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4《张越的赌局,骗局,败局与结局》

05-07-2016 11:59:59
查看人数:(3614)

职位仅次于全国“政法王”周永康的张越,在河北省地方的实权却胜过上级,随着江泽民,曾庆红势力的日益衰落,他们盘踞在各地的“小政法王”也纷纷落马,而张越挣扎了很久,还是轰然倒下,他是司法“全面腐败”的典型代表,说他“全面”,是因为在他长期主管的公检法司一系列领域,都广布亲信,事必躬亲,一言九鼎,从看守所到戒毒所,再到监狱,从公安局到检察院,再到法院,张越利用手中权力,把每一个司法程序都玩出经济效益,侦查,抓捕,关押,判刑,减刑,假释,保外,等等,都成为肥私敛财,公报私仇,沽名钓誉的工具,熟悉他的知情人士说,他是继梁滨,景春华,周本顺后,中共18大以来第4位落马的中共河北省委常委,他也是一只位于京畿要地的“司法贪腐大鳄”。

其实,当他张开血口吃人和吞金之时,就应当知道,这是一场只能胜不能败的赌局,胜了就有可能取代周永康,败了就跌进了大牢,不同于一些“红二代”的特点是,张越来自基层,又是科班出身,曾就读中央党校,拥有在职研究生学历,还获得中科院管理学琐士学位,并且还任职警察多年,但人们总的印象是,他是靠察颜观色,亦步亦趋地拍上级的马屁,靠谎言和欺骗,行贿和受贿,由北京宣武区分局的小民警慢慢地爬上来的,历任副科,正科,副处,正处,副局,正局,至到2003年11月转任公安部第26局,即“反邪教局”的局长,而每一步都离不开银子,总之,一开始,他就把官场变成生意场,他也深知,党内的派系内斗均以反腐捉贼为借口,他没有薄熙来那样的家庭背景,既使是再硬的靠山,也有山崩石露的一天,所以,如同赌场一样,出身寒门,公安学校出身的张越,潇洒而悲惨地走了一圈,其情节曲折而动人,将来开审的有关他的案件,也许会告诉读者更多的故事。

当代中国,几乎所有的官场赌局,都是典型的“二人转”模式,官场与商场对接,权贵与大亨连手,有权的和有钱的结盟,通过一系列构陷,卑鄙,无耻的手段,巧取豪夺,坑蒙拐骗,完成官商一体化的全部程序,既要名,也求利,还要色,把人性中原始仅存的贪财好色的本性发挥到极致,已经公开披露的案情,令人叹为观止:张越的“二人转”的“搭档”,非同一般,他是河南省郑州起家,后来进军京城以“盘古大观”威震商场的郭文贵,而郭又是一个精明胆大,善于圈地敛财和资本运作,特别是长于抓住“权力睾丸”的,急需“保护伞”的民企老板,他们狼狈为奸,一拍即合;一个用权吸金,一个用钱买权,权钱交易,风生水起,搅得商场,官场和情场,都日夜不宁。

究其原因,并非来自山东乡下农民的郭文贵,与起于社会基层的张越,有“神马”本事,而是他们做人没有底线,只要能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的利器在于,权钱对国家情报系统的腐蚀,渗透与捉弄,他们与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结盟,又变成“三人转”,转晕政商大舞台,一夜间成为亿万富豪,他们利用手里监听,监控的便利,寻找猎物,抓住人性的弱点,黑白通吃,一些类似民族证劵,北大方正,东方企业的“财富肥肉”,很容易进入他们的视线,成为巧取豪夺的目标,他们吃得是商界最大的“霸王餐”,把一些民企富商或国企职工数十年的拼搏的劳动成果,浓缩成“蛋丸”,揉捏于掌心,一瞬间吃掉,因为张越拥有集于一身的公检法司的权力,没有人能监督他,抢钱只需要随意编造一个理由,就大行其道,所向无敌。总之,所有的徇私枉法行为,都以纸醉金迷的个人利益为核心,三人围绕着这一核心,编织,包装,策划,构陷,实施了一大批案件,目前人们所知道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也许,将来的庭审会进一步展示一些细节,但不论如何,欺骗和谎言都是显著的特点,如果你查看河北省的一些重要会议,总能看到张越忙碌的身影,他的灿烂笑容是假象,心狠手辣才是本质,会议上所讲的“依法治国”,“公平正义”,“廉洁奉公”不过是误导他人的骗局,由于他来自社会的基层,很会应和老百姓的心理,大讲一些动听的言辞,但他们所深思熟虑的重点,不过为四,一是请客送礼,取悦于上级“政法王”周永康;二是分析和综合马建,郭文贵等人提供的经济与政治信息,以便抓住时机抢夺富豪的财产或国有资产;三是设计好路线图,时间表,挖好陷阱,编好罪名,逼迫和诱骗一些老板往里跳;四是利用公权力抓捕人质,刑讯逼供,软硬兼施,令其就犯,然后象饿狼一样吞吃他们的财产,再利用金钱吃喝玩乐,满足私欲,享尽人间的富贵荣华。

