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6《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06-12-2016 23:08:38
查看人数:(1275)

人们都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辽宁省铁岭市的市长姜周,上任才11天就落马了,可能在辽宁省的干部选拔任命的历史上,这是仅见的现象,可靠的消息来源说,这是打虎拍蝇的一个绝招,叫那些心存侥幸的贪官冷不防,但从1030日辽宁官媒的报道看,这只是一种策略的考虑,也有一个深层次原因:在薄熙来贪腐枉法的大本营,要斩草除根绝非易事,因为他苦心经营得太久,太深,太细,而以李希为首的新辽宁省领导班子,未必了解更多更准确的情况,而且人事布局要走程序,需要一些时间。

组织部长换人反正姜周落马的原因

据近日官媒报道1029日,辽宁省委组织部召开机关干部大会,宣布中央关于王正谱任职的决定。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希宣读中央和省委的决定并讲话。中央批准:王正谱任辽宁省委常委;辛桂梓不再担任辽宁省委常委职务省委决定:王正谱任省委组织部部长,免去辛桂梓的省委组织部部长职务,任其为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原来,任命上级并不满意的铁岭市长姜周的,不是别人,是原来的组织部长。

按照中共官场规矩,像铁岭这样的小城市,主要领导的提升,任命,考察,撤职一般都是省委组织部的事,虽然,由于薄熙来喜欢赵本山,重用了这个拉弦的艺人很多年,使名不见经传的铁岭出了大彩,但它毕竟是个小城市,象姜周这一级别的官员能否上,主要取决于省委组织部,而以前相当长的时间里,各级官员都是花钱买官的,和人大政协代表一样,什么级别“神马”价,姜周也是花钱买的官,钱给了谁,一位了解姜周的新闻界朋友对我说,你等法院判吧,有些领导先调离,再慢慢查,我由此想起辽宁省原省长张国光,就是先调到湖北任省长一职没几天,就被抓起来了,我见过他很多次,印象里他还是谨言慎行的。那么,辛桂梓没问题吗?

姜周对薄熙来很崇拜

薄熙来在大连以至辽宁那些年,追随和崇拜他的官员很多,由于都知道他贪财,好色,而又徇私枉法,所以,巴结他的人往往不择手段,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应所要”,一些人想当官敛财,求名逐利,就通过各种关系接近薄熙来,但薄熙来自以为很精明,他选拔死党采取的办法之一,就是从“穷小子”里面找,打破常规地使用。这里我举几个例子,一个是原金县的转业兵,家在外地农村,他叫车克民,又名车辉,大连人通常叫他“小车”,因为对薄表示效忠,鞍前马后的,言听计从,所以,虽然他以前不是干部编制,只是司机和厨师,但被薄熙来力排众议,提拨成为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此人曾把大连国安的职能“反间谍”变为搞内斗,后来,我们在有关薄熙来的判决书里读到他的故事,他和徐明一起做证,使法国的别墅成了薄熙来百口难辨的铁案罪证之一;而另一个人是皇某小涛,是给薄写效忠信而获得重用的,他有点文采,长于溜须拍马,在办公厅给薄起草一些文书,1999年,江泽民访问大连前为纪念百年的题词,就是此人应薄之命而草拟的:“百年风雨洗礼,北方明珠生辉”;薄熙来倒了,皇某也调离了;而姜周与其略为不同。从表面上看,他是通过公开选拔的渠道上来的,但知情者说,那也是假的,精心安排的,在公开之前,薄就通过车辉等人了解和推荐了姜周,主要是因为此人也是这个特点:对薄熙来佩服得五体投地,薄熙来告诉车辉,一定要找一批年轻人,破格提拨上来,象你一样,不要资历,不要知名度,但要设计好,假装是公开应聘的,要叫任何人看不出破绽,设计得要精彩到位,主要的问题是:一定要对我们忠诚,再过一些年,我们退了得靠这些哥们,于是,姜周就走完了冠冕唐皇的所谓程序。

