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2《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02-01-2017 21:11:56
查看人数:(520)

自从2012年初,王立军叛逃,谷开来杀人罪案发,薄熙来倒台之后,中国发生了一系列变局,但重庆作为“唱红打黑”,政变未遂的基地,却没有根本性的改变,我多次撰文指出,这种诡异的形势与中南海高层官员内斗有关,但由于山城偏于西南一隅,地方官员实权在握,非常重要,一切改变与黄奇帆关系密切,他以原先担任的重庆市长的权力,阻挡真相的曝光与冤假错案的平反,使薄熙来用谎言和欺骗编织的阴影,一直笼罩在重庆,故笔者为推动重庆以至中国改革和进步,抓住黄奇帆不放,虽人微言轻,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今,官媒终于证实,黄奇帆辞去重庆市长职务,张国清任代理市长。笔者欣喜心情,语言难以形容。 据华龙网12月30日报道,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一批人事任免事项。会议接受黄奇帆同志辞去重庆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接受吴刚同志辞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的请求。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决定任命张国清同志、屈谦同志为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决定张国清同志为重庆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长。从这简短的文字中至少看出三点:尽管黄的儿子及其他亲友均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但究竟黄本人是否有直接责任,或者说,他的上级是否要治裁他,是否双开,移送司法,还没定论,故称他还

是“同志”;二是全国人大财经委是闲职,也是“过度职”,也就是说,先给安排一个无足轻重的地方,即可以平安着陆,也可以抓捕判刑,比如白恩培就是如此,下一步的结局还有待观察;三是上级对他一定很不满意,如果印象好,会有其它更好的位置。对习近平用人策略而言,年龄不是问题。 

其实,在此之前,黄奇帆对自己的去向已绞尽脑汁,做过舆论铺垫和引导,凤凰网等媒体为其出力不少,连吴小莉都不辞辛苦,这一点也不奇怪,回顾薄熙来如日中天之时,该网及一些文人的令人肉麻的吹捧文章就恍然大悟,原因不言自明。不过,研究黄奇帆的简历,可以找出更多的东西,从1968年9月到2001年10月,他一直在江派大本营上海工作,由一名焦炉车间工人爬上市政府副秘书长的高位,一步一个台阶,实属不易,记得去年在华盛顿,与陈奎德先生和夏业良教授聚餐,谈及黄奇帆,夏称见过他,对他印象不错,说他比较实干,也有能力,我从不否定中共一些官员的才能,试想,如果没能力,怎么会使中国经济如此强盛?但关键的问题是,他人品不好,为了保住官职,在“唱红打黑”运动中,他成为得力的帮凶,而且薄倒台后,他又靠上张德江,既掩盖黑打内幕,也力阻冤民申诉,更为不能令人容忍的是,他还沿用薄熙来绑架中央的办法,把涉及重庆经济命脉的“八大投”的秘密握在手里不交出,把外商投资的秘密握在手里不交出,把重庆财政的秘密握在手里不交出,把多年的地方人事布局关系网握在手里不交出,造成张国清等新任领导无法及时到位,现在,薄

王垮台已近四年,也就是说,他耽搁的改革发展和拨乱反正的时间,与薄熙来祸害山城的时间几乎相等。 

按照道理,薄王一倒,他就应当反戈一击,对中共官场来说,鲜有始终与前任生死与共的兄弟,黄奇帆更是一个拍马屁的“墙头草”,既然是官谜就认清形势,见风使舵要彻底,但黄一方面流眼泪对张德江等江派表示忠诚,另一方面又控制地方官媒,掩盖真相,继续欺骗群众,并以薄熙来在民间有支持基础为由,而谎报军情,绑架上级,造成社会舆论对薄的评价有利,反倒彰显王歧山反腐出于内斗,尤其是他利用六朝元老,多年掌控地方经验足的有利条件要挟上级,挤压书生气十足的孙政才,动辄发表挑战人们智商和记忆力的言论,令人耻笑和愤怒,他应当知道,邓小平是“政治强人”,六四事件后,方励之躲进美使馆,他也没办法,只有克制;而周永康,薄熙来下令,黄竟敢带队越省进入成都抓人,为争夺“王飙子”而围困美领馆,事后,没被立即杀头,还在凤凰网上得偏宜卖乖,胡说八道,总之,他人格有重大瑕疵,而又没有底限,时常频繁出丑,弄巧成拙。 由薄熙来事件得出教训,中南海高层领悟更深的,可能是中央对地方失控的问题,因此,多年来,在国家兵器工业部工作的张国清,之所以被上级用来做棋子,取代黄奇帆,可能与他的履历及特点有关,毫无疑问,兵器工业部是一个特殊的,半军事化的部门,这样的领导人既便于上级领导控制,又比较有企业管理的经验,何况张到重庆时间已3年多,黄奇帆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从年初,习近平过完元

旦立即到重庆视察看,已是上级震怒,时不我待,而对重庆来说,最大的政治是平反冤假错案,非此举不能名正言顺地改变现状。因此,12月22日,先是薄王倒台后,应合黄奇帆的民企老板,后任重庆商会会长的红色大亨黄红云被免去全国政协委员的职务,后在27日,是“唱红打黑”的急先锋钱锋调离重庆高法院长的位置,接着,黄奇帆也在年底调到北京,这回离秦城近了,力阻形势发展的最大障碍排除了。 

 

与此同时,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在重庆揭牌成立,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揭牌活动中指出,要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积极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做司法改革的排头兵,努力把巡回法庭建设成为全国法院系统司法改革的标杆。这句话,再清楚不过地说明,黄奇帆等人没有与上级保持一致,正是地方法院受制于地方官员不作为,才要搞巡回法庭,从2015年1月开始,高法分别在深圳市、沈阳市设立第一、第二巡回法庭。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又决定分别在南京、郑州、重庆、西安增设四个巡回法庭。六个巡回法庭管辖区域扩大至26个省区市,完成巡回法庭的总布局。我仔细阅读报道发现,与以前官媒有所不同,这次是这样表述的:作为高法派出的常设审判机构,巡回法庭主要负责审理巡回区内跨行政区域的重大行政、民商事案件和刑事诉讼案件等,办理来信来访,实现审判重心下移、就地解决纠纷、方便当事人诉讼。以前只说受理民事案件,这

次也提及刑事诉讼案件,应当讲是一个突破,而黄奇帆调离,对640个黑社会的甄别是一个机会。 

 

毫无疑问:任何人都阻挡不了历史的进程,薄熙来挡不了,黄奇帆也枉然,冤假错案是徇私枉法的结果,不会长久。明年可能是重庆平反冤假错案年,一度搁浅的彭治民案,曾智强案将继续开审,而流亡海外的民企老板李俊将返回家乡,更多的涉黑案件的民企将大胆申诉,一些蒙冤入狱的人将获释,被抢劫的财产将返还,这比召开一万次民企会议效果都好,这比下一千条控制资金外流的政策要实用。假如重庆地方法院不作为,巡回法庭就出马,司法公平人心顺,扬眉吐气干劲足。与此同时,黄奇帆,钱锋等祸国殃民的败类,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2016年12月31日于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1月2日首发。