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7《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02-12-2016 00:47:33
查看人数:(397)

据海外媒体1121日报道,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将美国主流媒体界的大佬们召集到他位于纽约第五大道上的住处。媒体大佬们以为是去讨论将来和新总统的合作事宜,结果特朗普开场就对CNN的总裁杰夫·扎克(Jeff Zucker)说:我恨你的电视台,CNN的所有人都是骗子,你应该感到羞耻。但是,消息似乎不太准确,而另据CNN消息,特朗普的竞选经理康韦(Kellyanne Conway)表示会面非常和睦、坦率、真诚

 

在笔者看来,上述言辞可能都是真实的,一方面特朗普对于美国媒体在竟选过程中,偏向希拉里很有意见,大为恼火;另一方面从以后的工作出发,他当上美国总统后,还是离不开媒体,不论是报纸,电台还是电视台或网络,不论是什么背景的公司或人物办的媒体,都必须继续打交道,他还要敞开心胸,包容这些爱恨交加的媒体,如果把特朗普的批评和表扬,指责和包容连在一起看,这次不同寻常的会见,就比较完整和全面。


不过,特朗普骂美国媒体,骂到了疼处,骂得好,我认为,以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到处炫耀的类似CNN这样的有名的媒体,的确应当检讨自己,其它一些像应声虫似的跟着希拉里屁股后面哄哄的媒体,也要深感惭愧,
他们为什么预测不准,在我看来,一句话可以概括:他们都趋炎附势,
见风使舵,因为当希拉里与特朗普三次辩论的时候,获选的结果还是未知数,非常明显的是,很多人都认为特朗普处于劣势,希拉里不仅有长达30年的担任公务员的资历,而且还是现任国务卿,而相反地,特朗普虽是成功的亿万富豪,但一天从政的经验也没有,而且性格有瑕疵,满嘴跑火车,爱忽咧咧呢,惯于察颜观色的媒体,或者与希拉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许被希拉里的美貌和美言忽悠住了,就一面倒地给希拉里打气,而瞧不起特朗普。据说,美国有名的大媒只有特朗普女婿办的一家站在他一边,我没详细考证,但有一个美国媒体,就是自由亚洲电台,刊发了笔者两篇文章,一篇题为《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另一篇是《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创得祸》,还有一篇题为《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登在美国《公民议报》网刊上,这些已足以说明,笔者不是门后耍大刀,事后诸葛亮。我不敢自称有先见之明,却对直觉抱有信心。有读者写信问我,你预见薄熙来垮台,也点准了特朗普获胜的原因,秘诀是什么?我答:不趋炎附势。就这么简单。

 

据美国媒体披露,新闻界的大佬召集到位于特朗普塔顶层的豪华寓所中之后,举行了一场座谈会。有消息透露:整场座谈会就是一场死刑执行场。”“特朗普一开始就对CNN的总裁杰夫·扎克我恨你的新闻网,CNN的每一个人都是骗子,你们应该感到羞耻。整个会面就是一场灾难。电视台的管理人员和主播们走进特朗普塔,想着他们将讨论将来和特朗普政府的合作事宜,结果他们得到的是一个典型的

特朗普式的下马威。在这些细节的描述中,读者还是感受到了媒体的趋炎附势的特点,你不喜欢特朗普,但人家是获选的下一届总统,也就是强势者,媒体大佬不得不低头就范,虽然他们一贯自称是独立的,客观的,权威的,但选战中都露了馅,也都是一些软包蛋,当然,特朗普没有专制国家领导人的本事,能把不喜欢的记者关进大牢,但他可以当众羞辱他们。这和坐牢一样难受。


媒体报道说,另外一个消息源指出:出席会面的有3040人,包括各个电视台的顶级主播。”“特朗普一直说,这间屋子里全都是骗子,总是报假新闻的虚伪的媒体。特朗普没有点名NBC的记者凯蒂·特尔(Katy Tur),但是他也说道有一名NBC的记者把什么都报错了。特朗普还提到了一名糟糕透顶的主播,说这名主播在希拉里败选的时候甚至哭了,而且这名主播还主持了一场总统辩论。他说的就是马莎·拉达茨(Martha Raddatz)。而当时拉达茨也在场。

 

其实,最没有水平和定力的,往往就是这些明星脸的所谓主持人,要我看,特朗普骂CNN太好了,早在2010年左右,正当薄熙来以虚假的面目“唱红打黑”之时,笔者不遗余地发表文章,揭露他的罪行和反动本质,而恰恰是美国的CNN,竟甘当跟屁虫,把薄熙来封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50位伟人之一”,但当王立军事发,薄熙来倒台后,这家电视台像一切都没发生似的,没有查找预测失败的深层次原因,因此,趋炎附势的病根没有切除和治愈,这回运用到了美国本土,也输得一塌糊涂。

 

其实,分析和预测美国45届总统大选的结果一点不难,你可以想一想,希拉里的先生曾当过美国总统,如果她当选,就等於重复克林顿的故事,或者说,美国人宁愿一个家庭的夫妇两个人轮流统治,这怎么可能呢?不论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这都是不能令人接受的,正如毛泽东死后要部下“你办事,我放心,有问题,找江青”,但是,下级不执行,反倒把他老婆抓起来,何况是民主政治的国家呢,人们永远都是希望改变的,尽管克林顿当权时经济不错,尽管希拉里作为第一个竞选美国总统的女人,尽管她的团队耍尽女人的“小花招”,小聪明,动辄打“女人牌”,还挖出特朗普的不尊重女人的丑闻,但她还是失败了,因为人民不愿意接受一个家庭成员的重复性的领导,而是希望有所改变,这就叫喜新厌旧,人们大都如此,一些美国媒体大佬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怎么能不跌碎一地眼镜呢。

 

但是,不论美国媒体这回多么掉架,但毕竟还要继续存在,不会因为特朗普的漫骂而垮台,因为在美国,新闻媒体依靠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力,不因一般性的失误而受惩处,成为与政府,国会,最高法院协调行动的“第四权力”部门,虽然特朗普认为他们是“骗子”,但也不得不与其合作,他们谁也离不开谁,它还在影响美国的政治结构和政策,对特朗普来说,只要想当好总统,就必须与这些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而对媒体来说,必须接受教训,如果还不改趋炎附势的老毛病,还得闹笑话。总之,如果我掌控《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或《华盛顿邮报》,一定会自近日起不停地批评特朗普,因为今非昔比了,他登上美国45届总统的宝座,就是由弱变强了,不要趋炎附势,要敢于碰硬,这是我的奉劝。

 

20161122日于多伦多。

美国《公民议报》1127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