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31《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03-11-2016 23:45:19
查看人数:(1706)

1031日,海外网站又一次传出黄奇帆将调离重庆被安排到刘鹤身边,在国务院任职的消息,但老天不作美,据华龙网报道,同一天的1130分左右,重庆市永川区来苏镇金山沟煤矿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据初步了解,该煤矿当日下井人数35人。事发后,市政府市长黄奇帆等已率市级相关部门负责同志赶赴场,

这表明,黄奇帆目前还留在重庆市长的位置上。

 

前不久,我率先披露黄奇帆儿子以权谋私的丑闻之后,海外媒体大量转载,多维网还详细地进一步挖出他儿子黄毅的大名,这真是人肉搜索,无往而不胜,因此,黄奇帆怕丢面子,沉寂和消停了较长一段时间,可能是他在花钱摆平上层一些关系吧,忽然,这几天却有点反常,为“黄骗子”歌功颂德的文章又多了起来,有一篇奇文题为《薄熙来后“重庆”再次因黄奇帆受瞩》,实际上,它既给薄熙来涂粉抹脂,又为“黄骗子”吹喇叭抬轿子,但可靠的消息来源说,黄奇帆的利用价值不多了,他离秦城监狱越来越近,这些言论不过是他坐牢前的哀鸣而已。

 

众所周知,由于现有的政治体制原因,中共反腐打老虎运动,如同当年小蒋在大上海打虎受挫一样,带有明显的派系内斗色彩,虽然,黄奇帆与吴邦国等人关系够铁,但算不上“红二代”,根红苗壮,没有红色光环照着,加上他儿子和薄熙来的次子一样“呱呱”地贪腐,把重庆国营钢厂搞得亏损严重,不得不破产重组,因此,这个2012年跟着薄熙来一溜小跑“抢钱买官”的贪赃枉法的骨干,已被摆上了中纪委杀鸡儆猴的案板,只是碍于重庆经济破产的困局,不得不暂时留用他一段时间而已,不然的话,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当张德江代表中南海高层去接管山城的滥摊子之时,年近花甲的黄奇帆哭得象小学生面对班主任老师似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行太重,一是儿子及亲友利用他的荫蔽,赚得盆满钵满,同僚都眼热手痒;二是他徇私枉法,在“唱红打黑”运动中,参与和包装了640个“黑社会”,使数以万计的人蒙受冤屈,有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流亡海外,生意破产;有的坐牢杀头,死不瞑目,总之,黄奇帆是一个变色龙,再变也是一个厚脸皮的大骗子。

 

其实,骗子的特点就是能把黑说成白,把黑说成红,比如,上述吹捧黄的奇文说:中国西南城市“重庆”近日再次因“黄奇帆”而受到关注。在房地产方面,与大陆其他大都市不同,重庆成为了少数未采取措施城市之一。大多声音认为,重庆房市能够保持缓慢稳定的增长,严格控制着开发商的黄奇帆市长功不可没。但是,“大多声音”是不确定的泛指词,谁这样说了呢,作者不敢举例,只是做了夸张:在中国多数大城市,由于地方政府急于冷却房地产市场过热现象,通过限制购房,甚至逮捕涉嫌“造谣”的房地产中介,近几周房屋销售急剧下降。但在重庆市,房屋销售仍保持红火,夸张的推销手法也继续流行。重庆是少数几个近期没采取抑制措施的大城市之一。

 

在我看来,这正是问题的关键,由于薄熙来,黄奇帆等人浪费公款,用于大搞工程建设,唱红歌,种银杏树,等等,造成财政无底洞难填,城困人穷,普遍买不起房子,或买不起高价房,才出现这种与北京上海等城市不可同日而语的现状,恰恰彰显了极左思潮回流对经济的危害,黄奇帆不但不认错反思,自责辞职,反倒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按照他的荒唐逻辑,就是越穷越光荣,房价越低越是功劳,连美国的纽约都要学习底特律,难怪黄奇帆曾以重庆要做美国的底特律的口号自策,这一怪论曾名臭一时。

 

其实,中国一些地区房价之高,高在腐败含量,即,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抢夺民众的土地,再故意抬高地价与发展商勾结,从中受贿,发展商拿到手后再高价卖给市民,因为其中既包含国家倒卖土地的暴力,也包含贪官污吏个人的私利,再加上发展商,建筑商,装修商,等等的经济利益,房子到了用户手里岂能不高?否则,如何解释一些房地产老板行贿官员的钱动辄百万,千万?也就是说,这些钱都是从高房价的收益中,和民众土地的低价里拧出来的。这是双重的掠夺,解决它的办法只有真正的土地私有制和独立公正的司法体系,重庆的所谓“地票”,我早就讲过是一个狡猾的骗局。这一政策的制定与两个骗子薄和黄有关。

