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2《河南“政法王”李承先的末日到了》

22-07-2016 11:12:34
查看人数:(2503)

自從中國“政法王”週永康落馬之後,盤踞在各個省市自治區的“小政法王”也岌岌可危,他們中的許多人,過去仰仗週的青睞而徇私枉法,橫行無忌,制造了無數起大大小小的冤假錯案,老百姓上訪纏訟,甚至釀成群體性事件,大都原因在此,對於河南省來說,“小政法王”就是省政法委常務副書記李承先,雖然,按照中共官場的人事體制,他才是一個副手,但由於其多年與政商兩界通吃的郭文貴,來往密切,成為“盤古會”的骨幹成員,並精於業務,在公檢法司廣布嫡系,李承先奪得“常務”二字,而架空政法委的“一把手”劉滿倉,甚至置省委書記的話為“耳旁風”,親自插手多起案件,在河南省雙手沾滿冤民鮮血,人們戲稱“李霸天”。

可靠的消息來源說,2016年4月16日,中紀委網站公布信息,河北省常委、前政法委书记张越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张越是在参加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后的第二天下午6点下班前,在办公室被中纪委忽然来人带走的。据消息人士透露,大约有40多名特警参与抓捕张越的行动,他被带走的时候,两眼紧闭,脸色苍白,目击者称他是被抬进警车的。传说,张越随身带有兩把手枪,所以,抓捕行动显得格外谨慎。這一消息曾使河北民眾過年般一片沸騰,但鄰省的近乎平級的官員李承先卻嚇得當場心臟病發作,被同事緊急送往醫院救治。

過去,在河南省的一些重要會議上,人們經常可以看到李承先的身影,這位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政法王”,善於高談闊論“廉政建設”和“依法治國”,但這表面的造勢,都是騙人的“遮羞布”,熟悉他的平頂山平運汽車運輸公司的法人代表,該公司總經理姜建華說,“李霸天”毫無顧忌地直接插手基層法院的民事糾紛判決,不僅不維護公平正義,而且站在經濟詐騙犯的一邊,無視鐵的事實和大量人證,物證,導致法院數次做出枉法判決,下達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豫法民再字第26號民事判決書,協助詐騙嫌疑人李福俊通過法院強制執行程序,掠奪平運公司工程款1200萬元。而李承先在中紀委打老虎的與論正盛之時,還頂風上,接受李福俊200多萬的賄賂。可見其膽大包天。

平頂山平運公司做為一個具有50多年歷史的老國有企業,在省內赫赫有名,他擁有3000多個職工,每個人月薪不過1000元,但大家競競業業的,一直在努力工作,歷次與他人做生意簽合同都是嚴守信譽的,但與李福俊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卻史無前例,原來,李福俊通過其在省政法委610辦公室任職的親屬張某,找到權勢人物李承先,講好權錢交易的條件,“李霸天”見錢眼開,一言九鼎,非法幹預這起簡單的民事糾紛,授意平頂山中級人民法院不該受理的案子,不僅給予立案,而且還緩繳訴訟費,李承先指令一審法官不查清事實就匆忙偏袒判決,在平運公司已經足額付清開發商1200萬元的情況下,再一次向李福俊支付1400萬元。這家大型國企根本沒有這筆巨款,但李承先為賺200萬,親自下令督辦,平頂山中法以強制拍賣平運公司賴以生存的生產用地相威脅的卑劣手段,逼迫平運公司履行枉法的判決,激起3000多名職工的憤怒,他們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被上級指令河南省高法再審並附有指導意見,但李承先一點也不在乎,嚴詞下令省高法維持原判。姜建華說,法律再好,到了李承先管轄的範圍內都走樣,因為他是省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公檢法司的人事安排大權都在他手裡,既使是不糊塗的法官也不敢得罪他。

實際上,河南省接觸過李承先的人知道他的貪婪,霸道和謊言,都屬官場一流。時間過去了10幾年,人們依稀記得焦作市解放區法院當年審理的一起有關鋁合金材料的民事糾紛,甲方被乙方起訴,最終法院以事實和證據為準,判決甲方敗訴,賠償乙方20萬元,並已強制執行完畢,但後來甲方托人找到李承先的關系戶,又行賄拉攏了他,按理說事隔多年,已無法補救,但他竟強壓法院自掏腰包,拿出公款20萬元堵住甲方的嘴,以取悅於自身,創造了法院替執行對象付費的醜聞記錄,至今,這筆違法支出的巨額款項,還掛在法院的公家賬上,動輒被人們談及,以旁證李承先的霸道和枉法。

