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3《李鸿忠玩得烟幕弹》

04-02-2016 22:54:46
查看人数:(953)

随着习近平的权力逐渐巩固,王歧山打老虎的深度,广度,强度增加,各级中共高官如履薄冰地进入了2016年,与以前胡温时代所不同的是,当官成了高风险的一种职业,一面享尽人间的富贵荣华,一面担忧瞬间从云天落入地狱,有人为高升而彈冠相庆,有人因约谈而跳楼自杀,初入道的权衡利弊,被重用的喜忧参半,已退休的后怕不已,而湖北省委书记李鴻忠,作为李铁映的心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因此,他近期的表现非常高调,看客切不可被他的“烟幕弹”遮住亮眼。

近些日子,中国的湖北省,安徽省、天津市、四川省、陕西省等多个封疆大吏高呼“习核心”,纷纷表态要“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他们领先于其他官场同僚,形势有一点诡异,这当然和习近平强势的权力集中有关,从周永康任“政法王”那些年的“九龙治水”,恶浪滔天,到今天的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习近平纵横天下,一言九鼎,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习才施略三年,很难定论以后的改革结果,但有一点不容怀疑,习使各封疆大吏敬畏不已。

故此,有媒体报道说,《人民日报》发文强调要“铸就坚强领导核心”,习近平核心幕僚栗战书更于2016年1月27日要求中央直属机关“强化核心意识”,“绝对忠诚”。这是继邓小平,江泽民被尊为“核心”之后,多年来中共再度出现“核心”这一说法。按理说,首先表态紧跟习的应是他原先的嫡系,但实际上刚好相反,像李鴻忠这样的官员,从官场脚印看,是典型的“后娘”养的,他不仅是李铁映的大秘,而且是薄熙来的死党,与李的儿子及家人都曾联系密切,其以前在主子权盛时,脾气暴烈,作风专横,其抢夺女记者之笔,尽显思想性格,但一旦主子失势,立即像吹圆的气球被飞镖击中而落地,他现在所处的就是这种困境。

众所周知,李铁映与薄熙来是铁杆死党,早在90年代初期,李的“瘸腿儿子”还没死,整天一边吟诗作词,出书求名,一边办公司捞钱,其位于大连丽苑大厦(后迁入远大大厦办公)大连金生企业与薄熙来太太的开来律师事务所,都坑蒙拐骗,日进斗金,真是名利双收,由于薄给李的家人提供便利,使李的公子李力践成了亿万富豪,自然,李以政治局委员的“大权伞”,也笼罩着薄熙来平步青云,这叫“投桃报李,哥们义气”,其实,抓捕薄应当连带这些“后台大佬”,但王歧山可能是顾及“红二代”的面子,而放他们一马,只是责令金生企业收拾残局而已,不过,老天爷愤不平,以“绝症”灭了才大气粗的“李公子”,为了争取李铁映等人的支持,新任领导人还安排李鴻忠当了封疆大吏。

但是,非常明显的,就李铁映和李鴻忠内心来说,他们还是留恋薄熙来,他后悔当初有些动作太迟了,否则,现在,指点江山的人就姓“薄”了,李不认为是儿子贪腐做恶太多而遭报应,英年早逝,而是时运不济,故对新一代领导人曾阴阳怪气地发牢骚,也就不奇怪;就习近平和王歧山来说,对李铁映的看法集中表现在李鴻忠身上,虽然他没大本事也得凑合着用,因为打狗不能不看他的主人,一是李任政治局委员时间不短,人脉深广,打虎也不能满地“鸡毛”吧;二是他的父辈是曾经红得发紫的大人物,“红二代”们骨头连着筋呢。尽管李铁映和秘书李鴻忠及前者的儿子都是贪得无厌的腐败分子,也要给足面子,下不为例。

