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2《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03-11-2016 23:46:15
查看人数:(382)

就像东西方的两个国家,遥相互应似的,真的巧得离奇,韩国女总统朴瑾惠的“闺蜜”崔顺实因涉嫌“干政”而被传唤回国,引发了朴瑾惠的执政危机,而在美国总统选战中一度民意领先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则因“电邮门”的进一步洞开而声誉受损,而闯祸的也是她的“闺蜜”  克林顿最亲密的助理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及其丈夫安东尼·韦纳(Anthony Weiner),表面看来,这似乎是偶然的,但伏案深思,却有颇多感慨,虽然,当代人们比较广泛地认同男女平等,任何人都不能歧视妇女,但由于生理特点等因素所决定,女人当政的确较之于男性,而容易出大问题,这是不能回避的。自古以来有许多重大的事变均证明了这一点。

据韩国联合通讯社1031日报道,下午3点,崔顺实出现在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楼前,现场聚集了数百名记者和示威群众。被传唤的60岁的崔顺实,头戴一顶水桶帽,围着围巾,手一直捂住脸。群众看到她情绪非常激动,大声喊道:“逮捕崔顺实,朴瑾惠下台!”崔穿过媒体记者人群进入检察院时,几乎寸步难行,有几次差点被挤倒。距离她最近的记者听见她哭着说,“请饶恕我,我向所有国民道歉,我犯了死罪。对不起!”韩国YTN电视台称人群冲向崔顺实导致她丢失了一只鞋子。在场的媒体将关注点聚焦在她的鞋子品牌上,这只鞋可能价值80万韩元。

这一细节生动地显示了崔的经济状况,也流露了她的具有女性特点的思想性格:虚荣而好打扮,也许借助于“闺蜜”朴瑾惠的权力,她不仅曾修改过总统的讲话稿,而且还通过一些慈善基金会大肆敛财,这些都对朴瑾惠及韩国的事业造成巨大的打击,类似克林顿的基金会一样,民众都有理由质疑其内幕的龌龊,假如朴瑾惠与希拉里是普通的并不涉政的女子,一切都没有关系,充其量这些弱点仅对个人及家庭生活产生一些不利影响,但她们不同,她们不仅是公众人物,而且手中的权力会推动或延缓,甚至阻碍人类的进步,有时会给国家,民族,人民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因此,人们既有理由关心,议论,又有理由谴责和抗议,目前,这两个不同寻常的女人都走到这一步。

人们通常俗称的“闺蜜”是什么,就是女人之间愿意倾诉和倾听的对象,就是知心的好朋友,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女人在一些重大决策或突发事件来临时,比较多的情况是犹豫不绝,瞻前顾后的,更希望倾听别人的意见,而平时来往密切的“闺蜜”就找到可乘之际,这就是女人圈子里长于喋喋不休磨磨叽叽的原因,毫无疑问,有时“闺蜜”的意见是正确的,有时却是错误的,也有的是故意起反作用的,成败与否,全在自己的判断,这在实际生活中是普遍流行的现象,有些家庭不和,夫妻反目,或其它决策失误均与这些“瞎参谋”,“乱干事”有关,只是智商和悟性不高,有些人不总结,不吸取教训而已。

对朴瑾惠而言,虽然她是民选,但也脚踏其父铺垫的高地,长相美丽而文静,但智慧远未达到民众期待之万一,否则,她不会求教于昔日的“闺蜜”,在许多重大的有关国家事务方面,按理讲,她应倾听属下各部门领导的意见,而只把个人及家庭的私务交友崔顺实处理,这样才能原则与个人情感两不误,但她似乎本末倒置,而把过去的“闺蜜”当成幕僚,允许她直接参政,这显然是大忌,也容易引起同僚的附庸,决策的错误,并激起民众的愤怒,毫无疑问,选民推举她管理韩国,而不是任由“闺蜜”崔顺实把国家玩于股掌之上。