薄熙来为下级提供商机

由于薄的深谋远虑,给一些“穷小子”一夜平步青云提供了机会,也为环绕他的秘书等小官僚打开致富的大门,有些“大钱”薄谷是要收的,但有些“小钱”是薄故意叫下面人赚的,这叫“财散人聚”,于是,车辉和吴文康得势那些年,一般人想见薄熙来,不花个10万,8万的,连门都没有。当然,既使是这样,象姜周之类的小人物,能得到薄熙来的亲自接见,不用说对薄,对车辉等也是感激涕零了,于是,以前惯于通过介绍认识薄而敛财的车辉,吴文康等,这回就接受了姜周的一笔贿赂,而且,这些钱还可能涉及省委组织部的官员,消息人士说,47岁的姜周于20041月获辽宁省公开选拔为大连市市长助理,当时大老虎” 薄熙来仍未离任辽宁省省长。与其说是“助理”,不如说是“监督”,车辉会不定期地与他私下联系,了解下面的人对薄忠诚度的问题。薄熙来曾告诉车辉,抓捕台湾等特务,对我们用处不大,再说有省厅和部里,而那些盯着我们的政敌,像闻世震,高姿,于学祥等尤其要警惕,因此,较长一段时间,车辉和万国涛等薄的耳目和死党就留在大连国安工作。“拉一帮,打一帮”成了国安的新职能。

就姜周任职一事,人们可以推想,在已经全面商化的辽宁官场,连“人大”“政协”委员都得花现金去买,难道含金量很高的重要岗位的官职,会是姜周凭本事,公开竟选得到的吗,如果要真选,为何不在整个中国民众里,一人一票地选举领导呢,只要上级官员不是海选的,下面搞得都是骗局而已,原来,腐败和虚伪孪生了“公开选拔”大戏,消息人士透露:车辉,吴文康等人,操控辽宁各级组织部,先在圈子里找到几个人,再象演戏似地写好脚本,搭一个舞台,演出一幕“大贪”选“小贪”的闹剧,其实,姜周的效忠信,薄熙来早就看到了,在某一会所的私下场合,他们还匆匆见了一面,车和吴都心中有数,他们已塞满口袋里的银子,但表面上必须体现出公平,公正,公开,既然,他们都酷爱赵本山“大叔”的“大忽悠”技能,曾把全国“春晚”的看客都蒙得晕头转向,找不到北,再搞一次组织部属下的“公选”还不是玩一样,于是,能言善变,衣冠楚楚的姜周,象“二人转”里的小品演员般,成了政界的“小沈阳”。

政敌对薄反其道而行之

这样以来,姜周就具备三个特点,一是薄熙来的党羽,二是非常年轻,三是也很贪腐,熟悉他的大连人说,他干那些年,找他办事的商人不少,干啥都得花钱,按照求办事的大小,难度,明码实价,没钱不办事,钱少也不行,道理非常简单,他贿赂车辉,吴文康及组织部官员的钱,都是先期投资,象做生意一样,有利回报才行,否则,他当官为啥,而以后进一步高升又靠啥?姜周既然有薄及其余党的后台支撑,谁也不放在眼里,贪腐就肆无忌惮,也一路敛财不松手,胃口越来越大,据知情者说,多达数千万元,他没想到的是,“二人转”再转,再得到看客的鼓掌,也有曲终人散的时候,官至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20123月因海伍德命案的连锁反应被免职,2013年被法院以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名判处无期徒刑。这对姜周,车辉,吴文康等人,都是惊天霹雳。


那么,薄熙来直到20042月中旬才卸任辽宁省省长,当月底回到北京升任商务部部长。在担任省长之前,他在大连担任市长达八年之久。薄熙来重用的贪官,在辽宁省不少,为何独抓姜周,上面讲了贪腐的概况,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正如1030日《北京青年报》指出的,辽宁省当局是在20039月宣布公开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充实市厅、县级领导班子和担任市长助理,最终姜周以33岁之龄与其他84人当选。也就是说,由于年轻有为,姜周如果留下来,官场的路可能延伸较长,有可能成了一枚定时炸弹,在将来适当的时候,不仅会为薄翻案,而且会同样以廉政建设为借口,抓捕习近平的人马,当然习和王是不贪的,但制度不变,各级官员的权力太大,社会风气不正,谁能保证他们手下的群体,不出新的车辉和吴文康?

不过,中共反腐向来是冠冕堂皇的,上述的秘密能公开讲出口吗?辽宁省纪委的公告并未说明姜周的具体违纪嫌疑,但《北京晨报》指出,今年2月底到4月底,中共中央巡视组第九轮巡视对辽宁等地进行了回头看。与此同时,辽宁系列贿选案也正由专案组调查,省内多名中管干部涉及其中。官媒称,姜周的上级,中共铁岭市委书记吴野松今年8月落马受查。财新传媒报道称,吴野松被查原因包括牵涉于这起贿选案中。在笔者看来,他们被抓的浅层次原因是贪污受贿,深层次原因就是站错了队,而且对政敌太年轻,太危险。这也是大连反腐抓曹爱华,不动原大连副市长刘长德的真正原因吧。

20161031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612月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