但是,现在反腐形势的进展,随着步步升级而有些失控,由于官场派系林立,暗斗胶着,贪腐是制度性的漫延,互相攀比就比较严重,想必有人追问:你凭什么不抓李鴻忠这样的贪官?习和王受到的压力也大,有些可以顶,有些抗不住,既便是想保也难以奏效,于是,当秘书多年练就一套“阴阳术”的老李,就缩回抢笔的劲手而露出灿烂的笑容,首先,“向日葵”得向太阳啊,于是,他第一个跳出来拍习的马屁,与其是说“表忠心”,不如说是放“烟幕弹”,仿佛在说,我虽然一腚沟臭屎,但我拥戴你是“核心”啊,过去的事就算了吧。

稳住了上级还不够,李鴻忠深知官场冷漠,“墙倒众人推”的道理,为防止下派的纪委官员找毛病,必须把官场的“舌头”和“大嘴”都堵上,下级官员和周边环境就变得非常重要,因此,他近日策划一起史无前例的表彰运动,据媒体报道,2015年6月1日,湖北省监利县长江大马洲水道,满载454人的“东方之星”游轮倾覆。事故造成442人遇难,12人逃生获救。其中,8人自己游上岸的,2人被村民救起,这就是说,政府组织的大规模救援只救出2人。这是中共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船难。逃生的包括船长和轮机长。事故原因至今还在调查之中,公众依旧在广泛质疑。但是,李鴻忠领导下的湖北省委省政府,不想追责,得罪官员,而是下发文件,拟对99个单位,253人进行大力表彰。

看来,李鴻忠两手都很硬, 2010年北京“两会”时,因那时,李铁映已告知李鸿忠:未来的最高领导人,就是咱们自己的哥们弟兄,你的前程副总理都挡不住,所以,小记者算个啥,他听到不顺耳的声音,挥出力拔千钧的大手,一下子抢去了《京华时报》女记者的录音笔,心想,你她妈是蒼蝇啊,等“薄核心”继位,我非把你关进大牢不可。而如今,斗转星移,今非昔比,李铁映已是挂在墙上的“虎皮”,薄熙来已是压在秦城的“虎尾”,李鴻忠已成飘落的一根“虎毛”,他怎能不变戏法似地露出另一手:高调唱“颂歌”,奉承表“忠心”,献媚求平安。

但是,历史之大江大河,是无法倒流的,对李鴻忠来说,不是跟错人的事,而是品行不正的问题,俗话讲,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铁映,薄熙来,李鴻忠等都是靠一股贪腐的臭味走到一起的,在反腐的大形势下,他想逃也没路,因为在全国新华书店里都摆着一本新书,《习近平关于严明党的纪律和规矩论述摘编》,其中,他首次正式公开宣布,共产党内一些高级干部“搞政治阴谋活动,搞破坏分裂党的政治勾当”。显然,这是搞政变企图的暗语,习有所指:“从近年来查处的高级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特别是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案件看,破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问题非常严重,务必引起重视。”不用置疑,习提到的这几个人曾密谋推翻他,周永康是10年“政法王”,徐才厚,郭伯雄是军方高级将领,令计划曾是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左膀右臂,也因儿子车祸而倒向周,薄熙来则是重庆市前市委书记,也是他们的梦中“王储”,而政协副主席苏荣,地方官周本顺,李鴻忠等,都是他们的同伙。

自2012年以来,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已被清洗,有的因为腐败和滥用权力而入狱服刑,有的正因类似罪名接受组织调查,有的已经因病诡异地去世。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作为“后娘”养的儿子,湖北省委书记李鴻忠像热锅上的蚂蚁,上窜下跳,捧杀领导,收买下级,八面玲珑,就再正常不过了。如同他表忠心时言不由衷一样,习和王大概也心里明镜似的吧,既然是一场政治舞台上的大戏,彼此都要表演,总需要一些道具,布景啥的,还有一些化妆品,李鴻忠施放的“烟幕弹”,虽然比较巧妙,也有点热闹,但毕竟要完结,只要渐次飘散,他就将露出真面目。

2016年1月29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月3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