 

上篇奇文还引述英国《金融时报》27日报道称,买家、卖家和分析师们一致认为,重庆市房地产市场能够保持缓慢但稳定的增长,市长黄奇帆功不可没,他是一位微观管理者,严格控制着开发商。我想质问阿黄:赞美你的买家,是否包括现在刚从“黑打”中侥幸逃脱的重庆峻峰置业公司,他们惨遭迫害,几近破产,李修武等31个亲友被薄熙来包装成“黑社会”,“黑老大”至今有家回不得,而目前去购买他们房产的客户,也是买家,会赞美阿黄吗?而峻峰的职工是“卖家”,会赞美阿黄吗?这样一驳,就只剩下“分析师”了,他们是谁呢?只能是薄熙来的余党,只能是拍黄屁的“叭儿狗”,那么,英国的金融时报是依据“神马”肉麻地吹捧薄熙来与黄奇帆的呢,也许与在英国读过书的薄子有关吧,不论怎样,这种没有科学依据和事实基础的奇文,还是不出笼的好。

 

这篇来头不小的奇文,还不厌其烦地介绍阿黄,尽管他的履历网上随手可得,文章说,今年64岁的黄奇帆于2001年到重庆市任职,之前他最知名的成绩是负责上海浦东金融区的开发建设,现在浦东已拥有全球最昂贵的一些住宅区和写字楼。报道引述重庆市一名房产中介王庆林(音)表示:“黄市长正在将渝北区开发成下一个浦东。但在这儿你能以每平米1万元人民币(合1475美元)的价格购置房产。浦东的房产至少是这个价格的四倍。”渝北区是重庆市中心以北的一个区。

 

作者企图用上海与重庆房产的差价去给阿黄涂上“红脸蛋”,但谁都明白,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全世界闻名,而山城不过是刚和直辖市连在一起的穷困的欠发达地区,假如不被“薄骗子”折腾这几年,还可以发展得较快和较稳一些,恰恰是黄奇帆之类的贪官,为了抢钱买官而打击民企,挫伤了他们的积极性,造成如今房价低迷的困局,黄奇帆混淆两市基础不同的概念,给自己脸上贴金,何等不要脸和挑战人们的智商。

这些“马屁文章”还大言不惭地自我解嘲,原本他们一次次编造的有关阿黄高升的谣言成了笑料,如今没人相信,他们不感到可耻,还说,其实,有关黄奇帆进京入阁的传闻已有多次,20158月,路透社曾援引消息人士称,黄奇帆或出任证监会主席。今年1月初,香港《南华早报》引述三名消息人士的话表示,黄奇帆将被调职,且将会辅佐中国总理李克强,负责整理中国陷入混乱的金融市场。在我看来,“薄粉”忽悠老外的媒体最容易,找一伙人打3个电话就凑够3个来源,因为他们大都不太懂中文,既便一知半解,也是皮毛,而且,有些媒体也故意制造谎言,推波助澜,恨不得搞乱中国,这些消息随后都被证明是不实的,就足以说明他们的目的阴险而可怕。

 

在笔者看来,最可怕的谎言是一次次地重复,仿佛真是重复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不是的,从黄奇帆20121130日,跑到北大演讲,以《重庆打黑绝不是黑打乱打》为题,为薄熙来背书一事,足以看出他的本质,他应当心知肚明,薄熙来包装虚构“黑社会”的目的是“抢钱买官”,但他后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紧跟新的党中央,贪图官职和黑钱而瞒着良心,在薄王倒台后不忏悔,不道歉,却继续黑白颠倒,还企图用谣言为自己铺平退路,但实际上,他已没了后路,不仅秦城监狱在等着他,薄熙来还要给他一个王立军似的大耳光。假如他不悔罪却坚定地与薄熙来公开站在一起,也许人们还比较佩服他,如今出卖了主子,又靠不上新主子,他成了后娘养的傻子,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等他被送进秦城,看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如何见他。总之,既使黄奇帆过几天真的调离重庆,正如井下事故一样,也不是好消息,1999年,原辽宁省长张国光就是先调到湖北任省长后,没几天被抓的,黄离开重庆,也许就是入狱的开始。

 

20161031日于多伦多

公民议报111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