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0《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12-01-2016 10:51:22
查看人数:(1051)

近期,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被“双规”没几天,上海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又失联,以官商勾结为特点的中共官场和商场大戏连台,吊足了读者的胃口,有许多迹象显示,江泽民的贪腐“大本营”正在告急,不仅江的两个儿子,一个孙子日子不好过,而且众多死党,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等人也危在旦夕,用唇亡齿寒(韩)来形容最为贴切,也许王歧山“神隐”数日与此有关,中纪委的得力干将已兵临城下,尽管韩正想尽快脱身,但拔出萝卜带出泥,人皆贪占,程度不同的官场一片恐慌,依笔者观察,江泽民,韩正等“大老虎”如果被抓,习王的反腐战役才最终完成。

对郭广昌的调查陷入两难

12月11日,正值薄熙来的“钱袋子”徐明之死,引起海外媒体热议之际,另一个类似的上海大亨被目击者看到,他在乘坐从香港飞往上海的班机之后被抓走,因为他是复星集团的实际控股人,故與论一片哗然,该公司周五(11日)晚间发表公告称,郭广昌现正协助相关司法机关调查。公告说,郭广昌可以以适当方式参与复星集团重大事项之决策;复星集团董事会认为这并未对复星集团的财务或经营有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复星集团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公司A股股票将于12月14日复牌。

这一消息等于证实,郭广昌的被“协助调查”是属实的,只不过目前还前景不太明朗,也就是说,有关方面陷入两难的境地:一方面上海友谊集团总经理王宗南一审被判18年有期徒刑,其案已涉及郭广昌;另一方面,该公司在中国和海外的业务范围非常广阔,投资涉及钢铁、房地产、零售、金融服务和旅游行业,其中包括上海市著名的旅游景点豫园,复星集团还和美国私募股权巨头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合作展开投资,入股包括法国休闲连锁集团Club Méditerranée SA和希腊珠宝商Folli Follie SA等欧洲品牌,并收购了纽约的Chase Manhattan Plaza等美国地产,加拿大的太阳马戏团等,也就是说,反腐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人们就业和经济发展。正因为如此,官方的报道非常谨慎,王歧山既考虑反腐打老虎的必要性,也注意到影响经济的危险性,所谓“可以以适当方式参与复星集团重大事项之决策”,就是巧妙的文字表述方式,公告称,复星集团董事会认为这并未对复星集团的财务或经营产生影响,这一句话才是官方忧虑纠结之所在。因为郭广昌的旗下有不少上市企业,搞不好对敏感的股市和实体经营均有负面的影响,如何把握一个尺度,打老虎并巩固已有的经济成果,在现有的政治体制内,是一个急待解决的难题。

“适当方式”是专案组用语

中国语言辞汇非常丰富,由于周永康多年假江泽民的威风猖狂一时,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逐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看守所流行语”,虽然,郭广昌目前未必被关进看守所,如是失去自由的指定性的“监视居住”,或许物质条件要好一些,但“适当方式”的选定,由专案组把握,而专案组听命于上级,层层上到哪一级,谁也不知道。以“适当方式”,就是为了不造成经济的不利影响和企业员工的躁动,而留有余地的签了一张“空头支票”,假如董事会有重大决策,必须郭广昌出席,非其不在不能定夺,就可以允许他出现,但他不得透露任何案情,专案组把这些与其有关和他人有关的东西称为“国家机密”,而出于办案需要,“国家机密”的扩大化,使专案组留给他自由的缝隙会越来越少。

假如在刑事拘留的近一个月里,找到了犯罪证据,而且这些证据由专案组上报后,被上级认定有“利用价值”,足可治罪,他的“适当方式”就变更了,可能是由酒店改送看守所,进而判刑入狱;如果相反,另一种方式是无罪获释或取保候审,不论如何,这惊心动魄的一场经历都将彻底改变人的一生,正由于官方“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早在王宗南受审时也透露了郭广昌行贿的犯罪嫌疑,故最大的可能是,专案组已掌握他的经济问题,早已是“深思熟虑,有备而来”,而且,像他这样经常出国的企业家,资产和朋友在全世界遍地都有,狡兔三窟,不是笑谈,故获释后再抓比较困难,故此,专案组界定和承诺的“适当方式”可能会随时消失,简言之,郭广昌此行凶多吉少。

机场公开抓捕是一个信号

尽管王健林说过中国民企要“亲近政府,远离官员”,但比照另一用语:“亲近水果,远离苹果”,人们就会知道,只要把脚放在中国政治体制的框架里,做到这神奇的一点有多艰难,近期中国的《财新网》及其媒体都关注郭广昌的身家财富。48岁的郭广昌被称为“中国的巴菲特”,这得益于复星国际股价屡创6年新高,以及其他资产的稳步增长。他的身家从2014年的214.19亿元增加至410.33 亿元,成为中国排在第四位的富豪。但病死狱中的徐明的教训已足证,财富不能成为安保的基础,恰恰相反,财富能与大权在握的官员紧密连在一起才有效,但官员的职位是多变和不恒久的,故富豪无时不处在极度危险之中。因为窥视某一官位的政敌,急需企业家充当证人的角色。