可靠的消息来源表示,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的一些干警,成为张越,马建等人的马仔,他们办理案件,不用证据,不理地域管辖,甚至不睬非“政法系”的上级领导的批示,动辄抓人判刑,抢夺财产,他们只听命于张越一个人,而张越与郭文贵又连为一体,故承德市公安成了“资本大鳄”郭文贵的“专政工具”,原北京中垠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曲龙的遭遇,就是一个例证,又比如,东北著名的民企老板,即,东方企业集团的董事长张宏伟,曾被张越,马建,郭文贵所操控的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人员,诱骗到一处秘密地点关押,毫不客气地拳脚伺候,几天工夫,身材高大的黑龙江大汉张宏伟就倒地求饶,原来,郭文贵要张开血喷大口,吃掉“民族证劵”,而张宏伟一度牛逼,不肯让出他所持有的一部分股份,这一故事充分显示司法腐败的严重程度,已达到疯狂无忌,贪婪无比的程度。

笔者由于过去长期在港媒驻东北的记者站工作,对张宏伟其人略知一二,他由哈尔滨呼兰县的一个“包工头”起家,不爱萧红爱银子,最后成为“民企骄子”,当地既有人称其为“商界奇才”,也有戏称其为“大骗子”,其实,在我看来,他“奇”就奇在,善于和京城的大官联姻,但他的靠山是刘延东等,不如张和郭的后台江泽民和曾庆红硬,所以,就成了他人欺辱和抢夺的对象,上述承德公安强势压服张宏伟的故事,诠释了中国官场与商场的“丛林法则”,胜王败寇,弱肉强食,官大一级压死人,
但是,天下事都是先盛后衰,没有永世不变的道理。虽然,张越,马建,与郭文贵等人的“赌局”曾经胜过,风光过;骗局也曾迷惑,愚弄了许多人,但政局和人生都在变化,冥冥中似有一种神力掌控所有人的命运。

现在,张越被“双规”,马建被抓捕,郭文贵逃亡美国,他们这个商场与官场结合一体的“黑帮”,虽然还没被判刑,成员没有都归案,但“政法王”悲惨的结局和败局已定,从一开始,体制内的张越就应当清醒,有所收敛,但发财和攀升的欲望如同一只迷人的恶魔,引导他疯狂而去,不知死活,当一个堂堂的政法系高官,用假身份证,谎骗同僚,秘密前往香港拜见郭文贵和马建,与其策划猎取更多钱财的阴谋时,他过于得意忘形,忽略了古训: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时光在飞,政坛在变,人事在更迭,而张越的野心和私欲却还在无休止的膨胀,于是,极大的反差碰出了反贪的火花,当江泽民,曾庆红岌岌可危之时,张越就成了“先行抓”,之所以先抓他,是因为他不仅有贪污受贿的确凿证据,而且有充当“污点证人”的利用价值。

不用怀疑,张越心里有一本账,他由小民警成为“政法王”,由北京公安学校的学员,成为河北省委常委,金钱是行进的动力,而他担任各级职位后,也会继续索贿受贿,既用钱贿赂他的上司,也敲诈下级的钱财,只不过他为了寻求保护伞,最后行贿的目标指向更高的层次而已,而一旦走向这条路,他徇私枉法的胆子更大,敢于直接插手干预聂树斌案,就是一个有力的说明,有内部消息说,他曾给曾庆红,甚至江泽民等人行贿,因此,想必败局已定的张越,案件的结局取决于认罪态度,而检举揭发是其自救的唯一的“救生圈”,他检举谁呢?或者说,过去他不花钱铺路能一步步高升,如鱼得水吗?正因为他的证人作用尤甚,才被中纪委抓了放,放了抓,因为背后有一股强势在保他,这些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真是“上下一条线,骨头连着筋”,2015年8月10日,我发表题为《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一文,曾有人指责我“造谣”,但2016年4月16日,他终于还是被抓了,那是因为“老王”打老虎,不怕“铁帽子王”,有些事只要发生过,就会有传言,再保密也没用,也许中国大变革的年代真的要来了,贪官张越的故事不过是灰飞烟灭的笑料。

2016年6月8日于加拿大。
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8月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