据韩国JTBC电视台曝光,崔顺实与韩国总统朴瑾惠存在特殊的个人关系。她不仅涉嫌接触国家机密文件,审阅朴瑾惠讲稿,还被指控卷入韩国两大慈善基金腐败丑闻。因此,1025日,朴瑾惠就曾向崔顺实泄露演讲稿等文件一事向国民鞠躬道歉。30日,朴瑾惠接受了身边幕僚的集体辞职,其中包括幕僚长。美国广播公司(ABC)称,虽然尚不清楚崔顺实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朴瑾惠,但是很多韩国民众都认为还有更多“内幕”。这一细节,已经做实了朴瑾惠的致命弱点,做一个漂亮的普通女人,或许她当之无愧,但身担总统大任,实在是令人失望。

同样的道理,在放大女性的普遍弱点方面,较之朴瑾惠,希拉里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她的“闺蜜”还兼任她的秘书,她比朴瑾惠更有施政的经验,而且,和小朴一样美丽,希拉里更是风韵犹存,举手投足都落落大方,花言巧语更是蛊惑人心,但美国和韩国都各自是一个重要国家,并不是一个小小的家庭,选民需要美丽和温柔,不及需要智慧和理性,而她们并不具备大国领导者的风范,从希拉里与川普的三次公开辩论看,她远不如川普坦诚和真实,由于我在狱中接触过大量形形色色的骗子,对谎言与欺骗有敏锐的感知,因此,我写过一篇题为《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有很多读者质疑我判断有误,但近日美国FBI决定再次对她的电子邮件服务器展开调查,这一突发事件足证我的观察入木三分。

有关希拉里“电邮门”的新闻,我不再引用,每一位读者在网上都可以“冲浪”得到,我只想说,她过于信任自己的“闺蜜”,并与其电邮交流,尔后又用巧妙的谎言掩饰真实的目的和丑闻,其实质是,她私心太重,贪腐的故事及把柄太多,她担心被发现,尤其怕对立党派抓住尾巴,才大量删除了这些邮件,并且利用国务卿的权力,干扰了FBI的深入调查,而最终倒在“闺蜜”男友身上,是历史事件演变的必然,也是上帝挽救美国的壮举,假如一个全世界最具实力和影响力的国家,授权此女管理,由于她的过重私心和情绪化,很容易败坏经济,并与中国,俄罗斯等发生冲突,而引发毁灭性的世界大战。

毫无疑问,希拉里当了30多年政府公务员,比朴瑾惠有管理国家的更多经验,但她在奥巴马的领导下,还凑合着按部就班地混混,如果独挡一面,驾驶美国这条大船而破浪前行,却是人类的大灾难,至少是力不从心,再加上她贪图虚荣,酷爱金钱,惯于撒谎,感情用事,就不利于美国的改革与人类的进步。我不否认,由于美国FBI改变主意调查她迟到了一步,而她善于打“女人牌”和“眼泪牌”,误导了美国选民,有可能使川普落后于她,那么,美国就将陷于万劫不复之地,假如最终法庭判她有罪,副总统可以弥补其不足,但愿如此。但假如川普上台,就比她会更有理性和底气去追求经济繁荣和世界和平,一个富有的亿万富翁不需要贪腐,却害怕战争;一个口无遮拦的男人不需要掩饰,却深爱女性;一个私德有瑕疵的男人,略胜于那些虚荣和感情用事的女人,也是人们无奈的选择。纵观当今世界的女人掌控之国,从德国默克尔难民移民政策的滥用,导致国家的灾难,到蔡英文不愿承认“一国两制”的“九二共识”,造成“台独”蠢动,两岸紧张气氛加剧,我们不得不看到女性的感性大于理性办事的弊端,虽然,未必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但她们无一不旁证了孔子的观点。真的,我不敢再说更多,引发女性对我的反感,我只是点到为止,是的,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20161031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16112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