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2《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04-03-2016 23:56:23
查看人数:(788)

据国内官媒报道,2月6日晚,陆媒《上游新闻》从多个信源获悉,兰州晨报驻武威记者站记者张永生已返回家中,与亲人团聚过年。当天,甘肃省检察院公布了“武威记者涉嫌敲诈勒索被捕案”审查结果,张永生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清楚,其嫖娼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当地公安已撤销此前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这是在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直接干预下,中国近日出现的第一例,地方封疆大吏站在记者一边,用事实说话,给與论监督护航的案例,值得肯定,应予一点表扬。其背后可能涉及地方官员的内斗和新旧势力的较量。

此前,甘肃的新闻记者与地方司法部门,进行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博弈,1月7日和8日,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兰州晚报记者雒焕素(女)和西部商报记者张振国失联,三人都是甘肃都市报驻武威站记者。稍早前,甘肃金昌市发生一名女生偷窃超市巧克力跳楼自杀事件,他们不畏强权,冲破阻力,事实求是地采访了此事,并在所属报纸上发表了稿件,在读者中间产生很大的影响,于是,激怒了一些地方官,他们利用公检法等专政工具,徇私枉法,制造罪名,对三名记者进行打击报复。

媒体报道说,有网友称,三名记者失联或与此事件有关。1月18日晚,武威警方辟谣,并透露了部分案情:1月7日,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民警在执行社会治安大清查专项行动中,查获一起违法犯罪案件,其中一名违法人员叫张永生。凉州分局在办案过程中查明,2011年以来,张某某伙同雒焕素、张振国等人,利用记者身份,借舆论监督之名,多次敲诈勒索他人财物。3人已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凉州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当天,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提请凉州区人民检察院对3人提请批准逮捕。一周后,凉州区检察院决定,犯罪嫌疑人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雒焕素涉嫌敲诈勒索罪,直接移送起诉;犯罪嫌疑人张振国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随后,张永生被执行逮捕,雒焕素、张振国被取保候审。

从前因后果,事件发生,发展的过程看,记者與论监督在前,警方抓人随后,可见是一起有针对性的,有泄愤报复情绪的组织行动,这与以前其他地区发生多起的事件大同小异,由于记者本人并非完人,很容易被他得罪的官员抓住把柄,遭诬陷入狱,而一旦公安,检察,法院连手行动,记者很难翻身,从张永生被批捕的时间看,速度快,罪名大,共犯多,明显是地方官对新闻媒体采取的一次警告,这等于声明:以后再有类似女孩自杀之类的负面新闻,哪个记者敢报道,就没有好果子吃。

以前,这种小记者下狱后,一般原单位都立即噤声顺从,甚至落井下石,出卖自己的员工,至少要撇清责任,尽显国内司法保护缺失,官媒软弱和胆怯,但这次有所不同,据报道,1月28日晚,张永生所在的兰州晨报发声,该报社发布的《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在网上流传开来。这封公开信阐述报社了解到的情况,并表示,案情存在诸多疑点,包括张永生曾受到当地官员威胁、官方通报版本不一、当地警方违规安排家属与张永生见面等,当地警方或存在“钓鱼执法”。不过,另外两名记者所在的单位至今未对此事发布公开声明。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甘肃省记协、新闻学院专家教授等关注。武威也被卷入舆论漩涡。有关当地曾限制媒体人员人身自由等事件、武威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手机号码相继被曝出。但武威官方一直沉默。

这已清楚地显示,正处于官场洗牌,人事更叠的甘肃,对與论监督有不同的态度和解释,从司法体制与媒体机制看,如果没有独立的司法监督,很难真正地保护记者的言论自由,可能更高一层的省级主要领导,并不喜欢下级武威地方官,或者说他们不是一个党内派别的,恰好需要武威地方官的瑕疵,故甘肃不是完全通过法律的形式,而是经过“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中国特色的办法去处理此事,省委书记王三运直接插手此案,他下令甘肃省检察院于30日派出工作组赴武威开展工作,对“武威记者涉嫌敲诈勒索被捕案”进行审查,现在已有了上述的初步结果。

当然,尽管这同样是以权代法,但较之于抓捕诬陷记者,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进步,假如不是我怀疑的那样出于内斗,而是出于保护與论监督的公心,那么,王三运在中共党内高官里,责属于另类,可能代表党内一种变革的有利中国进步的力量,据报道,2月5日,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在新闻媒体新春座谈会上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真正敬重新闻监督。王三运指出,在解决突出问题的过程中,媒体监督发挥着重要的督促和推进作用,一些所谓的“负面报道”恰恰是在帮助改进工作、是正能量,有利于鞭策审视自己,纠正错误。要把新闻监督作为检验工作得失的一面镜子,善于发现工作中存在的差距不足,善于利用媒体的帮助来改进工作,真正做到从心坎上欢迎监督,从行动上支持监督,从效果上回应监督。对此,要检验书记所言的真伪,就是要找到一种机会,也就是说,遇到记者发表批评他自己的文章时,他会怎样做。所以,立即下结论还早呢。

不过,依记者张永生案留下一个尾巴议,官员内斗的可能性较大,据报道,2月6日,甘肃省检察院公布审查结果。经核查证实,张永生敲诈勒索人民币5000元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省检察院核查工作组认为,张永生虽然涉嫌敲诈勒索犯罪,但鉴于涉案金额不大、本人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已建议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对张永生取保候审。在我看来,张永生敲诈勒索的可能性不大,既然他敢于披露那个地方的黑暗,就不会去收取那里的钱财,他应当知道,被他得罪的官员有丢失官职或判刑入狱的可能,就会反咬一口,用放大镜去盯着他。我想,这可能是上级给下级一个面子,给一个台阶下,彼此各让一步,皆大欢喜。

因此,官媒称,工作组查明,凉州区公安局以张永生有嫖娼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6日,省公安厅依法责令武威市公安局撤销凉州区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随后,武威市公安局撤销凉州区公安局作出的对张永生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决定(凉公(刑)行罚决字[2016]9号),并启动国家行政赔偿程序,对执法过错责任人员停止执行职务,依法依规追究执法过错责任。

据兰州晨报多名员工称,单位领导于5日前往张永生家,看望慰问张永生的家属。6日晚,张永生取保候审,回家与亲人团聚。

在笔者看来,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干预,由于在现有的司法体制下进行,就必然出现这种模棱两可,亦进亦退的结果,如果确定张永生涉及敲诈勒索,金额小,但性质不同,必须走司法程序,由法院判较轻刑法,以警示他人,像如今这样,打一巴掌给个枣吃,不是太理想的结果;假如属于诬陷,那么,徇私枉法的警察要承担刑事责任,但这次的结论没有这方面的明确内容,而且另外两人也只字不提,比较诡异。总之,在这次事件的背后,更多的迹象显示官员的内斗和较量,警察放人,记者认罪,前者沮丧,后者倒霉,双方打了一个平手,而记者和警察都是官员的玩偶。

2016年2月7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3月2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