由郭广昌被抓的时间和地点看,专案人员丝毫没有低调的意思,显然,他们可以在任何地方拘捕他,知道他的行踪只要掌握他的私人电话号码即可,既使他不亲自接听,他的助手有电话也一样,也就是说,专案组的人,可以在某个房间里带走他协助调查,进而“限制知情范围”,但刚好相反,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无需保密,其目的就是让人知道,这一点足以表明他的前景不妙。像他这样有名的企业大亨,不太可能跳出体制,而不与官方结盟,而过去他交往的官员,比如,艾宝俊,韩正等人,都是老江的嫡系,或是令计划的嫡系,都是谁也得罪不起的“大人物”,而如今,风水轮流转,转倒了方向,郭广昌可能气数已尽,因为他与这些官员走得越近,专案组越感兴趣。总之,这是一个强烈的撕开上海官场权钱交易的内幕的信号。

韩正“唇亡齿寒”

媒体报道说,郭广昌曾担任过人大代表,也是全国政协委员。郭广昌常在政府性的活动上作为民营企业家高调发言。其中包括今年10月份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访华活动。还说,长期关注中国富豪并每年编撰中国百富榜的胡润(Rupert Hoogewerf)则关注郭广昌本人的“朋友圈”和影响力。胡润称:“他也有很多有影响力的朋友们,比如,和马云、史玉柱也是很铁的朋友。”这些文字都没错,但像郭广昌这样驰骋商场多年的成功人士,在上海,北京等地,不可能不与一些官员联系密切,冷酷的现实是:企业家不给官员实惠,官员就不给力,如给了金钱等贿赂,又必然留下把柄,如果江派永远不失势,就安然无恙,但如今的形势发展较快,也较猛,从副市长艾宝俊落马看,中纪委由“阎王爷”主导,已成功登陆上海滩。

做为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他当然不想顺从王歧山反腐,因为韩正自身就不正,其下属更是贪官污吏成群,但随着江泽民余威的减弱,他深知并兵败如山倒,树倒猢狲散的晚景,故对郭广昌的被“协助调查”敏感而恐慌,近期他高调地利用官媒赞美习近平,表态支持对艾宝俊的“双规”,就相当诡异,类似令计划出事前在《求事》发表文章的状况,但这一切早就晚了,他前途如何,可能取决于三点:一是和类似王宗南,郭广昌等这样的企业家,有无经济来往;二是18大前后有无“妄议”中央,另搞一套的问题;三是利用股市大亨坐空股票,企图整垮习王,这一点上海有重大做案嫌疑,他是否真的涉案,如果是肯定的,他日后落马是板上钉丁的事。

江泽民是“菩萨过河”

自从八九“六四”之后,江泽民爬上台,各级官员的贪腐,波及军队,深入党的骨髓,形成大大小小的无数个利益集团,习近平和王歧山为了救党,大有破釜沉舟之势,不仅近百只“大老虎”被抓,而且一大批与官员密切的企业老板锒铛入狱,随之,也整垮了不少企业,但这并未阻止很多人“奔钱而去,死而无憾”的愿望,利益集团的头面人物均以江泽民为“保护神”,苟延残喘,但近年他年事已高,权力已去,不争气的儿孙都脑袋后拖一串“小辫子”,等待政敌抓住,玩他于股掌之上,因此,他自己是“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韩正,艾宝俊,郭广昌等人都坐观其变,一筹莫展。

依笔者之见,为了保住经济成果,应理解民企老板的苦衷,对类似郭广昌这样的人尽量宽大为怀,能不抓就不抓,能不判就不判,实在要判刑的,也考虑缓刑吧,但“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要清楚,抓住“老老虎”,“铁帽子王”却不能含糊,我曾直言: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其实,谁都明白,贪腐的总根子在老江,但如果动他,老习不好意思,他们要走法律程序,要顾及党的整体形象,知道“苹果”烂透了,还想保一个核心,就出现目前这种先外围后中心,敲山震虎而不动,举起大刀而不落的尴尬局面,也许,抓走郭广昌只是造造声势而已,随后可能放了再抓,但不论如何,对韩正都不是好消息,除非他有廉洁奉公的“金刚不坏身”,否则,唇亡齿寒之后,上海的天气并不转暖,那么,官场的大地震在所难免,下一步不知会怎样,但明天肯定比今天热闹。

2015年12月11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1月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