,一般都以一笑置之而结束,可能像枣庄这样的处理办法,空前绝后,已成最大的笑料,笑得不是激情男女,而是无法无天的“警察群体”,据官媒报道,12月14日15时许,特巡警大队“辅警”(“辅警”的编制有违《警察法》)何某、张某某、程某某、华某某4人巡逻至黄河路高铁高架桥附近时,发现一面包车停靠在偏僻处,遂对车内男女两人进行盘查。期间,张某某擅自使用手机录像。事后,程某某私自将他拍视频发至自己的微信群内,导致视频在互联网上扩散,12月18日,张某某、程某某等4人已被依法拘留。但人们惊讶,为什么4个人都是“辅警”,而且都是“法盲”,故此,应当对负有领导和管理责任的特巡警大队领导给予纪律处分,包括公安局主要领导在内。但他们以后能否以此为戒,严格队伍管理,坚决杜绝类似问题发生,有待观察,不容乐观。

这样一解释,似乎故事也就完了,但深层次地想,还意犹未尽,近年来,山东枣庄经常发生暴力拆迁的死人事件,记得一篇题为《枣庄起村镇后川村村民因拆迁自杀》的文章,在2009年12月24日的中国山东网发表,其称,23日夜,枣庄市中区起村镇后川村民王广会,因自己家的房屋面临拆迁,无力阻挡,求助无门,夜间喝药自杀死亡,这个帖子希望媒体记者来调查了解这次事情,但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因为警察忙于办理类似“车震”的小事而忽略了。还有报道说,枣庄绎城区法院副院长陈军涉嫌非法集资和贪污等犯罪,等等,都没听说警察对类似问题认真查办的,反倒是“车震”有人管,管得奇特而透明,真是匪夷所思,而且,枣庄市委书记陈伟因腐败曾在2015年2月28日被抓,中纪委官网援引山东省纪委消息称:陈伟涉嫌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此前,澎湃新闻从山东省枣庄市委获悉,陈伟上月已被免职,去向不明,今年1月27日,枣庄市政府官方网站“书记之窗”中陈伟的简历被悄悄撤下。据悉,其曾被称为“山东最年轻的市长”。值得注意的是,陈伟仕途所经威海、枣庄两地,均曾是令计划妻子谷丽萍一家生活过的地方。1957年出生的谷丽萍籍贯即是山东威海。一位枣庄商界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谷丽萍近年来常回枣庄游玩,都由陈伟负责接待,与谷丽萍关系十分密切暧昧。

那么,当官的可以尽兴地玩“床震”,为什么上述男女不可以“车震”?前者“震”时有警察保护,叫“工作需要”;后者不但无警卫,还被特警挥舞警棍搅局,领导需要性爱,老百姓就不想快乐一把吗?真的是不公平,我想,正由于警察编制操控在地方官手里,才出现这样一些无视法律,胡作非为的恶警,他们能通过裙带关系轻易而举地得到“辅警”的位置,就当然没必要懂法,学法,守法了,正因为享有“三宫六妾”成了官员的特权,才有小民百姓的性饥渴,真是“旱就旱死了,涝就涝死了”,而警察却成了官员的帮凶,百姓的恶魔,原本性情纯洁,欲火中烧的男女正在最佳状态,叫警察这么一惊吓,还不落个阳痿或性冷淡啥的,真是“滥法”加“缺德”,坏透了。“天高皇帝远”的山东枣庄对不起“铁道游击队”,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江山给上述这些败类“玩”,玩得臭名远扬。

2015年12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1月4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