2010年,河南焦作商人謝建升得知其以借款1100萬美金,而獲得的質押天津華泰股權被趙雲安聯合郭文貴轉走,十分震驚,立即報案,做為河南省主管政法委的高官,理應安排公安人員全力追回,但他暗中與張越,郭文貴,孟會青,馬建等人勾結,不僅泄漏辦案秘密,而且商討應對措施,幫助郭文貴隱藏證據;更不能容忍的是,他還毫不掩飾地直接下令放行犯罪嫌疑人趙雲安,在受阻後反倒對辦案組長,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長王紹政立案偵查,對其刑訊逼供,妄圖誣陷謝建升給王行賄,並對其實行跨國追逃,造成兩個商人之間的矛盾升級,新聞內幕故事不斷,多位高官紛紛落馬,給國家聲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目前還滯留在異國它鄉的謝建升回憶說,他原本是一個不喜歡張揚,而慣於低調做生意的人,對政治沒有任何興趣,也不想參與官場的人際內鬥,更缺乏與媒體人士交往的經驗,但政泉控股的老板郭文貴通過趙雲安私吞他的股權,並狡猾抵賴而拒絕還賬,這一變故改變了他原本平靜的生活和命運,一切都來得太突兀,像所有的河南良民一樣,他曾寄希望於李承先這樣的高官,從2012年到2014年,謝建升放棄酒店正常業務而成了“上訪專業戶”,他幾乎找遍了所有省市有關領導幹部,也給中紀委寫過舉報信,但都“泥牛入海無消息”。他說,李承先當然也多次找過,他不但不同情幫忙,反倒安排人馬,假冒“中央第8巡視組”,對其進行欺騙和忽悠。

2014年春天,生性倔犟而執着的謝建升,聽說當年3月份,“中央第8巡視組”的人要來河南接訪,他異常興奮,按照省紀委一位領導的具體指示,與“巡視組”的人員約會見面,還詳細匯報了有關郭文貴侵吞他股權的問題,滿懷希望的謝建升,做夢也沒料到,這是藏在背後的“政法王”李承先一手導演的鬧劇,於其握手暢談,虛情假意好言相勸的官員,都是李的一批馬仔。謝建升描述說,在政府大樓的一個房間裡,有3個幹部模樣的人與其寒暄,但卻婉拒謝提出的查看證件的基本請求,顯得高深莫測,因為此間還有一個女人進門旁聽,令人生疑,見多識廣的謝建升,做生意南來北往30餘年,對陌生人有較強的判斷力,他感到他們不象王歧山手下的精兵強將,很可能是地方的“冒牌貨”,目的輕則是套取舉報秘密,重則是想殺人滅口。於是,他回絕了對方次日再次約見的要求。

雖然,謝建升明言警告這些人,假如假冒中紀委第8巡視組人員,他將來會有機會親赴京城,去向中記委所在地核查,一旦事敗,他們將承擔欺騙訪民,嚴重違紀的責任,但他們似乎不以為然。像舞台上戲劇演出一樣,李承先寫好台詞,虛擬情節,安排主角,他們表演得維妙維肖,但尚未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馬腳有些敗露,謝建升一時成了被捉弄和戲耍的配角,李承先及其背後的郭文貴,馬建等人自以為得意,但歷史的公正性在於,雖然,權勢者可以因無做人底線而瘋狂一時,但不可能迷惑民眾於一世,隨着政局幕布的翻轉,張越,馬建,郭文貴,李承先等人,終於跌倒在自己包裝和鋪設的戲劇舞台上。但這回他們的角色和結局剛好相反。

李承先權傾一時,昨日今非的演變,提示人們,面對強權亂法,既便是弱者和“小人物”,也應當锲而不舍地抗爭到底,從2012年8月,謝建升報案,到2014年6月,對犯罪嫌疑人趙雲安批准逮捕,展示了漫長而曲折的軌跡,每一步都因李承先的幹擾和力阻而倍顯艱難,僅管有國家公安部經偵局和河南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的明確批文,並有足證趙雲安涉嫌經濟合同詐騙的書證,物證,人證,以致本人對犯罪事實的供認,但恰好主管公檢法的李承先卻在程序合法的情況下,指使河南省檢察院副檢察長賈世民出面,把此案從解放區檢察院提走,以無管轄權和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做出不批捕的決定,2013年4月4日,趙雲安繳納200萬保證金後被取保回家。2013年9月25日,對犯罪嫌疑人竟中止了偵查,李還安排辦案人員找到趙雲安的妻子,故意透露有關案情,此後又指令檢察院人員訊問趙的家人對處理結果是否滿意,可見,李承先把抓人放人都當成一種生意,在收取多達2000萬的賄賂錢後,還向“客戶”了解他們對“售後服務”的評價。可見,李承先肆意枉為,後台很硬,對此,謝建升毫不畏懼,他不屈不撓地繼續維權抗爭,終於迫使公安在2014年6月重新立案,檢察院並於27日對趙雲安批捕。不過,不斷徇私枉法的李承先,雖然已由政法委調往省人大改任閒職,但並未受到法律應有的懲處。

假如2014年10月6日,河南省焦作凱萊大酒店的董事長謝建升,不是想起《孫子兵法》的故事話語“三十六計走為上”,他一旦落入李承先的魔掌,那麼,中共官媒的報道可能就是另一種迷人的版本,一定充滿着謊言和欺騙,王紹政和謝建升都將死的無聲無息,司馬遷的《史記》雲,中國“自古富貴而名泯滅不可勝計”,謝建升的私人財產將名正言順地進入資本運作大亨郭文貴的口袋,張越,李承先和郭文貴等人將養得腦滿腸肥,但“老天爺”不給力,似乎冥冥之中,有什麼英靈左右人們的命運和事件的走向,倒在最先的未必是壞人,但笑到最後的往往是好人。據此,河南省熟知李承先的人說,這就是他聽到張越被抓大驚失色,病發急救的真實原因,俗話說:“兔死狐悲”,他自己知道一生都幹了什麼壞事。平頂山平運公司的法人代表姜建華說,我堅信李承先被“雙規”的日子不遠了。

2016716於多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